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长城两边是故乡”征文活动专家评选优秀奖作品:

杨杨:古堡忧思

2017-12-21 18:44 作者: 胡育琛

很长一段时间,我生活在长城脚下,一个叫葛玉堡的小小山村。

村子里,有一段边墙,长长地延伸着,一直通向了堡子外的群峰之巅,宛若巨龙腾飞。

边墙始建于何年何月,似乎没有人知道,也找不到确切的记载。有说始建于秦汉时期,也有说始建于北魏元年。

远远地望去,逶迤如蛇的边墙随着那一座座的烽火台,和着那祥云瑞霭,甚至是远遁的山鹰,以及嵌入隘口的晚霞,还有那鸟儿归巢的啁啾,越加的苍莽而壮观了。

记不得多少次,我曾随着堡子里的羊倌,和着那咩咩的群羊登上了边墙。边墙内,几乎铺满了粒粒的羊粪蛋蛋,黑枣似地随处可见。那时,便有村民拿了簸萁或扫帚,在墁地的青砖上清理着,将羊粪用竹筐或袋子装了,提回家,给盆里的花儿施肥,也给菜畦里的嫩芽浇灌。不几日,便见那花儿或蔬菜拔节似地茂盛了。

于是,这羊粪就成了当地人绝好的肥料,也成了边墙内一道独特的风景。

每到羊群歇晌或出村时,随着那清脆的响鞭或羊倌的吆喝,甚至是孩童的吵闹,以及羔羊的叫唤,牧羊犬的追逐,草鸡的漫散等等。这里,似乎成了最为热闹的世界了。

而那城墙下,不时可见老牛反刍,骡马或驴子悠闲地啃着青草,甚至可见松鼠爬来蹿去,似乎在寻觅着什么,或者,正有几只麻雀在边墙上快活地蹦来跳去,不时地啄食着。四周,长满了萋萋的荒草或开满了朵朵的野花,有狼尾草,也有马兰花,更有铃铛铛、山丹丹,抑或是雪绒花、凤尾花、蒲公英、车前子等等,说不出的瑞草奇花,和着那风干的牛马粪,还有那瓦蓝蓝的天空,伴着蹁跹飞舞的蝴蝶,随着喜鹊不时传来的“喳喳”声,也可能是乌鸦的凄鸣,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温馨与苍凉。那种“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感觉尤为的强烈了。

隐约间,传来了野野的吼歌或《二人台》漫瀚调调:第一次眊你,你不在,你大大撒手打了我一烟袋;第二次眊你,你不在,你妈妈迫头砸了我一锅盖……

这时,便有孩童们爬上了烽火台,疯了似地贪玩着,“嘟嘟嘟”地吹响了号角。紧接着,抓迷藏打土仗,甚至独出心裁,把向日葵的杆子掏空了,装入粪蛋蛋,也灌入了沙土土,“唰”地一下甩出去,就见粒粒的粪蛋蛋和着沙土土,漫天飞扬着,对垒着,犹如远逝的硝烟或蛮古的黄尘,飘忽着,弥漫着。孩提时的“战争”总是在这样的场景里演绎着,欢快成一幕又一幕的记忆。

然而,堡子里的边墙始终是完好无损的。无论是一砖一瓦,都在凝结着当地人特殊的情感。家家户户的锅灶或阳台或院落,无不用青砖垒就,汉瓦铺砌,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远古与忧思。偶尔,可见边墙下一个又一个的土窑,犹如硕大的弹坑残存着,见证了岁月的滥觞与兴衰,也见证着时代的发展与变迁。最绝的是那砖墙上的白灰,几经千年风雨,依旧坚硬如铁。绝不是当下的那种“钢筋水泥”,酥松的再也经不得风化。

曾经,汉武帝刘彻在此出塞,横扫匈奴,成就了大将军霍去病的威名,也誉满了飞将军李广的英武,更有了边塞诗人王昌龄的绝句:“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城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北魏道武帝拓跋珪曾在此挥戈铁骑,统一北方。真可谓“……蔽日旌旗,连云樯橹,白骨纷如雪……”

元世祖成吉思汗更是在此纵横捭阖,拓展疆域,雄霸欧亚。

明代大将戚继光曾在此抗击倭寇,扎根兵营,令敌闻风丧胆。至今仍有戚家后代生活在堡子里。“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抗战时,日本鬼子曾闯入堡子里,在戚家大院屠杀了二十一口男女老幼,犯下了血债累累的滔天罪行。

鬼子闯入堡子的那天,看到了戚家大院的墙壁上写着一行醒目的标语: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顿时,鬼子恼羞成怒,荷枪实弹地冲进了大院,不容分说,便开始了疯狂的奸淫烧杀,甚至将怀有七个多月的孕妇百般蹂躏后,活生生地破腹,剖出婴儿,用枪刺挑着,在火堆里烧烤……提着血淋淋的人头站在边墙上恣意地拍照、狂欢……

残阳如血。

时至今日,戚家大院的墙壁上,那行标语依稀可辨。院子里,仿佛仍在弥漫着惨烈与血腥……

每到祭日的那天,堡子里的男女老少,都要登上边墙,默然肃立,铭记这段血泪的历史……

曾经,这里是“长城战役”的后方与前哨。无论喜峰口浴血沙场,还是罗文峪的枪炮轰鸣;无论是古北口的硝烟弥漫,还是铁门关的迂回阻击,无不留下了二十九军将士大刀横扫敌寇的壮烈。

抗日名将冯玉祥、吉鸿方、方振武率部一路挺进,沿途收复了张北、康保、宝昌、沽源、多伦等地,沉重地打击了日寇嚣张气焰。

时任察哈尔省主席宋哲元将军亲临这里,远眺长城雄姿,立下了铮铮誓言:还我河山,收复失地!

而这葛玉堡,随同张家口、义院口、界岭口、青山口、冷口等等的要塞,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每每驻足这里,远望群峰,随着那习习的山风吹过,便会油然而生无限感慨,说不出的凄然悲凉。

此刻,巍巍的古长城,犹如巨龙盘旋,隐约间,仿佛传来了茄鼓阵阵,旌旗猎猎,呐喊声声……

英烈在天,魂断长城!

曾经,饱经欺凌和苦难的民族终将在崛起!

而这葛玉堡的边墙,就是我梦寐的故乡,更是是一种坚韧与顽强的象征!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