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带孤儿院孩子回家过年”追踪:孩子们爱上了串门过年

2017-02-17 11:42 作者: 王丽

年前,本报联合赵县孤儿院发起了“带孩子回家过年”的活动,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有21个孤儿院的孩子被志愿者带回家过年。

这两天,孩子们陆续回到了孤儿院。这个春节,孩子们过得怎么样?本报记者再次联系了孤儿院的老师和志愿者,听他们讲述孩子们不一样的春节。


news_271_817dc9d7bb23c25af52e78ccb73bfe90.jpg

■徐伟华一家和恩宏(左二)一起吃团圆饭

进展

21名孤儿、弃儿已陆续回到孤儿院

这两天,赵县孤儿院一下子突然热闹起来了,因为外出“串门过年”的孩子们陆续都回来了。“我去北京玩了”、“我去游乐场了”、“我去大超市”……回来的孩子们难掩心中的兴奋,穿着过年时的新衣服聚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讨论个不停。

21个不同性格的孩子,20个不同的家庭,在刚刚过去的春节里,上演了一出感人的亲情剧。

孤儿院的老师建立了一个微信群,所有领孩子回家的志愿者都会在群里汇报孩子们的动向。

吃好吃的、坐铛铛车、逛庙会、参加家庭聚会……春节期间,记者每天都能在群里看到孩子们的笑脸。

“明年还想去吗?”每次听到有人这样问,孤儿院的孩子们总会腼腆地笑笑,并点点头。问他们“为什么?”,他们总会给出相似的答案,“好玩”。

3岁~8岁的孩子还不会表达什么,有人陪着玩,有人对自己亲,他们就会放下心中的包袱,敞开心扉去接纳这个友好的家庭。


news_271_05ae8b5d3a532d843657885366da3829.jpg

■志愿者送孩子回孤儿院,孩子依依不舍哭了

平抚孩子情绪回归正常生活

在孤儿院里,孩子们过的是集体生活,得到的东西也是平均分配,但在志愿者家就不同了。

孤儿院的魏老师向记者讲述了其中的缘由,在志愿者家,基本上都是好几个大人守着两三个孩子,孩子们得到的爱和关注都比较多,“孩子们对这些特别敏感,他们能感觉到别人对他们的爱。”

记者还注意到,参与报名的志愿者家庭家境一般不错,孩子们在物质上得到了更好的满足。所以,不少网友和爱心人士都有一个担忧:再次回到孤儿院,孩子们心理会有落差吗?

很快,记者就从孤儿院老师和孩子们的身上得到了答案。回到孤儿院,孩子们见到老师和其他哥哥姐姐弟弟妹妹,第一句话都会说“我回来了”。

老师们会抱起或蹲下,和孩子们交流,“在阿姨家高兴吗?”原来,从潜意识里,无论是孩子还是老师,都已经把孤儿院当成了“家”。

去志愿者家过年,就像普通人去串亲戚。过完年,孩子们就该离开亲戚家,回到爸爸妈妈弟弟妹妹身边,回归自己原来的生活。“接下来,我们会让孩子们收收心,写写作业,以一颗平常的心继续的生活。”魏老师说,去别人家过年的经历对孩子来说都将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news_271_71b44c5c722fca8775746be01f707d2e.jpg

■春节后,孩子们回归了正常生活

特写一

陪着“高速爸爸”守护万人回家路

今年四岁的恩恒是个弃婴,出生时不足三斤并患有先天性唇腭裂,从小在赵县孤儿院长大。

今年春节,因为本报“爱心家庭带孤儿回家过年”的活动,恩恒第一次离开孤儿院,跟着“高速爸爸”一起过年。“高速爸爸”叫苏俐,是河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路政总队副大队长。“妈妈”李雪也是一名高速人,春节期间要在沧州值守。参加工作以来,为了守护高速路,苏俐从没有回家过过年,更没有陪13岁的女儿吃过一顿年夜饭。

年前,苏俐看到本报征集志愿者家庭的报道后,第一时间联系孤儿院和报社,想带一名孤儿回家过年。“两种孩子最怕过年,一种是孤儿,另一种就是像我女儿一样不在父母身边的孩子。越是过年过节他们心里越是凄苦。”苏俐说,“今年难得有机会陪女儿,就想着让恩恒也和我们一起过个团圆年。”

早在1月中旬,孤儿院的孩子恩恒就被苏俐带到了工作地遵化,同行的还有苏俐自己的女儿苏一诺。到遵化的第三天,下了一场大雪。一大早,恩恒看见苏俐在清理积雪,他也拿起扫帚有模有样地扫起了雪。

晚上,苏俐特意给在雪地里跑了一天的恩恒烧了洗脚水。苏俐说,自己在高速上执法多年,经常被冻到全身僵硬,回宿舍以后能用热水泡泡脚感觉真好,他希望能将这份幸福感传递给恩恒。

跟在换班的收费员背后找守护高速的“爸爸”、和姐姐在后院堆雪人、照相时没看到姐姐的身影而分了神……虽说只短短相处了几天,可恩恒的心里早已认可了苏俐一家人。

过年这几天,有了“爸爸”和姐姐的陪伴,恩恒的胃口似乎特别好。看着吃早饭时狼吞虎咽的恩恒,苏俐不断提醒,“慢点吃,不着急。”

苏俐说,孩子特别懂事,从来不剩饭,就是一颗米粒也要捡起来,而且看见地上有个纸片、烟头什么的,赶紧就捡起来扔进垃圾桶,“希望有机会再和恩恒一起玩”。


特写二

临下车抱着“妈妈”大哭

来自市区的志愿者徐伟华家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再加上来自孤儿院的小男孩恩宏,刚过去的春节她是“累并快乐着”。

在爷爷奶奶家看了一上午电视,下午玩了一下午托马斯,晚上看熊出没电影,电影后在麦当劳吃宵夜,初一更是任性玩一天……徐伟华在朋友圈里了晒出了三个孩子的日常。

对普通家庭的孩子来说,这些游乐项目在过节期间非常平常,但对一个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来说,“算是见了大世面”。

恩宏的听力有一些问题,平时话也不多,但徐伟华能从孩子的眼里看出激动和兴奋。三个孩子一起买衣服、一家子吃个年夜饭、一起去姥姥家串门……恩宏和徐伟华一家过了一个普通又特别的春节。“每人付出三分之一的爱给你,你就拥有了一份完整的爱。”互相谦让、互相关心,徐伟华说,她对自己两个孩子的表现也非常满意。但恩宏的懂事更让徐伟华一家心疼。有天早上,恩宏碗里剩了一些粥,徐伟华像对自家孩子一样提醒恩宏“好孩子不要剩饭,就这一点了,喝完它”。

毕竟还只是个6岁的孩子,一直被徐伟华表扬的恩宏,第一次被批评,感觉自尊心受到了伤害,突然哭了起来,自己坐到沙发旁不再说话。对孩子要一视同仁,该严厉就要严厉,徐伟华想要看看恩宏会怎样,就一直也没去哄他。

转眼到了中午,当徐伟华喊“吃午饭了,谁帮妈妈拿碗筷”时,只有恩宏自告奋勇地去帮徐伟华。“这么大的孩子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知道了对与错。”短短几天的相处,三个孩子成了好朋友,徐伟华也跟恩宏产生了深厚的感情。

春节假期的最后一天,徐伟华要把恩宏送回孤儿院。来时,一个收纳箱轻轻松松,走时变成了两个,姥姥恨不得把家里的所有玩具零食都给恩宏带上。“恩宏,回来了。”当孤儿院的门卫跟恩宏打招呼时,恩宏一下子不对劲了,抱着徐伟华哭了起来。“到现在心情都很沉重,特别心疼孩子。”徐伟华说,她想正月十五把恩宏再接回家,如果不允许,他就带着两个孩子去看恩宏。 

■文/河北青年报记者赵赛

■摄/河北青年报记者崔靖通讯员郭健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