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长城两边是故乡”征文活动专家评选优秀奖作品:

北杨:长城长(组诗)

2017-12-21 18:43 作者: 王晓优

《张北行》
一场大风乘以一场大风再乘以另一场大风
这绝不是大风简单的三次方算式
在张北,有没有烈酒已无关紧要
只要山头的雪未化,我们就可以搬动星空的云
李牧是否来巡边,要看枯草淹没马蹄印而定
昨夜旌旗又被大风扯断,琵琶骤停
登上碟楼看了看头顶的月亮,依然无恙
想必家乡的小梳窗里,应是薄愁关山
夜色万重,大雁吟叫着逶迤南行
如果非要用铁戟和干戈才能描绘图画
我会在提序中写下,每个人的热血
都是荒芜的家国,因为爱从不被欣赏
而是被修剪成箭簇后的羽毛


《冬日金山岭》
金山岭的山峦,如同内心反弹琵琶的慌乱
狂草一样不辨踪迹的狼毫
点在这里的眉心,那就是颤抖的江山
满坡的衰草如匍匐的契丹伏兵
关山的日月,每一滴血都贮藏着呐喊
冻云在撞到山岭之前,停歇在敕勒川
和将军在山间散步,他始终手握剑柄
星光杀气正浓,雾色里我们警惕地
留意着辽兵越来越靠近的脚步声
生与死,在这里不值得讨论
长城就像皇家推到边塞的屏风
只是装点,总无法警醒来人
身体里的长城却在固执地蜿蜒
今日已没有来敌,但楼上的自己
铁甲铮铮,如边塞诗里最强劲的绝句


《高关》
吹灭了内心的灯盏,让一朵灯笼花
四处寻找踏香的蹄印,而山色
被一只鹰爪拎着,在自己的影子里喘息
斜坡上一头牛像一个标点
无意间断开了长城滔滔不绝的讲演
高阁上木门“吱呀”难耐地吟诵着秋色
而爬满了老年斑的城楼依然壮怀激烈
枯草里潜伏着众多的契丹武士
我张弓,邀请他们一起上来喝酒
披风抖去,到处清静。
半张诗稿还沾着陡峭的俯视
按剑凭栏,南望北顾,我的城楼上
一千头狮子正在噬舔着黄昏的伤口
峰峦之侧,又响起移动的脚步


《被苦荞花洗过的时光》
喜峰口的山峦像乱弹琴一样的乱
倒提明月的李广在枯草中扶正了马鞍
好想辨清那些北风是否比我的乡愁更浓
有露水的清晨马蹄音更像钟声
背光的后山有头牛在左右找寻
一只灰色的鸟划开天空,刺入苍茫中
四野盛开的油菜花比落日更温情
在长城上,汉朝离我只隔着薄薄的石板墙
边塞,一道被闪电诅咒过的鞭痕
汉室朝廷在你的冷风中团团起舞
谁把敌人的头颅举起来当酒壶
谁让夜色比匈奴的毡顶更深重
数千里野花被强行分做两种草本植物
关内的叫忘忧草,关外的叫断肠草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