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偷拆共享单车车锁 石家庄一男子被刑拘

其同伙也被警方刑拘;相关单车运营方介绍,这可能是我省首例因盗窃共享单车被刑拘案例
2017-07-25 10:37 作者: 李若星

共享单车自今年1月份入驻石家庄以来,正逐渐融入省会市民日常生活。虽然乱停乱放等不文明用车现象时有发生,但并未阻挡共享单车迅猛发展势头。然而,7月23日下午省会藁城区却发生一起共享单车车锁被私拆案件,目前两名涉案人员已被警方依法刑拘。有关单车运营方面受访时介绍,这可能是河北省首例因盗窃共享单车被刑拘案例。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一些共享单车的价值已超过2000元,窃取一辆就达到我国刑法规定的盗窃罪起刑标准,提醒私占者切勿“以身试法”。


news_3093_b9818b74ded621373db388c80824a6b0.jpg

■昨日,在省会藁城区九门派出所门前,摩拜单车运营工作人员介绍涉案男子偷拆车锁情况

案情

男子偷拆共享单车车锁被逮个正着

“你干什么,是在拆锁吗?”“你们管得着吗?”……23日16时30分许,在石家庄藁城区九门乡一家工厂的厂区,三四个人围住一名正拿螺丝刀拆一辆摩拜单车车锁的男子,与其争论起来。

与偷拆车锁男子争论的人员中,有负责摩拜单车藁城区运营的工作人员杜伟杰。“这辆车从7月1日起就显示没人骑过,我就想把它找回来,送回石家庄中心城区。”杜伟杰每天的工作就是收集并整理藁城区内有故障的摩拜单车,他告诉赶到事发地点的记者,这辆车显示的最后骑行地点是藁城307国道与机场路交口附近,“离这里并不近,显然是被人运过来的”。

杜伟杰手机上的专业软件能精准定位藁城区每辆摩拜单车的位置。发现偷拆车锁的这名男子前,杜伟杰来到该厂区巡查。他先在门口草丛里看到一辆车锁被拆掉的摩拜单车,但并不是要找的那辆。杜伟杰让等在门口的师傅把单车搬到货车上,随后启动警报装置,循声追踪,最终在厂区角落的一间活动板房里找到了那辆单车,之后便发生了前文的那一幕。

杜伟杰立马报警,拆锁男子被及时赶到的九门派出所民警带走。据该男子供述,他有一名同伙,厂区门口草丛中的那辆单车是被他们破坏后丢弃的。两名涉案人员已被警方依法刑拘。


数据

省会共享单车破损故障率降至3%

自今年1月份共享单车入驻石家庄以来,本报对其使用、发展等进行了一系列报道,对私自上锁、随意停放等不文明用车行为,请专家解析、支招并发出文明用车倡议,收到良好社会效果。

昨日(7月24日),围绕共享单车,记者在省会街头又进行了随机走访。

在槐安路与建华大街交口两侧的便道上,记者看到,整齐排列着上百辆共享单车。通过查看,记者未发现有坏损的单车。顺着建华大街往南走,基本上每个路口的便道上都摆放有共享单车。

在东岗路与建华大街交口,记者在一棵大树旁发现了一辆车座被拆掉的单车。但与之前本报报道的共享单车被肆意破坏的现象相比,现在的情况已然大为改观。“现在共享单车的破损率比以前低多了。”ofo的一名工作人员介绍,据他们统计,现在小黄车破损率仅为3%左右,“100辆单车中仅有3辆是破损车辆,这其中还包括丢失的单车”。

摩拜单车石家庄运营总监王家浩介绍,摩拜单车的故障率约为2%~3%,“到目前为止,丢失的单车已有百十来辆”。

王家浩强调,他所说的“丢失”就是单车定位系统被人为破坏,根本找不回来了。“藁城区运营人员能当场抓到拆锁的人,到目前为止仅此一例。”


十几万单车需240多人运营和维修

news_3093_84c54970b4d407ef30e67df8af57c554.jpg

■摩拜方面每天能从藁城区拉回三十多辆共享单车

目前,在省会街头随处可见共享单车,其中摩拜单车和ofo小黄车占据了一多半,酷骑单车也能看到不少,但快兔、永安行等共享单车已难觅踪影。

昨日,记者了解到,摩拜单车在石家庄的投放量已达十几万辆,ofo小黄车也投放了10.5万辆,仅这两家投放的共享单车就达20多万辆。而对于这一数目庞大的共享单车而言,破损故障因素中人为破坏始终占据第一位。“藁城区并未投放摩拜单车,藁城区的摩拜单车都是人们骑过去或私自拉过去的。”杜伟杰介绍,他的工作就是把这些摩拜单车收集起来,拉回石家庄中心城区重新投放使用。

“厢式货车装满了就回中心城区,每天能拉两趟,每次拉十七八辆单车。”杜伟杰介绍,这些单车中一部分是故障车辆,“毛病最多的是单车车锁的电池没电,然后就是人为破坏,比如车座丢失、太阳能板被拆、车把轮胎丢失等”。王家浩透露,他们现在有200多人负责单车的正常运营,“还有约40个师傅负责单车维修,每个师傅每天至少要修四五十辆单车”。


提醒

偷共享单车可能构成盗窃罪

乱停乱放、恶意破坏、据为己有等不文明用车行为,将承担何种法律责任呢?记者进一步了解得知,今年2月份,北京某医院两名女护士因给小黄车上锁,被警方行政拘留5日;3月份,上海市金山区检察院以盗窃罪对陶某提起公诉,法院判处陶某拘役4个月、缓刑5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而案件起因就是陶某用三轮车将共享单车运到其暂住地,并用电锯锯断车锁,以方便自己使用。

今年4月份,深圳龙岗区邹某将共享单车车锁拆掉,将原本黄色的车体喷上黑漆,将共享单车二维码全部拆除,还特意加了后座,以方便自己使用。目前,邹某已被警方依法治安拘留。

据介绍,目前摩拜一代单车价格在每辆3000元左右,新投放的单车价格为每辆1000多元;ofo小黄车价格相对便宜,第一代单车成本价为每辆200元~300元,新投放单车每辆不到1000元。

而在藁城区被抓现行的那名男子偷拆的是摩拜一代单车,两辆单车共计6000元左右,已达到我国刑法规定的盗窃罪起刑标准。

据悉,两名涉案人员被警方依法刑拘后,此案还在进一步处理中。摩拜单车运营人员介绍,从官方资料看,这可能是河北省第一例因盗窃共享单车被刑拘的案例。“单车值多少钱需要由法院最终裁定。”河北嘉园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丽娜介绍,“我国刑法规定盗窃罪的起刑点为2000元,如果盗窃总金额超过2000元,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所以说,共享单车“不便宜”,有的单车私占一辆以上就达到了盗窃罪起刑点,私占者切勿“以身试法”。


专家呼吁 出台政策规范共享单车发展

今年3月26日,上海一名11岁男孩骑行ofo共享单车过程中与客车相撞,被卷入车底身亡。7月19日,死者父母将ofo连同肇事方诉至上海静安区法院,索赔878万元,并要求ofo立即收回所有机械密码锁具并更换为更安全的锁具。

6月18日,河南郑州发生一起未成年人骑小黄车摔倒身亡的事故。据报道,该男孩年仅13岁,在破解了小黄车机械锁密码之后,骑行至下坡路时由于车速过快摔倒身亡,小黄车机械锁漏洞再次引发关注。“共享单车飞速发展,但在扩张过程中仍存在很多问题。”石家庄铁道大学交通运输学院教授牛学勤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共享单车的兴起标志着城市出行方式的丰富和拓展,建设有系统性的城市分享交通势在必行,应尽快出台相关政策,规范共享单车的发展。“另外,还要加强宣传,提高市民素质,大力倡导文明用车。”牛学勤教授说,只靠共享单车公司加强维修力度远远不够,只有每个人都做到文明用车,才能大大提高共享单车使用效率。

石家庄决策咨询委员会副主任郭省表示,共享单车是城市交通组成部分,在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上发挥了积极作用。“解决共享单车使用乱象应该多管齐下,政府部门要加强规范和指导,车企要承担管理责任,公众应文明出行,从而共同促进共享单车的发展。”

■文并摄/河北青年报记者赵赛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