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长城两边是故乡”征文活动网络人气优秀奖作品:

李文斌:光阴的故事

2017-12-21 18:47 作者: 胡育琛

她,那年也十岁。她脸上挂着汗水,她和父母在地里抢收麦子。干了一天,手打了血泡,腿脚也有点踉跄。地头边路过老爷们喊:“二丫头!”她只顾割麦子没应声。那人又大声喊:“二丫头,喊你咋不理我呢?”“你看我,耳朵聋了,成摆设了。没听见啦”。“真聋还是假聋?”“我是真聋!”“真龙是天子!怎么二丫头想当皇上?等些时候去老龙头出巡吧!”“关外的侉子说,老龙头快成了!”

她没见过的老龙头——皇帝出巡的地方,还有课本上说像龙一样的长城。

“啊”,她在心里惊叫出声,但她表面还平静站起来,迅速往后走。然后和大人说:“她摸到凉凉滑滑软乎乎的东西,一瞅是一条白底黑花的蛇!蛇刚吃了食物一动不动,盘着。有小孩屁股那么大。”

“怎么说到真龙,它就出现了?”大家均诧异。

她等蛇离开,就去喝来自长城边的雪梅露。酸甜还有气儿顶嗓子眼儿的小辣味,野野的很解渴。当时很流行。

他,那年也十岁。脸上画着红脸蛋,描着很重的浓眉,白衬衫扎进裤腰里,一手拿心爱的小号。一手时不时地摸摸兜里的四毛钱。这是他生平第一次挣钱。老龙头建成,山海关小学的学生组成鼓号队参加剪彩仪式,每人奖励四毛钱。

山海关冰糕五分钱一大份。用铁桶外面敷冰,里面放水、鸡蛋清、白糖,搅动、旋转、混合直到结冰、再将冰打碎成霜,用特制的勺子舀成乒乓球状,放进小盘。舀一口入口即化,绵绵软软的甜和冰凉,不黏腻,淡淡的快乐在其游走之处蔓延。

“冰糕治肚子疼、热伤风。我今天不肚子疼也没伤风。”

他咽了口唾沫,走过冰糕摊儿,有点艰难。

他用四毛钱在柴禾市批了点韭菜,卖了一中午,挣了两毛钱,剩了一捆,看要变天了,就送给了路过的冯大妈,冯大妈乐着回去拿韭菜包饺子。他也乐着拿回了两毛钱交给妈妈。他想,我家要是万元户,这里面也有我挣的两毛钱。

那年,他和她二十六岁。经人介绍第一次相遇。他们低着头,插着兜,相隔一米开外的距离绕马路,说儿时的往事。他们绕遍了山海关四四方方一座城,东西南北四条街。也没想到去城墙边的长凳上坐一会儿。他和她都没想到。他和她都不是交际灵通的人。

若干年后,她揭短:“第一次见面,你都没请我吃点啥,你一个男生也不知道体恤一下,让人家歇会儿,溜溜走了四个小时。”

他也笑道:“最亏的是,竟然没记住你长什么模样。第二次见面,我都怕认不出你,幸亏,我从学校门口等你,发现同时出来的只你一个女的。”

“我出来一直打电话,也是为了确认哪个是你。……”

两个傻帽儿一样的人,哈哈大笑。

他如果在婚姻里获得了幸福,他最应感谢的是“生于斯,长于斯”的山水吧!

长城往北燕山山脉,往南是大海,相对平坦的也就十多公里平原地带。每个周末他们必去一个山水之地。

她原是不愿意的,每次都跟自己说:“下次一定和他说不合适。”

但每次他风尘仆仆骑着摩托车来接自己,手和脸冻得又凉又白,热切地说“走吧,今天的地儿有好吃的、好玩的!”她都心软。

果然,那次,她吃到了桲椤叶饼。

碧玺般的桲椤叶衬着半透明如白玉般润泽的皮儿,一眼儿能看到里面三鲜馅斑斓的颜色,就像艺术摆件一样,让人不知从哪里下口。可鼻子忍不住低下去嗅:桲椤叶的清新香,白薯淀粉甜丝丝的香,三鲜馅的浓郁香,互相启发融合、变异成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想细嚼慢咽,却又忍不住鲸吞一口,再鲸吞下一口……

吃相凶狠的两个人。

戍边苦寒,这种为"戚家军"改善伙食,细作出的粗粮美味。她改善了“咱俩不合适”,变成了下次去爬野长城的说法。”

下次时,他爬山时给她用树枝做轻巧拐杖,他用小刀将把手细心磨平,把触地的头儿磨平。荆棘刺划了手,出了血口子,笑笑说:没事。

然后讲他和一帮同学贴着山海关一中的院墙(也是长城的一部分)练倒立,习武强身,攀援城墙,跳出去,逃课去偷爬长城,他短跑长跑都能第一。

她体育不好。所以崇拜体育好的人,这就让不合适又留到下回。

下回……

他和她今年40岁。

这次,她气急了,手机摔了,合影照也一撕两半变成碎片了。

这次,他也说:“我不原谅你”。

转身对七岁的儿子说:“孩子走,我带你去长城钓青蛙,用小棍儿拴根绳,绳上系块生肉,在草丛里边走边上上下下抖动,逗引青蛙咬肉,只要提着沉,就使劲儿提上来,放进蛇皮口袋,咱们钓一口袋来!长城上树好草好,青蛙可多了呢!”儿子兴奋得不行!真去拿蛇皮口袋。

她是个不杀生的人。

她气鼓鼓得坐在了后排座上,去监督他。这次他们会爬山爬得更远,因为青蛙钓不成。他许诺孩子沿着长城去山外的山里摘及其罕见的藤枣。这种野果比沙果小。据说味道很奇特,食用具有益气滋阴,补血活血的功效,被列为国家1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

其实藤枣啥味,他也没吃过。他的父亲小时候砍柴去柴禾市卖柴禾时候,经常摘来吃,也摘着卖野果。

今年他们的孩子七岁,孩子爬长城时说:”爷爷真傻,那么远的山路,背柴禾下山干什么?将柴禾捆结实的,顺着山坡往下滚,再去山脚下背就行啊!”

他和她,同时说:“不行”。

那样一根柴也得不到。就像那些偷用长城砖盖的房盖房、垒的猪圈、搭的鸡窝,人畜都不兴旺。这个铁律长城子嗣都知道。——每一块长城砖都住着一个长城守卫者的魂。

这些他和她自然知道。

他和她也会让他们的孩子知道。

柴禾市是千米长的市场胡同,长城是万里长的龙,龙腾龙潜,光阴的故事还得一步步走。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