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家族为满洲守陵人,在从事多年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后她决定回乡——

清华女博士回乡复兴清西陵文化

建起公共图书馆,成立“听松书院”,研发当地文创作品
2017-09-28 14:55 作者: 李若星

  1997年之前,梅静一直在易县西陵镇的五道河村生活。她的家族是满洲守陵人,从小看着乡人以修缮古建为生,浸染在古建的空间和色彩中。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西陵人,她在文物古建的环境中长大,并从这里走出去考入了清华,学习了建筑历史专业。

  在从事多年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后,她最终又返回到故里,决定复兴清西陵文化,开始了一段不需修饰的人生历程。


news_4362_f94d81a91f0d987b120d8794cef69eb3.jpg

■不管身边的风景如何变幻,梅静手中的画笔从没有停下过

  

事件

清华女博士 辞职回乡做守陵人?

  几天前,网上一段视频引起了网友的关注,视频的名称为“清华女博士辞掉高薪,回乡做守陵人”。视频中,这位女博士面对镜头提到,“我是2014年底回来,其实清末的时候,我爷爷他们那代人,还打击过一批盗取清泰陵文物的盗贼,在我能够记录的这个时期,我尽可能多记录一点。”

  视频中介绍女博士守护的清西陵,位于河北省保定市易县城西15公里处的永宁山下,是清代自雍正时起四位皇帝的陵寝之地,始建于1730年(雍正八年)。当初直接隶属于清政府管辖的清西陵,早已交由文物管理处负责管理,守陵人也开始过着和当地人一样的生活,祭祀礼仪虽然不再做,但他们一直默默守卫在清朝祖陵附近。

  26日,记者见到了视频中的女博士,她叫梅静,守陵人的后代,满族镶黄旗,1984年出生在易县西陵镇的五道河村,1997年之前一直在村里生活。

  面对视频的曲解,她告诉记者有必要当面澄清一下:其实,真正意义上的守陵人已经不存在了。她目前所做的“听松书院”,“是源于对故乡家山的思念,寄托着复兴故乡文化的夙愿,把清西陵文物中一些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够被人关注到的细节,用更好的方式把它传递出去,在家山里寻找到我辈存在的意义。”

  

行动

在农村社区 建设公共图书馆民宿

  梅静,毕业于清华大学,曾在中国建筑设计院从事多年文化遗产保护,2014年她和丈夫带孩子返回到故里,开始建设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但回到家乡以后,夫妻俩其实做的第一件事情并不是直接研究清西陵并进行传播,而是在2015年创建了“听松书院”。

  取名“听松”二字,源于梅静小时候的记忆。梅静告诉记者,她自小看着清西陵的山川,在古松林海中听松涛阵阵。听松的同时,一群小伙伴在劳动——“搂松挠儿”(松针),帮家里备冬天的柴禾,她第一次体验到古人的诗意也是在故乡的劳动中。

  记者看到,“听松书院”位于河北易县清西陵泰陵景区,是一座建设在农村里的配有公共图书馆的民宿。五六十平方米的阅读空间,万余册图书,涵盖名著、社会、自然、科学等,环境雅致,阅读氛围浓厚。

  为什么要建一座书院,梅静告诉记者,2015年去走访邻里乡亲时偶然间发现,邻居家的女孩没有一个很正式的写作业空间,只能在妈妈的梳妆台上写作业。想起自己小的时候比较爱阅读,常常羡慕城里那些随时可以去书店或者图书馆的孩子。大学时,有一个自选主题的建筑作业,梅静设计的正是一座位于清西陵的乡村图书馆。于是,梅静决定改建已经荒废了十几年的老宅,建设成“听松书院”。

  

“听松美育” 教孩子体验和发现美

  在图书馆的下层,是梅静给孩子们上“美育”课的地方。记者看到,墙上挂满了孩子们画的画作,写的毛笔字以及做的关于“雨”的诗。梅静介绍,学生们大都是来自附近的地方,大多是5~15岁的青少年。课堂主题内容都是根据时节物候的变迁。每周六下午三点开讲,每次课时为三小时。

  前几天下起了小雨,梅静便选取了“夏雨”的主题。课堂开始后,前半堂课她先以苏轼的《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一首关于暴雨的诗引出,给孩子们讲解诗歌后,发散思维讲解杭州与西湖,苏轼与杭州西湖的历史故事。紧接着,融入绘画赏析《春山晴雨图》等,让学生进入安静的状态,后半堂为书画体验和练习。“发现美,感知美,培养孩子们的发散思维,以后他们就有了创造美的能力。”除了“美育”课,梅静还创办了“启蒙”课,启发孩子们的纯净善美心灵。

  要知道,在农村发展“美育”课,压力是很大的。相比英语班、美术班、珠算班,美育课在不少家长们眼中被认为是“没用的”,从2016年底开课时的一个学生,到现在一年下来也只有9个学生,梅静怀着一颗感恩之心,表示非常感谢这些学生家长的支持。“因为我知道美育课的价值,哪怕只有一个学生听,我都愿意讲下去。”


news_4362_295e07fa8b091fa1fc618020d835f233.jpg

■梅静在和孩子们一起上美育课

  

本土文创产品 让游客记住清西陵

  梅静告诉记者,因为建设民宿、开展课堂,曾有人质疑她的真实初衷,这些她觉得没有过多解释的必要,时间会证明一切。“没有这些做经济支撑,怎能长期地去践行理想。”

  最近,梅静开始做基于本土的文创产品,比较成形的是“松果儿砚”和“丝巾”。梅静介绍,“松果儿砚”是把易县最悠久的制砚文化与最独特的崖柏木雕相结合,制成一款既实用又可爱的新文房。这款作品自然典雅、温婉可人,充满天真的构思,方便携带又做工精细,最关键的是它寄托了复兴故乡文化的理想,能把听松的故事与故乡的文化带给远方的游客。“丝巾”的独特之处是它的花纹取样来自于清西陵文物上的花纹样式。梅静向记者展示了一本写生的册页,用手指着“这是泰陵龙凤门影壁背后的花心,这个是三面石牌坊柱础上面非常精美的一副螭龙的图画,我觉得这是清西陵最美的雕刻。”

  光看册页不过瘾,带上写生的东西,梅静带着记者来到清泰陵,在明楼的一个石阶上面,一只凤凰的大理石吸引了她的注意,她停下来,拿出画笔和砚台,开始飞速地将这只凤凰画到纸上,一边画一边惊叹古人的工匠精神。“这些细小的花样图文,大多被游客们忽略掉了,这些细节更需要传播出去。”梅静说。


news_4362_97222c4c5e8a548c945836592d4d75b6.JPG

■她设计的文创作品,都包含了当地的文化因素


对话

想为返乡人搭建践行理想的平台

  ■记者:为什么会选择离开城市回到家乡?

  ■梅静:我为什么回到家乡做事,我想是因为自然,还有自然的人们。第一我是从乡下长大的孩子,也希望旷野山川会给我的孩子开阔的宇宙意识,大自然会让她形成最原始的审美观。第二受祖辈的影响,虽然如今守陵的意识在逐渐淡化,大多数守陵人的后代们也逐渐随着时代的发展离开家乡,但我想为家乡做些事情,这是我祖辈守护的地方。我想让听松能成为返乡人在故乡践行理想的平台。

  ■记者:清西陵里有哪些让你最有感触的地方吗?

  ■梅静:我觉得最有感触的是泰陵里的透风墙。小时候经常跟随父亲给清西陵做修护,现在泰陵里的透风墙还是父亲雕刻的,透风墙上的花纹也是我画的。我从小就喜欢画画,父亲经常带我去故宫看图样,清西陵的透风墙损坏后,我和他根据故宫的透风墙花样,又查看了清西陵资料,最后画出现在的图样,每次来我都会特意看看她们,觉得很亲切。

  ■记者:清华毕业选择回到农村,辞掉国企工作回乡创业,你或者父母心理上的落差是怎么克服的?

  ■梅静:身为一名清华学子,我不想大树底下好乘凉,回乡建书院,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父母的话,只能说是“比较”支持。其实我也知道他们也在承受邻里乡亲的一些“清华毕业的也没多大用处”等刺耳的话语带来的压力,但父亲说,被我当时铿锵有力的、诚恳的话语打动了。书院筹建之初,我正在怀孕,我把书院的设计图纸交给父亲,一年时间他都住在书院后面的小院中,帮我监工,从行动上给我支持。

■文/河北青年报记者朱丽娟

■摄/河北青年报记者王勇博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