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长城两边是故乡”征文活动网络人气第三名作品:

张春霞:长城从我心中蜿蜒而去

2017-12-21 18:26 作者: 胡育琛

前几年,因本职工作有幸与万里长城结缘。

我们区有一百七十余华里的万里长城本体,两个明长城的附属建筑城堡,两城堡均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由于丰富的长城遗存,保护长城便占了我工作任务的很大比重。与长城的朝夕相处中,长城的魅力很快就征服了我。保护长城便成为我个人的爱好和兴趣了。

我常常独自站在万全右卫闪耀着长城光辉的土地上,一个个历史文明飘零着陈列在眼前,卫城的每一寸肌肤,都直探沧桑的过往,而它的每一次记忆,尽是英雄扑面,江山如画。

朱棣皇帝五次北伐,皆出入万全右卫,他在万全右卫德胜门前的几次蓦然回首成就了永乐大帝的王者风范;英宗皇帝由瓦剌归来,自万全右卫进京,重谋韬略。万全右卫在明蒙战争中,既是明军遏制蒙古军进攻的军营,更是一座屡次挫败蒙古军入侵的“英雄之城”。据《万全县志》道光版记载,仅嘉靖(1522-1566)年间,蒙古军对万全右卫城发动中等规模以上的攻击就有二十七次,每次皆碰得头破血流,被兵部尚书赵锦称赞为“铁壁”,后世赞誉为:“西北巨防矣”。在明朝与前清的历史记载中,皆是万全右卫经历的烽火狼烟与金戈铁马,尽显民族使命和英雄气概。

六百年的岁月光景,六百年的日晒雨淋,万全右卫的墙体却愈发漂亮,每当太阳升起或夕阳西下,阳光照射下的万全右卫的城墙齐心协力地发出柔和的金黄色光泽,它令你惊艳,令你叫绝,更令你流连忘返,被研究长城的资深专家爱惜地称之为“长城黄”。听文物专家解释,万全右卫当年筑城,是用澄浆泥做的砖砌筑的。所谓的澄浆泥就是过滤后除去杂质沉淀而成的细腻的泥。这大概是万里长城在世界文明史上呈现出独特魅力的一隅吧。

望着一块块朴实却凝聚着无数历史符号的城墙砖,想着它有着澄浆泥的前身履历,无论你的心曾涌起多少浮躁,这一刻是平静的,平静到心底的最深处,能触摸到心底的信仰,并且是虔诚的。

万全右卫的城砖包砌工艺采取的是类似古代木质建筑上的“卯榫”结构,即一层单裱砖再逐层向里加上内衬砖,砌到城墙的中部后又是一层单裱砖再逐层向外加上内衬砖,这种类似木质建筑的“卯榫”结构的墙面砌筑,当城墙墙体受到的压力越大时,墙面的砖与砖之间却会变得越紧致牢固。遇到特大雨水也不会沿着一条线侵蚀而下,大大地增加了城墙的使用寿命。

万全右卫的选址也很科学,北高南低,相差近七米,而两个水道又把城内的雨水、脏水,尽收城外,故而城内永无积水,日常就显得很干净了,并创下了卫城六百年无水患的记录。

保护这六百年的右卫,是工作也是乐趣,每一次的新发现与新认识,总会让你其乐无穷。保护万里长城更是使命且崇高而伟大。长城这幅千秋画里,那些万丈光华的人和事,如今皆是炫目而又珍贵的民族记忆和神圣的祖国声誉,体现的是万古豪情。因此保护长城是真快乐,久而久之,一种无可比拟的情怀便是文物人的特质了。没有附庸风雅的虚情,没有随心无束的杂念,有的只是脚踏实地的真诚奉献和义薄云天的炽热情感。

我的几位同仁,给予了全区文物保护以最大的努力和奉献,我一直想找个机会,为默默无闻却功不可没的他们写上真实的一笔。期间的种种经历,想起来常常让我辗转无眠,心绪难平。几年来,他们将万全右卫、洗马林堡和洗马林玉皇阁都成功地申报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这对未来的万全来说意义堪称重大,并且完成了《万全右卫城南北瓮城及相接墙体抢险保护工程方案》和《洗马林玉皇阁整体抢险保护工程方案》的申报和实施。完成这些工作任务,要做很多细致的基本工作,案头的资料摞起来该有人高。在施工过程中,他们牺牲两年多的休息时间,日日守在工地,常常加班加点,却没有一个人抱怨,也没有谁请过假。

在《万全右卫城南北瓮城及相接墙体抢险保护工程方案》的准备过程中,我依然清晰地记得,那年春节将至,工地上雇不到人帮忙,他们自己从外地借来钩机,动手烤火化冻土,打探坑,手和脸冻得紫黑,以保证专家顺利完成考古任务;他们抽时间在长城沿线巡逻,多次及时制止了损坏长城的行为;他们顶着各种阻力,于二〇一六年夏拆除了明长城保护范围内的所有违章建筑。

要知道,他们只有三名工作人员啊!

为申报《万全右卫城南北瓮城及相接墙体抢险保护工程方案》,天一亮便从万全出发,到达省文物局后,得知国家文物局专家即将出国。怕贻误方案的审批,又驱车赶往北京。拜见国家局专家后,立刻从北京赶回石家庄。得到省局专家的审阅后,我们连夜赶回万全。前些日子听说,当时的司机心脏已有了问题,对此我一直充满内疚,总觉得和那些年的疲劳奔波有关。

我的这几位同仁,在保护我区长城遗产时,给予了大量的心血、汗水与热诚,而上级文物专家对万里长城的挚爱更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在《万全右卫城南北瓮城及相接墙体抢险保护工程方案》和《洗马林玉皇阁整体抢险保护工程方案》的制定和实施中,省文物局的专家和省文保所的专家认真负责的态度与忘我的作风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制定这两个抢险方案时,省文物局的专家多次亲临现场,充分研究文物现状,评估损害情况,认真细致地推敲保护细节……

因高速堵车,路上行程耽搁两个钟头,而省局专家却一直在省文物局二楼那间亮着灯光的屋子里等着我们的到来。见到我们,就开始认真审查资料。并多次利用休息日审改我们的方案一个章节又一个章节的细致地梳理推敲。

在上报国家文物局申报、审批这两个抢险方案的过程中,省文物局的专家一遍一遍地打电话指导我们如何走程序,不厌其烦地纠正我们的偏差,悉心提醒我们的疏忽……听着电话那头专家的热诚,我常常释然于怀也感动于心。

在《万全右卫城南北瓮城及相接墙体抢险保护工程方案》和《洗马林玉皇阁整体抢险保护工程方案》的施工过程中,临时遇到难题,我们的一个电话,就把专家们请到了现场。其他部门的人都说:省文物部门的专家们,没有架子啊。

的确,这是一批处人为事没有架子的人,因为他们的架子都是为长城而摆。

他们坚守着近乎苛刻的保护条款内容,容不得任何人触碰,更休想变通,而与他们的保护意见相左时,他们还有堪称绝情的合作,不世故,更不做作。

今天,《万全右卫城南北瓮城及相接墙体抢险保护工程方案》和《洗马林玉皇阁整体抢险保护工程方案》已全部实施完毕,它们必将成为万全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和继往开来的精神财富,而我也将会把这段经历珍藏在我的心底。

值中国长城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30周年暨长城在全球评选中成为“世界七大奇迹”之首十周年之际,记录下我的经历和心中的感动,以讴歌文物人对长城的炽热情怀和文物人对长城保护的较真,苛责,不敷衍,不变通,不世故,不做名堂……

感恩伟大的时代,对万里长城的崇高敬仰!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