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全国政协委员、河北省文化厅厅长张妹芝——

设立地方戏曲剧种扶持专项资金

2017-03-10 17:10 作者: 胡育琛

在石家庄市鹿泉区,中老年人一提起“丝弦”二字,大都能哼上一两句,有的甚至能大段大段地唱。这种高亢、悠扬又略带悲壮的鹿泉“小丝弦”,在当地人心中有着挥之不去的情结。“保定有宝,老调不老”——这句褒奖“保定老调”的话让人热血沸腾,但不得不承认,这句话除了对“保定老调”的肯定,也隐含着对其传承和发扬的无奈。“现在,河北有21个剧种分别只有1个演出团体,且多为民营,戏称‘天下第一团’。”全国政协委员、河北省文化厅厅长张妹芝接受采访时表示,戏曲是民族文化瑰宝,地方戏曲剧种需要保护和扶持,不能眼看着它没落下去。


现状

地方戏曲剧种传承状态令人担忧

在网上,一提到地方戏,网友们无一不是怀念和遗憾——“戏曲千万种,最爱是丝弦,可惜现在几乎听不到了”“小时候在家最爱听的是深泽坠子,满满的乡愁”……

我省是戏曲大省、文化大省,为中国戏曲艺术的传承发展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人才。数据显示,我省共有29人获得33个中国戏剧梅花奖,无论是人数还是获奖数量,均在全国名列前茅。

然而,目前很多剧团却面临着后继乏人的大问题。“戏曲演员收入低、付出与收入不成正比,是很多优秀苗子不来学戏的最大原因。”蔚县晋剧团团长司珍表示。

全国政协委员、河北省文化厅厅长张妹芝表示,中国戏曲起源于原始歌舞,经汉唐、宋金、元明清到新时期以来的漫长历史积淀与发展,形成了完整庞大、特色纷呈的综合戏曲剧种体系。

其中,不同地方戏曲剧种凝结着相对地域的风土习俗,为一定范围的受众所喜闻乐见,是“活态”的传统文化表现形式,是表现和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和主要构成部分,是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

近些年,国家和各级政府对地方戏曲的扶持力度持续增强。从戏曲影像音像工程的实施,到舞台艺术精品工程、政府购买公共文化服务的扶持,以及国家艺术基金的资助推进,地方戏曲繁荣与发展的外部环境越来越好、投入机制越来越健全。

但从更基层、更长远的角度分析,由于受市场、观众审美情趣、现代娱乐形式多元化等多种因素的冲击,传统戏曲的全面振兴、大众消费还差强人意,地方戏曲剧种尤其是濒危剧种保护、延续与生态传承的现状令人担忧。


我省有21个剧种陷入濒危境地

张妹芝委员说,2015年7月,文化部启动了全国地方戏曲剧种普查工程,以两年为期限,对各省区市所辖区域内地方戏曲剧种的数量、形成发展历史、艺术特点、分布和流布地区、生存现状、演出团体、人才状况、演出剧目等,进行全面的普查和统计。旨在通过翔实的数据摸底,为科学制定戏曲扶持政策提供依据和支撑。

去年,在全国戏曲剧种普查办公室指导下,河北省艺术研究所历时近一年多的全省地方戏曲剧种普查工作,经过全省上下、各级部门共同努力,已于近日基本完成。

据了解,目前全国地方戏曲剧种上报总数有400多项,而仅河北省通过此次普查就有48个剧种(含皮影戏、木偶戏)、749个演出团体录入全国地方戏曲剧种普查信息平台,这些剧种类型多、发展差异性大,具有较强的例证性和代表性。

通过对全省剧种的普查分析,一方面看到了地方戏曲剧种分布广泛、特色鲜明,多样式呈现、生态化传承的生存活力和发展态势;另一方面也发现了戏曲剧种在均衡发展、政策扶持、资金投入、人才培养等方面,亟需关注的隐忧和问题。

“普查发现的48个剧种,除评剧、河北梆子、丝弦、京剧、豫剧、晋剧等6个大型剧种,因受众面广、依托表演团体多、流动区域广而相对发展良好外,其他剧种多处于濒危保护的边缘。”张妹芝委员告诉记者,目前我省有21个剧种分别只有1个演出团体,且多为民营,戏称“天下第一团”;《中国戏曲志·河北卷》(1990年)中记载的13个剧种已没有演出团体,传承和保护的阵地缺失,处于封闭区域内自生自灭的生存状态。


有14个小型剧种随时可能消亡

张妹芝委员告诉记者,目前许多剧种主要依托民间班社松散生存,受演出团体、演出场次、演出规模等限制,在享受政府购买服务、舞台精品工程、惠民演出补贴等方面处于劣势(或空白),路径不畅。

一些小型剧种生存主要依赖非遗保护政策,但非遗保护也未能予以全部覆盖。在全省48个剧种中,有21个剧种列为国家级非遗项目、13个剧种列为省级非遗项目,另有14个剧种享受不到省级以上非遗政策的保护,处于随时可能消亡的濒危境地。

张妹芝委员说,多数剧种的常演剧目靠口传身授延续,传统保留剧目多,新创改编剧目少,不能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没有剧目创新,很难做到有效传承和发展。

此外,个别剧种传承人员老化、年轻人才断档、后继无人也加剧了一些剧种的消亡和衰退。


建议

建立地方戏曲剧种分级保护制度

为此,张妹芝委员专门写了一份关于对各类地方剧种扶持和保护的提案,提交到了今年全国两会。

张妹芝委员建议,制定国家地方戏曲剧种传承发展总体规划。从国家层面对剧种保护的总体构想、基本思路、机制建设、政策保障、资金投入、人才培养等进行顶层设计,加强规划和引导,确保整体布局、有效推进。

探索建立地方戏曲剧种分级保护制度。对现存各类地方戏曲剧种,可以参照珍稀动植物保护分类或文物保护单位分类方式,按照珍稀度、影响力、生存现状等标准划分不同的保护类型,进而对应制定不同的保护和发展政策。比如,对活力较强的大剧种,鼓励在传承中创新、在创新中发展;对濒危的小剧种,以抢救性保护为主、注重挖掘整理。

制定出台地方戏曲剧种保护的规范标准。依据地方戏曲剧种的发展脉络、区域流布、种属类别,进行科学的整合归类,规范地方戏曲剧种名称、唱腔、流派等相关信息,为地方戏曲剧种的准确界定和同类保护制定细化标准和规范程式。

在具体方法上,可与非遗保护注重地域个体相区别,侧重对类别的区分和集中扶持,与非遗保护政策互为呼应和承接。


加大对各类演创人才的培养力度

张妹芝委员同时建议,加大对地方戏曲剧种发展的资金支持力度,设立国家和省级地方戏曲剧种扶持专项资金。

依据剧种种属、保护等级、受众情况和生存现状等,从史料挖掘整理、剧目生产创新、剧团演出推介、剧种宣传推广等不同环节,分等级进行差异性资金资助。对小众和濒危剧种进行适当资金倾斜。

在继续加大对大型剧种扶持的同时,适度降低标准,将小型濒危剧种纳入精品生产扶持和“戏曲进校园”、惠民演出等政府采购项目的总盘子,进行保护性和推广性扶持。

加大对各类剧种演创人员的培养力度。建立工作机制,激励国有剧团为县级及民营剧团、民间班社等基层演出单位培养人才;支持各类戏曲院校对地方剧种生源招生给予减免学杂费、住宿费等政策扶持;加大对非遗剧种传承人的引导和资助,鼓励发挥“传帮带”作用,培养更多人才等,多措并举,解决各类剧种人才匮乏、后继无人的问题。

■文并摄/河北青年报特派北京记者彭丽晗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