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长城两边是故乡”征文活动专家评选二等奖作品:

北野:长城

2017-12-21 18:46 作者: 王晓优


  一条茹毛饮血的龙
  有韬光养晦的
  身体,也有撕心裂肺的喉咙
  它的鳞片下是汹涌的血光
  它的血光里
  是断裂的头颅和重生的星辰
  它在白云中跃起的时候
  我正在尘土里降生
  我看见它在星座之间肆意游动
  莽莽苍苍的大地
  突然就发生了地震一样的颤抖
  仿佛江河诞生,仿佛多少
  深渊重新创生了沸腾的人群
  仿佛崩塌的记忆
  发出电光,这些对于我
  就是来自世界顶端的
  众神的雷鸣


  二
  现在,它沉睡在月光下
  它在梦中抓住大地的手,像一条
  纯银的链子
  要使你永不脱离
  要使它自己永不消逝
  同时它也紧紧地拴住了我的腰肢
  我在陡峭的云中为它伴奏
  我在高岗上抚琴
  纷披灿烂,戈矛纵横
  森林、麂角、大纛、古老的田野上
  走动着密密麻麻的人群
  溪水照着这些
  披头散发的父亲和母亲
  巨石和火苗,刀斧和电流
  铺天盖地的洪水
  漫过了万物的时空和头顶
  一夜之间
  就变成了它们的翅膀和肢体


  三
  云蒸霞蔚,江河回应
  与此对应的,是长长的银河
  以及其中涌出的无数星辰
  它们闪耀、尖啸
  向外释放着光和它飞溅的声音
  而我,只有沉睡,一万年的沉睡
  养成烽燧、火把、幸福的人间
  郁郁葱葱的百姓
  养成它们率领的英雄和野兽
  时光、岁月和失败的洪流
  以及山水间茂盛的爱情和战争
  像万物在沉睡中
  养育了春天,并让它
  在世界的丛林里冒出了尖顶
  这些相互交错和变幻的季节
  成了神灵诞生的日子
  也成了百姓祭祀的供品
  这些灵魂的波涛
  在胸腹间穿越,在人群里游走
  在高高的天空上
  它们欢跃、飞升,突然就成了
  大地和故乡的倒影


  四
  我大声呐喊
  你用巨石压住我的肋骨
  我怒发冲冠
  你用青铜压住我的头顶
  当我四肢疼痛
  你用整个世界压住我的胸腹
  这是一片大地的重量
  它在考验一群人的骨头
  这是一个巨人的重量
  它在考验许多子孙后代的耐性
  引琴而弹,风声止之
  引吭高歌,大野默然
  引溪流而上云头,四海伏之
  引草木而率龙陵
  万邦兴旺而九州宾服
  一条山脊,在晨光中冉冉升起
  龙鱼远望,民生脊骨
  用血液、青铜、石头、白云的密码
  和万物循环往复的生命
  组成了一道金光闪闪的长城
  从此之后
  巨人出,城阙起,龙楼立
  琴声四十一拍,它们历经神授
  千年而不绝
  是一幕打击乐的合奏
  是一台人鬼神狂歌欢舞的独幕剧


  五
  英雄飞越岁月的垛口
  他们之中
  有樵夫、书生、耕者
  刺客、商贾、流浪的诗人
  他们之中
  有御风的行者、传说中的狐女
  有失国的王子、远去的帆影
  有过了河就一去不回头的荆轲
  和聂政,他们在夜晚
  突然刮过了我被风吹歪的肩头
  平民飞越高原和山谷
  他们忍受苦厄、熬过灾祸
  他们瘦骨嶙峋
  在树顶上穴居,在山岗上点起篝火
  在敌人和朋友之间反复辨认
  然后亮出嚎叫的匕首
  时间深处,尽管他们面目不清
  但心里始终藏着大地的秘密
  草木穿过人间和灰烬
  拖着长长的阴影
  它们有时是火把,有时是浓荫
  春天的峰峦上
  我看见的绿色像绝望的大海
  它们盖住了无垠的大地
  只有长城如同一支笔
  它写出每个人心里弯弯曲曲的河流
  和它蜿蜒直上的涛声
  在这浩荡的尘寰之中
  英雄必须要出生,平民必须去就死
  草木必须要来来去去
  用同一副面孔,托住这
  生死不息的人群
  和亘古屹立的万里长城
  大地信任一句传说——
  “英雄和平民,是它命定的草木”


  六
  夜半,我听见砍伐声、铸剑声
  操琴声、烽燧倒塌声、山洪喷涌声
  日晷祈福声、箭雨飞过龙城
  洞穿肉体和时空的破风之声
  ……猿声起,四野不绝
  凄凄明月下,恻恻广陵散
  垛口上,都是一幢幢飞升的身影
  长城弯月,冷钩独钓
  踩出了多少人梦中霜迹
  英雄自琴史中跃出
  却是无数个复仇的白衣少年
  嵇康生于山水,聂政生于仇敌
  《广陵散》在星空下
  生出的万顷波涛,突然就吞噬了
  南国和北国的夜幕


  七
  坐在云中的人,和坐在
  烽燧上的人,都有同一张琴
  他们指节筋骨毕露,形容枯槁
  每一个夜晚,都来自魏晋
  都死于唐宋
  然后,再重生于明将军的帐下
  每天往返生死一回
  我的家乡,才在多少年后
  仍然充满了勃勃生机
  长城巍峨,杀伐声重
  有贼人窃窃,有敌手窃窃
  有倭寇窃窃……
  在文明时代的某一个世纪
  或仍有窥测的贼寇
  在我们身边冒出丑陋的头顶
  只有在这个时候
  我们才会突然觉得血是热的
  我们才会
  突然从梦中惊醒
  我们的长城和明月,我们的族人
  才会在星空中出生
  琴弦崩裂。万里河汉是倾斜的
  无数跃起的人群
  都是嵇康的霜刀和聂政的雪刃


  八
  炮火进入石头,远方的人
  才能听清心里的闷雷
  刀剑刻下了岩画,懵懂的后人
  才能在幸福的眩晕中
  突然清醒
  长城脚下的墓碑,如果它颤抖
  并且插进你的心中
  我们倾颓的身体里,才能升起
  一面猎猎喧响的大旗
  琴声幽愤,但它不会在月光下
  把万里长城扶起
  我在晴空里,一下一下
  敲着那些方砖
  我听到的回声,缓慢而沉重
  我在董家口义乌人后裔的家中
  找到了砖窑的遗址
  一层层的黄土变得青灰透明
  它们被淋上水,抬进了火焰里
  它们被冷却后
  又抬进了浑浊的星空中
  守城人的姓氏和族群
  他们世袭的手艺和思乡的泪水
  顶着冰雪、雷电、烽火的爆裂声
  在长城顶端浩荡的风声里
  慢慢变得枯萎,如同
  一群在风中被反复雕刻的青铜


  九
  古河南生出一个乐人:杜夔
  他长得鹅目雁指,艺绝,但命短
  晋谯国,也生出一个乐人
  嵇康,他喜欢用黄钟慢二的曲调
  席天幕地,意味深远绝伦
  一千年后
  山河湖海和长城之间
  仍然回荡着他《广陵散》的余音
  宽袍大袖的嵇康呵
  这个白面书生,骨子里
  星云飞舞,长风浩荡
  但他仍然是一个书呆子
  在长城上,他常常一个人
  痛哭流涕,顾影自怜
  从古秦国这个寂寥的土岗上
  他看见世界背后
  曾经是他心中散乱的故居
  他看见河汉迷幻
  大地上蜿蜒四伏的苍龙,正起于
  青萍之末和万里烽火之中


  十
  我听见远处的杀伐声
  我也看见了这个世界的离乱
  《广陵散》的指尖,鼓槌一样激越
  惊慌如蚁的尘世上
  人似秋鸿乱闪,鬼如流星四散
  杀人不需要等到秋后
  东市随时可以断头
  白面书生的血,不畏琴台
  也不畏无边无际的岁月
  江海横流,滚滚向前
  新生的人依旧要羽扇纶巾
  依旧要站在城头,摆开一张琴桌
  万里江山秋风浩渺
  染白了少年头的,不是岁月风霜
  也不是心中惆怅离索
  乃是《广陵散》不绝的余音
  源源不断的江河水
  向着峰峦之上的晴空倾泻
  如同大地上汹涌的洪水
  正喷出深渊似的长江黄河
  明月溢出的清辉
  慢慢穿过北国初秋的霜雪
  燕山南坡
  华北大平原像一首浩荡的歌
  它联结东北、西北、西南
  中山国和西夏国
  古滇王国和夜郎国
  古老的民风从不更改
  如同古老的皮肤
  仍然是一条河流恒久的颜色
  如同一个族群的骨架
  仍然是昆仑山、王屋山、太行山
  喜马拉雅山和长白山
  仍然是燕山北坡
  一个诗人梦想中延绵四方的祖国
  它的大地上
  仍然是埋伏在《广陵散》中
  风刀霜剑的波浪,反复冲击的
  大漠边城和滔滔月色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