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豆腐哥”刘冲:弓下身子扛起家

2017-02-24 10:34 作者: 小编

  四岁那年,他跌了一跤,没想到等他爬起后,命运给了他一记耳光,打得生疼。

  小学他开始请病假,一请就是两三个月。

  初中他辍学在家,直到十七岁之前他一步也没迈出门.

  二十多岁时,他身子弓成连90度都达不到,脸快贴着小腿肚。

  今年他三十六岁,在可以称得上一个男人最辉煌的时期,他好像也迎来了自己的“黄金时代”。

  他叫刘冲,是辛集市一名个体经营者,卖豆腐。

news_212_f741f56b61158456fdfe818979d952b9.jpg

上午磨下午卖 挣钱养老娘养家

  上午11点左右,刘冲开始张罗着机器磨豆子,他得赶在下午14点前把豆腐压好,这样他才能得空吃个“中午饭”,再睡个“中午觉”。长时间的干活,很容易让他感到腿疼。

  刘冲老家是辛集市旧城镇刘章村,三四年前来到辛集市卖豆腐。“做豆腐首先要选好豆子,不添加任何添剂。”经过几年的钻研,刘冲的豆腐受到很多老顾客的认可。

  打浆、出渣、熬浆、过滤、点卤、压包,步骤繁多,但刘冲干地得心应手。豆浆煮好了,刘冲登上比他还高的灶台,搅和着开锅的豆浆,再一步步从台阶上下来,将出锅的豆浆淘到四个保温桶里,点上卤。一段时间后,他小步快速走到压豆腐的水槽处,将结成块状的豆腐一勺勺淘进铺好搌布的铁架槽里,盖上塑料袋,把砖头一块块压上去,以便豆腐成形。水槽稍有些高度,刘冲双手借力跳上去,再双手使劲,双腿后抬跳下来,整个动作就像在完成一套杂技。

  此时的刘冲,上半身几乎全部弯下来了,弓着的身体向下垂着,像一根枯树干,被风摧残地快要倒地上。刘冲的脸靠近小腿肚,将近与双脚持平,走起路来目不能前视。刘冲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这样了,只不过年轻那会症状还稍微轻一点,脸才到膝盖处。

  下午16点,休息好的刘冲把压好包的豆腐装上三轮车。他的电三轮不是一般的电三轮,在放脚处还焊了个铁架子,加上铁架子的那个高度刘冲才不至于让脚腾空。然后一脚油门踩上去,刘冲带着近80斤磨好的豆腐开往辛集市新中路与建设街交口的那个老地方卖豆腐。一天的收益在160元左右,除去成本,他大概能挣六七十。


自幼残疾 弓着身子无法直立行走

  四岁那年刘冲跌了一跤,自此之后,他的双腿与双脚开始莫名其妙地疼,直到现在刘冲还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摔的是右脚,怎么痛感就往上移了?”进城去石家庄大医院看,没看好,从此这病根就坐下了。

  当时刘冲还在上小学,“瘫痪了两次,请了两个大长假,一请就是两三个月。”请完假再去上学,同学们就会笑话他走路一瘸一拐姿势怪异,刘冲没想到自己是个这么好面子的男孩子,上去就跟同学扭打在一起。

  除了害怕被嘲笑,刘冲还害怕阴雨天。“天儿一不好,腿就开始疼,生疼。”经常到半夜一两点,刘冲躺在床上,疼得汗都冒了出来,就是不敢哭出声。

  初二时,刘冲辍了学。十五六岁的小伙子当时自卑得厉害,一步也没有从大门踏出去过,活动场所缩小至自家院里。有人过来串门他就躲起来或装睡觉,他尽可能地把自己藏起来不被人发现,至少不让别人发现他的腿脚有毛病。

  可事实总是令人啼笑皆非,17岁那年,刘冲在跟母亲置气吵了一架后,气冲冲地出了门。


父亲哥哥相继离去

一人扛起家里重担

  走出去的刘冲找来一根棍当拐杖,那会的他还是可以直立行走的。“后来听一个传福音的人说,我既然可以直立行走就该把拐杖扔了。”刘冲便把那根棍给扔了。

  没有了拐杖作支撑,刘冲感到腰上提不起来力,腰上没劲便就支撑不住上半身,刘冲的身子慢慢弯了下来,他用双手撑着膝盖往前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岁月就像寂寞无声的雪花,一片片压在刘冲的身上,也寂寞无声,压得刘冲上半身从90度弯成了45度,又从45度弯成了15度。刘冲的身子弓得变了型,脸快贴向小腿,与脚踝齐平。

  刘冲被当成了怪物,从背后看他,只能看见一个“下半身在行走”。“有一次我走在路上,一个大姐问我‘大兄弟,你在地上找啥呢?’”听到这里的刘冲脸上虽挂着笑,心里却早就泛起苦涩。

  20岁那年,刘冲被确诊为强直性脊柱炎,2010年,刘冲的父亲得病去世,2011年,刘冲的哥哥车祸离去。“生活的重担不能全压在六十多岁的母亲身上。”刘冲当时心想他得把家扛起来,虽然当时其他人并不这样认为。

  可是当时家里的条件哪能允许刘冲打退堂鼓?他去卖鸭、鹅、倒腾鸡蛋拉到集上卖,结果生意都做失败了,本没挣回来反而搭进去3000块。

  由于刘冲的姥姥家有做豆腐的经验,“要不就做豆腐吧!”“开始也做不好,要不味道不对,要不品相不好。”在反反复复尝试着做了十几次之后,刘冲的豆腐渐渐做地好了起来。

  刘冲是个爱吃豆腐的人,他心想“上天对他还算公平的,知道他爱吃豆腐,就让他做了豆腐的生意。”古来有言人生有三苦——撑船打铁卖豆腐,刘冲觉得“确实很辛苦,但还是得干。”


爱心接力

卖豆腐的钱一部分捐给孤儿院

  一斤豆腐卖两块,每天拉一锅七八十斤的豆腐去街上卖,有时加班做,一天能出两趟车,每个月大概能挣两千块,这在刘冲看来是个还算“可观”的收入,而这些“多亏了朋友。”

  “那么多个卖豆腐的,人家凭啥就得买你的豆腐?”刘冲总是这样想,他觉得一个年迈的长者,或者一个开着车大老远跑来买自己豆腐的人都是在帮他。“你想想,现在的人功夫那么紧,费工费力跑过来就是为了买你两块豆腐吗?”

  刘冲知道为其他人想,“有一次,一个大姐开车过来,看我还有半车的豆腐没卖完就想全都要了,可是我不给。”刘冲觉得这些豆腐大姐吃不完就没必要全都买,于是就成了买家要买,卖家偏偏不卖的情形。现在刘冲再想起来当时,一脸的不好意思,乐呵呵地笑出了声。

  刘冲也懂感恩,他知道附近有个孤儿院,那里有几十个残疾或被遗弃的孩子,孤苦伶仃。刘冲拜托朋友,要是有啥捐助活动,一定要告诉他。

  直到如今,刘冲捐助过的孩子有五六十个,每次捐助虽谈不上大钱,十块二十块地给,“总共捐了也有几千块。”每次捐完,刘冲总不愿留下自己的姓名,他觉得就写个“社会爱心人士”便足矣。2015年,刘冲被评选为“中国网事·感动河北”2015年第三季度网络人物。

  刘冲捐的那些钱,都是瞒着他母亲的。“这事不能告诉我娘。”刘冲压低声音跟记者说,刘冲的母亲攒钱想给刘冲治病娶个媳妇,可刘冲觉得现在他们娘俩的生活“还算可以”,他还是“很满足的”。

■文/河北青年报记者胡雅玲

■摄/河北青年报记者崔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