当前位置:

石家庄有支花甲冰球队 队员大多年过六旬

2017-05-25 14:21 作者: 胡育琛

冰上滑行、带球、传球、射门……流畅的速滑动作、轻轻推门而入的轻巧,会让你忘了场上的队员几乎都已经年过六旬了。

每天上午10点,在石家庄的一家冰场,都会有许多老人动作娴熟地在打冰球。这支由30余位年过花甲的老人组成的冰球队,已经成立30多年了。今年的5月13日至5月21日,这支球队还参加了由河北省冰雪运动协会主办的2017河北省杯冰球赛,取得了第5名的成绩,他们就是石家庄利郎巨人冰球队。


news_1942_9ee062aaac5ff2363340b2ec9c90b1b1.jpg

比赛

与年轻人同场竞技取得第5名

5月13日至21日,由河北省冰雪运动协会主办的2017河北省杯冰球赛是我省首届冰球联赛,比赛在石家庄和唐山的两个赛区同时举办,共邀请了石家庄、承德、天津、唐山、秦皇岛5个城市的6支队伍参赛。石家庄利郎巨人冰球队的比赛是在石家庄赛区。

“比赛结束时,在场的观众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场上那群拥有矫健身姿、娴熟动作的队员竟然多数都是年过花甲的老人。”石家庄勒泰欧悦体育娱乐有限公司的市场宣传部韩经理告诉记者,参赛的三支队伍中,只有石家庄利郎巨人冰球队的成员大多是年过花甲的老年人,他们的队伍是赛场上一道别样的风景,比赛时,大家都不由自主地为这支由老年人作主力球队鼓掌喝彩。

5月21日,联赛落下帷幕,作为与年轻人较量的一支队伍,石家庄利郎巨人冰球队获得了第5名。


两天4场比赛年轻人也吃不消

谈及此次参赛,队友们称收获颇多。

“这次参加比赛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再聚在一起切磋球艺。”宋跃龙在这次比赛中担任后卫,他认为参赛最大的收获就是结识了更多球技很棒的队员,“他们身上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我们也会再接再厉。”

曹刚在比赛中担任中锋,他介绍说,这次比赛每支球队连续两天每天都要进行两场比赛,从上午10点半开始一个小时,下午两点半开始又是一个小时。中间休息的时间大家也没闲着,而是坐在一起商量比赛策略。

“如此紧张的比赛强度,恐怕年轻人也吃不消。我们打冰球就是图个乐呵,还能活动活动筋骨。”王保成呼吁,“希望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能加入我们的队伍,一起为2022年冬奥会加油助威”。


队伍

取名“巨人”寓意不逊于年轻人

与一般冰球队的组成不同的是,石家庄利郎巨人冰球队的30多名成员都是五六十岁的中老年人,在他们之中,年龄最大的67岁,最小的队员也有52岁,其中六十岁以下的队员只有两名。

谈及冰球队取名“巨人”的缘由,冰球队成员安明利介绍称,“巨人”的寓意就是虽然整支球队多数都是由中老年人组成的,但却仍旧拥有不逊于年轻人的活力和体力。

据安明利介绍,球队的雏形是在20世纪80年代初建立的,当时有10余名爱好冰球的老人冬天经常去公园的湖面上打球,久而久之,大家熟络起来后就产生了组织球队的想法。“当时球队连名字都没有,完全是由几位爱好冰球的人经常碰面自发组织起来的。”安明利介绍说,他现在正从事纺织品生产工作,马上就退休了,但在平时工作之余都会去打冰球,一打就打了十三年。他笑着说到:“我是打心眼里喜欢打冰球。”


从无场地到“固定”的室内冰场

据安明利介绍,球队最开始没有专门的场地,他们曾经在石家庄岔河、长安公园的湖面上打球。由于自然条件限制,只能等冬天河湖面结了足够结实的冰后才能下去,而且还会经常遭到景区环境管理人员的驱赶。“现在好了,我们有了自己固定的室内冰场。”安明利告诉记者,从2012年12月份起,他们就入驻了石家庄的一家冰场,从此,每周一到周五的上午十点,石家庄利郎巨人队的成员就陆陆续续地前去场地练习。

安明利说到:“每年都有两个时间段不能来冰场,就是暑假和寒假。”由于学生们放假后,来冰场的人数大大增加,而冰球是结合了多变的滑冰技艺和敏捷娴熟的曲棍球技艺的“凶猛”冰上项目。出于安全考虑,这两个时期,石家庄利郎巨人队的成员就不会来冰球场练习了。

冰球队成员宋跃龙介绍说,打冰球属于有氧运动,室内冰面上的负氧离子高,在冰面上打球呼吸会更加顺畅,可以增加人体多巴胺的分泌,“打球一个多小时下来,酣畅淋漓,我们心情更加愉悦了。”


news_1942_620e65e63e3f85de7092323d761939e1.jpg

■不管队队长宋跃龙

故事

为买一双冰球鞋攒了一年钱

王保成今年62岁,1980年起就爱上了滑冰,后来自己还学习了速滑,1989年开始接触冰球运动。现在虽已经退休,但他又在游泳馆找了一份游泳救护的工作,平时上午来冰场娱乐,下午再去游泳馆工作。

“我年轻时,上班工资每月只有18元,一双冰球鞋50多块钱,我攒了一年钱才给自己买了一双冰球鞋。”王保成介绍说,1979年他在塑料厂做业务员,当年自己省吃俭用买的那双冰球鞋,现在还留存着当作纪念。

成员曹刚今年63岁,目前已经从粮食局退休,“现在终于有时间全身心玩冰球了。”曹刚说到自己从小就爱好冰上运动。“磕磕碰碰的免不了,有时磕着碰着了需要十天半个月才能好。”据曹刚介绍,成员中有的人没带护具,有时候冰球打上了嘴角和眼部,还得缝针,但是这些都没能消减队员们对冰球的热爱。

曹刚说,打冰球也能磨性子,因为在打球过程中,激烈的身体碰撞是球员们的“家常便饭”。“打冰球不能急眼,人家不小心碰着你了,一笑就过去了。”曹刚说老成员们在一起打冰球二十多年从没红过脸。“我上次去感冒去医院打针,肌肉太紧实,针头都弯了。”曹刚表示通过多年冰球运动,身体变得更加强健结实了。


球队有位“不管队队长”

59岁的宋跃龙是一名摄影师,明年即将退休,他的冰球史也有十多年了。宋跃龙表示自己平时喜欢养一些花花草草的,但是最爱的还是冰球运动。“家人支持您加入冰球队吗?”面对记者的询问,宋跃龙马上回复,当然不支持啊。但他紧接着说:“我可没少给家人做思想工作,他们担心我身体吃不消,但我从来没出现过什么安全问题,他们慢慢也就不再阻止我了。”

宋跃龙笑称:“我是队里的‘不管队队长’,就是队里大家不管的杂事我都管,什么后勤啊、买装备啊,所有杂事我都包揽了。”

据悉,冰球队成员身上的装备都是由宋伟龙通过网购为大家提供的。宋伟龙介绍说自己曾经是电脑工程师,很早就接触网购,队员们身穿的护胸、护肘、护腿、护肩、防摔裤、头盔、手套,冰球鞋等一系列装备几乎都是他在网上帮大家买的,“有的装备在市面上根本买不到,由于从头到脚都被护具保护着,即使球员之间发生了激烈冲撞,或者被冰球飞速击中也不会发生严重事故。”

房勇也是冰球队的一名“老将”了,他告诉记者:“从上世纪90年代我就开始玩冰球了,这么多年一直都在坚持。那时候,我还通过各种办法邀请到加拿大的一支冰球队来这里比赛,开始时没报多大希望,没想到最后还成了。”

■文/河北青年报实习记者陈晨 记者王慧丽

■摄/河北青年报实习记者陈晨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