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截至昨日12时,九寨沟7.0级地震已致20人遇难;当地已转移人员超7万——

生死营救:这些普通人感动你我

2017-08-11 10:44 作者: 李若星

截至昨日(8月10日)12时,8日21时19分发生在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九寨沟的7.0级地震已致20人死亡,431人受伤(其中重伤18人)。地震发生后,各方聚力前行,截至10日13时,阿坝州已转移疏散滞留车辆13116辆,转移游客、务工人员约7.1万人;截至10日16时,转移安置震区群众9000多人。根据多家媒体报道,在抗震救灾中,有不少感人的故事:有武装部职工与战友为疏通“生命通道”、救助被困游客,30多个小时没合眼;有武警官兵将包括伤员在内的150名被困游客,安全背到转运点……


news_3434_344693b66640d217373660822416b244.jpg

官方发布

地震已致20人遇难

据四川省政府新闻办通报,截至10日12时,九寨沟7.0级地震已致20人死亡,431人受伤 (369人在九寨沟县受伤、62人为松潘等县出现的伤员),其中重伤18人(17人已转至成都、绵阳救治,1人暂在松潘县医院救治)。

据新华社报道,地震发生后,武警交通部队迅速调集386名官兵、122台套装备,抢通保通灾区道路。10日上午,新华社记者由301省道进入震区,途中两侧不时有碎石落下,道路两旁堆有不少因地震折断的树木及压扁的汽车残骸。武警官兵正用挖掘机等清理。

据了解,进出九寨沟景区共有三条路,以景区至黄龙机场、成都的301省道毁伤最重。目前,武警交通部队正对这条道路清理拓宽,以保障运救援物资车辆进入灾区。

另据公安部交管局10日通报,目前从四川绵阳、甘肃文县通往震区的主要道路全线畅通。


news_3434_dfdcbce5751e34decde2dc6c2fb9bf8c.jpg

已转移约7.1万人

地震发生后,各方聚力前行。据四川省公安厅统计,截至10日13时,当地交警部门已向松潘、广元、平武,甘肃文县方向转移疏散滞留车辆13116辆,转移游客、务工人员约7.1万人。公安部交管局10日晚间也发布了同样消息。

阿坝州民政部门初步统计,截至10日16时,转移安置震区群众9000多人。

来自四川省政府新闻办的消息,九寨沟县排查隐患点227处,其中变形加剧点9处,新增隐患点33处,巡排查工作正加快推进。

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已获取首批震区震后高分辨率航空和卫星影像,并已送至国家和四川救灾部门,用于指挥决策和抢险救灾。

10日,中国地震局地震现场应急指挥部派出16个小组,前往震区开展烈度评定和灾害调查。灾评小组初步判断震中地区烈度达8度。专家表示,地震烈度从1度~12度,7度以上就为破坏性地震;地震烈度8度表明,当地房屋倒塌、遭受严重破坏。同日,四川省文物局也通报,文保人员在此次地震中无伤亡报告。经初步排查,九寨沟12处古建等建筑受损;松潘县古城墙和红军长征纪念碑碑园墙面裂缝,其他文物点受损情况正在排查。


地震亲历

父亲被卡车内遇难前将孩子推出窗

据报道,遇难者中有一对来自武汉的夫妇——5日,吕某及妻子叶某等一行10余人参团前往九寨沟。“孩子放假了,希望带出来看看。”吕、叶的姐夫万先生说,这是他们首次到九寨沟。

地震发生当晚,大家坐大巴返回酒店。当7.0级地震袭来后,巨石随震动滚落,砸中车尾的叶某、吕某。吕某被卡车内,他们的女儿被叶某用身体护在中间。

司机和导游拿安全锤开始砸玻璃,帮助游客快速逃生。来到车尾,吕某手指车窗,示意司机和其余游客砸窗救人。很快,他们的孩子被拖了出来。叶某和吕某因失血过多,离开人世。“临死前,吕某将上六年级的孩子推了出去。”有媒体引述万先生的话报道说。


从震区开车回老家多用近一倍时间

“这场地震毫无征兆,吓死我了。”9日20时,历时近11小时从九寨沟返回老家四川江油的沈星祺(化名)说。

地震发生当天,沈星祺到九寨沟县漳扎镇看望丈夫。“我正在床上看电视,突然房子和床抖动起来,马上就没电了,我和老公搀扶着摸黑跑了出来。”

天一亮,沈星祺夫妇就开车往江油赶。“不少人都开车往外走,一路都有各部门和民众的救援点给灾民安排免费吃喝,反正一路都能看见来救灾的。辛苦武警官兵了,每次他们都在最前线,而且他们还是孩子。”9日晚,沈星祺回到老家,“以往这段路开车最多6小时,但当天多用了近一倍时间。”


救援故事

80余武警战士帮助150名游客脱困

地震发生后,松潘县武装部职工李定勇和70多名战友接命令,从距震区约80公里的松潘县城前往震区疏通301省道。

新华社记者10日见到李定勇时,他已30多个小时没合眼了。李定勇回忆,地震当晚他和19名战友徒步探路,“省道附近一个旅游村里约有40多名游客,我们救出几名伤员。从路旁两辆被巨石砸得变形的大巴里背出了两具遇难者遗体。”从8日晚12点开始,李定勇和战友们走了60多公里,一路搜救伤员,搜寻车辆,直到9日11点才到达灾区。

和李定勇一样,四川阿坝特警二大队的大队长马悌在地震发生后,也与80余名战友从阿坝的马尔康镇出发,沿301省道前往震区解救游客。他和战友最终将150多名被困游客安全带至转运点。“很感激这些武警战士!”一名被救游客说,“他们把我们一个个背出来,给伤员喂水喂饭。他们围成人墙让我们通过塌方处。没他们,我们不知要怎么走出来!”


告别待产的妻子辅警紧急奔赴岗位

8日21时许,江油市辅警岳霖在当地医院产房门口焦急等待着——他的妻子当天分娩,孩子马上就要出来了。

21时19分,九寨沟县发生地震的消息传来,岳霖被单位紧急召回。因为他的执勤点是成都经绵阳进入九寨沟主要通道。地震发生后,大量救援车辆、物资及从震区撤离的游客需从此经过。

岳霖离开后没几分钟,他的妻子和孩子就从产房被推了出来,而此时的岳霖已在赶往执勤点的路上了。

被紧急召回的不仅仅岳霖一人。一名四川特警临出发前在朋友圈发帖:“宝宝,你要乖,还有更需要爸爸的地方。你在家乖乖的,等爸爸凯旋!”


每一个志愿者都是震后的“避风港”

昨晨,九寨沟县城中心广场,志愿者何娇,游走于游客中间,安抚他们的焦虑、解答他们的问题。她的手机里一个500人的志愿者微信群,时不时弹出“牛奶送完了”“水送完了”消息。

地震发生以来,在安置点、路边、医院,总有志愿者的身影出现,给车辆指路、送水送饭、守护伤员。何娇说,8日半夜,她往县政府走,看到很多志愿者从那里分批走出来,也没人组织。“我就建了一个群,把志愿者拉进来分分工,搭帐篷、救伤员。”何娇说,到9日中午,这个群就发展到了500人的规模。

在九寨沟,社会各界都在伸出援手。超市提供水和牛奶,政府提供救灾帐篷和被子,一些本地餐馆和学校食堂免费向伤员供应一日三餐、由志愿者送到受灾群众的手上。“除了公安、政法力量,地震后志愿者是很必要的补充力量,体现了人民群众主动参与抗震救灾的精神。”九寨沟县政法委书记谷文勇说。


19岁外来务工人员抱女童冲出饭馆

今年6月份,甘肃陇南市文县19岁的孙文昌高三毕业后,来到九寨沟县漳扎镇一家连锁酒店打工。

地震发生时,孙文昌正在酒店附近一家饭馆吃饭。“摇起来时饭馆突然停电,人群瞬间混乱,有哭的,尖叫的,一个小姑娘悄悄站到了我身边。”孙文昌回忆说,“她不到1.2米的个子,怎么跑?”摇摇晃晃那一刻,孙文昌凭本能反应抱着小女孩冲出了饭馆。

孙文昌陪着小女孩站了一会儿,女孩的家长匆匆找寻过来,孙文昌转身离开了。一返回酒店,他就帮忙疏散游客,“当时酒店八十多间房都住了人,是在交警帮助下全部转移完的。”


热点释疑

九寨沟地震发生后仍有强余震可能

据中央气象台预报,10日~12日,九寨沟震区最低气温17~20℃,最高气温28~30℃,风力小于2级,利于救援工作开展。但10日夜至11日白天有小到中雨,易引发地质灾害。

那么,这次地震对九寨沟有多大影响?专家表示,目前九寨沟所发生的余震活动相对较弱,相当于一直未释放开。这种情况下,后续会有强余震起伏的可能性,是否达到6级仍有待确定。

另外,四川省水利厅通报,根据实地查勘,九寨沟震区及其周边县域并未形成堰塞湖。

■文/新华社、央视、央广、《法制晚报》、《北京晚报》

■供图/新华社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