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长城两边是故乡”征文活动专家评选三等奖作品:

曾玉荣:长城,一个民族的筋骨

2017-12-21 18:46 作者: 王晓优

  1
  古代的中国,有两大工程:一是运河,一是长城。
  如果说,运河,是民族的血脉;那么,长城就是民族的筋骨;如果说,运河,是束腰的缎带;那么,长城就是民族斜跨的腰刀:如果说,运河,是一曲优美的《雨霖铃》;那么,长城就是一曲慷慨悲歌的《满江红》。
  长城,是悲歌中的最强音。
  长城,是号角声里的大背景。
  想到长城,让人不由得想起“天似穹庐,覆盖四野”的塞上,想到“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的边关,想到“羌管悠悠霜满地”的叠叠重关。
  长城是一曲凝固的悲歌,是一声穿越古今的立体呐喊,是一部横绝几千年绝不屈服的汗青竹简。
  面对长城,你会感受到一个民族的不屈精神。
  面对长城,你会体会到一个民族的抗争勇气。
  面对长城,你会感觉到,我们的民族,行走在几千年的历史中,走的是何等沉重,何等曲折,又是何等的悲壮。
  2
  万里长城,曲折跌宕,东起山海关,西至嘉峪关,跨山填沟,蜿蜒于崇山峻岭间,也蜿蜒在每一个中国人的记忆中,想象中,甚至灵魂中。
  有人说,它是一段防御工事。
  我说,它是一段凝固的历史。
  在这儿,李牧曾扬马高歌,仗剑而起,击败林胡,为赵国守一线命脉。在这儿,蒙恬带着百战健儿,昂首向天,驱马来去,开疆拓土,战鼓震天。在这儿,霍出病手抚城碟,眺望远处,豪言如鼓:“匈奴来灭,何以家为?”
  这儿的每块砖,都被战火熏灼过。
  这儿的每一寸土地,都印下过战士们的马蹄。
  这儿的一草一木,都倾听过向晚的号角和边塞的鼓声。
  铁木真一定曾在这儿扣关长啸;徐达一定曾在这儿直立如枪;袁崇焕一身青袍,当年出关考察,一定匹马出塞,从这儿走过。
  远去了刀光剑影,沉淀了金铁交鸣。
  可是,那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却被长城记下来,被民族记下来。是他们,让我们这个民族在历史中得以延续下来,血脉流荡,代代不绝。
  壮士不会死,只是渐凋零。
  3
  长城从耸立的那一刻起,已不单纯的是长城了,而是一个民族的形象,是一群人的雕塑,换言之,是一个民族的雕塑。
  看见长城,无来由地,我仿佛看见了一群人。
  我去长城,是八达岭段。时在晚秋,又值傍晚,八达岭一带,叶红如火,夕光如血,泼洒在山山岭岭间,泼洒在雉堞上,泼洒在长城的一石一砖上。那一刻,远观长城,远观晴空下起伏的垛口,我仿佛看见一排士兵,一群不屈的灵魂,一个个历史的志士,他们仿佛浑身浴血,嘶喊着,怒吼着,站在长城上,面对着敌人。
  我看到岳飞,拍楼远望,怒发冲冠。
  我看见文天祥,举首向天,心系故国。
  我看到邓世昌,临死一顾,气宇轩昂。
  他们是长城,是国家的长城,民族的长城,是一种精神的长城。从有史以来,屈指算来,屈原是长城,诸葛亮是长城,李靖是长城,聂士成是长城,丁日昌也是长城。
  一个个志士,或效命海疆,或驰骋沙场,他们为国捐躯,喋血殒命,或百战高呼,或誓死不屈。他们用自己的生命,维系着一个民族,包括它的尊严,它的生存,它的文化。
  他们,是长城,有血有肉的长城,在历史深处,耸立成一道风景,供我们观瞻,供我们膜拜。
  4
  长城,总是用沉默面对时间,以宁静面对河山,以稳重面对历史,以古老面对岁月。它,一直静静的,静静地立于群山万壑中,立于松涛阵阵中。
  雾起,它如海市蜃楼。
  雾消,它如铁打钢铸。
  和平时,它是一首豪放词,铜板铁琶,大江东去,让人热血沸腾,难以自已。
  战争年代已,它刀剑交鸣,号角连天,是一部传奇,记载着一个民族的传奇,一个民族的铁血,一个民族的慷慨豪放。
  天之骄子,曾马鞭东指,叩关而战,然后黯然而退,悲伤而歌:“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
  英雄戚继光,晚年曾驻防塞上,让敌人闻风丧胆,卷甲息兵。长城,赢得边塞几十年和平,塞无烽烟,野无战声。将军已去,长城仍在,诗歌仍在,“一年三百六十日,都是横戈马上行”,是写将军的,也是写不朽长城的。
  到了明末,一座山海关,硬是为一个国家苦苦支撑几十年。
  关宁铁骑,也成为一代神话。
  长城,是民族战争的舞台。
  长城,更是抵御外敌的铁关。
  一九三三年,倭寇内犯,烽火陡起,长城,成了日军的丧葬地,成了他们的魔咒。喜峰口之战,二十九军的大刀,在夜晚的寒光中雪光闪闪,一群群从东瀛三岛而来狂妄至极的侵略者,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以至于日本朝野哀叹:“明治大帝造兵以来,皇军名誉尽丧于喜峰口,而遭受六十年来未有之耻辱。”
  那一群健儿,那一群华夏汉子,让侵略者牢记着他们的大刀。
  宋哲元、张自忠、赵登禹等,一个个铮铮铁骨的军人,成为历史的纪念碑。
  长城一战,打破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随之,一座座长城耸立起来,薛岳、戴安澜、方先觉、左权等,都是新的长城,是最坚挺的长城。他们身后,是千万个炎黄子孙,是千万座长城。国歌里言:“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是的,长城,是砖砌的。
  但是,在抗日中,在抵御外侮中,长城是炎黄子孙以生命筑成的。
  5
  长城,永远不同于运河。
  运河,碧水如天,杨柳依依,它是江南,是婉约,是美丽,是“杨柳岸晓风残月”,是“杨柳青青江水平”,是一片明媚的青花瓷。
  长城,雄浑曲折,沉稳寂静,它是塞北,是雄壮,是豪放,是“沙场秋点兵”,是“黄沙百战穿金甲”,是一种旷远辽阔。
  运河,创造着一种美,滋润着一种美。它展示着一个民族的细腻多情,文采飞扬。
  长城,展显着一种不屈,一种抗争。它是一种对美的呵护,对生活的呵护,展示着一个民族的铁血精神,一个民族的勇敢不屈,和一种“位卑未敢忘国忧”御侮情怀。
  因为有了长城,运河才得以波光云影,帆船如织。我们的诗歌里,才有了“采莲南塘秋”的雅致,有了“杏花春雨江南”的优美,有了“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的风流倜傥。
  因为有了长城,我们才能泛舟西湖,走马塞北,三月踏青,中秋赏月。
  运河,美丽着我们的生活。长城,维护着这方美丽、典雅,就如我们这个民族,以我们的血,头颅和生命,维护着我们和谐美丽的生活,以及我们这个绵延不绝的民族。
  长城,永远不倒。
  一个民族的筋骨,钢打铁铸,万年长存。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