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创客马馨韵:“自娱自乐”的手作人

2017-07-19 10:46 作者: 何雨佳

  元代“四大家”之一的倪瓒认为,绘画应表现作者的“胸中逸气”,不求形似。正所谓“仆之所谓画者,不过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娱耳。”然而,倪瓒的这番自娱自乐,不仅让他成为中国古代山水画的大家,还收获了一大票“迷弟”“迷妹”。

  现在,自小学画的马馨韵不仅是倪瓒画风的推崇者,其创业历程也颇有“自娱自乐”意味。她说,尽管创业大部分是为了商业盈利,但她坚持要为自己保留艺术创作的“自留地”,不只为营利,而想让更多人体验手作的快乐,让艺术变得有价值。

  在旁人看来,她的这份坚守无疑是在阻碍商业成功,但她就是个“慢性子”,情愿播下一颗文艺的种子,静待花开。

news_2994_19dd95979f450b436a112820f2b3b807.png

  马馨韵,石家庄人,生于1992年,景德镇学院2010级,“雲林造物”品牌创始人。


经历

受景德镇市集模式启发

  马馨韵和她的“雲林造物”工作室,“隐居”在省会青园街105号的青园工坊里。说它是“隐居”,因为这里虽离繁华街区不远,但却要穿过几幢居民楼才能找到,稍一闪身,也许就错过了。

  正值暑期,青园工坊要比平时喧闹许多。这里正举办一场连续7天的手工体验周,不大的工作室里满是奔跑嬉闹的孩子。

  工坊的一角,马馨韵正在工作台上旁若无人地描画着一个扇面。

  长裙垂地、碎发掩面,勾线笔细细勾勒……眼前的马馨韵完全就是一副文艺女青年模样。“今天小暑,我正好没课,就给自己做个扇子,留做纪念。”马馨韵笑着说。

  马馨韵毕业于景德镇学院陶瓷绘画专业,是同学、朋友公认的文艺范儿才女,绘画、插画、书法样样精通。她说她最早的绘画启蒙老师是她的姑父。马馨韵姑父在省内是位颇有名气的画家,“小时候常去姑父家玩,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如同陋室般的家里挂着满墙的山水画,那时我就觉得,这简直太美了。”

  后来,马馨韵考入景德镇学院,学习陶瓷绘画。

  陶瓷绘画与寻常的绘画不同,多是拿着画笔蘸着油料在瓷板上作画。由于颜料成分和作画载体不同,创作者很难将在纸张上作画的经验移植到光滑的瓷板上,稍不留意,运笔力度掌握不好,作品就毁了。一开始,马馨韵并不喜欢这手艺,“路边阿姨的手艺都比我好,难道我只是为了学一项当地人都会的手艺?”

  可看多了陶瓷,马馨韵逐渐发现,传统艺术的美感深邃而难以言喻。此外,景德镇成体系的艺术品交易模式也让马馨韵颇有感触,“当地每年举办评奖活动,金奖作品可免费获得一个当地年度大会的展位,这样就可吸引到商家。此外,近期刚在石家庄兴起的市集模式,在景德镇早已成熟。”马馨韵说。当地手艺人的作品既可用来评奖,也可到市集上售卖。“印象特深的是,我大三时的第一件作品得了个金奖,然后卖了2000元。”也就是在那时,马馨韵感受到了艺术是可以有看得见的价值的。


创业

首创庄里的海娜手绘

  由于从小学画,1992年出生的马馨韵不同于其他年轻的90后女孩,她看起来安静、温雅,而骨子里却叛逆、独立,满脑子都是奇葩点子。

  大学毕业后,恋家心切的马馨韵回到石家庄。和普通大学生一样,她尝试过求职、上班。“回到石家庄后,我找了一份广告平面设计的工作。”马馨韵说,突然很“规矩”的生活让她十分不适应,当时只会用纸笔画画的马馨韵对电子绘画板等简直一窍不通,为了适应职位,她专门去学了Photoshop。

  坚持半年后,马馨韵突然觉得,这样墨守成规的生活会消磨掉艺术灵感,2015年初,马馨韵选择辞职创业。

  由于石家庄的陶瓷行业较南方发展空间有限,马馨韵依靠自己扎实的绘画功底,最后选择做一名海娜手绘师。“双生”是她为工作室起的名字。“好像我的身体里存在着两个人,同生同存。”

  海娜是一种短时间保存的人体绘画,颜料可在皮肤上存在几天或几个星期之久,是中东、印度女人最主要的体绘装饰手法。一名好的海娜手绘师,不仅要会画,还要控制好颜料挤出的力道。

  然而,比技术更难的是推广。作为石家庄第一个海娜手绘工作室,如何让大家认识并接受?

  于是,马馨韵联系了一个个咖啡馆和酒吧,不分白天黑夜的为客人免费画。“那会儿白天在咖啡馆,晚上再去酒吧,一天能不间断地画十几个小时,经常是晚上3、4点才收工。”马馨韵说。

  由于酒吧灯光昏暗,而海娜的绘制又不能相差毫厘,到了半夜,马馨韵经常是用眼过度,一边画一边流泪。收工后,她的手指也因长时间弯曲而无法伸直,只能回到家一根根捋直……

  坚持了两个月,工作室生存下来了。回头客越来越多,一天能预约十几单,夏天旺季时每月能赚5000多元。


转型

从单一手艺到手作培训

  当印度海娜手绘日益成熟,马馨韵却想“放弃”了。“一个图案都画了几十遍了,对我来说没什么挑战了。所以我想转型,尝试一下不一样的。”马馨韵开始尝试从传统的手艺转向手工培训,“我只卖手艺,不卖产品。”

  与草木染结缘是场意外。在省博物院的一次展览中,蜡染、扎染等蓝底白花的传统印染工艺令马馨韵感到十分惊艳。“这种蓝白的配色和我大学时最喜欢的青花瓷如出一辙。”马馨韵说,她始终对景德镇4年的求学经历念念不忘,对陶瓷绘画等中国传统手工艺痴迷,依然想着回归到老本行。

  马馨韵说,蜡染、扎染是我国古老的少数民族民间传统纺织印染手工艺,是以天然织物剪裁染色,将蓝草精华凝聚为浓妆淡抹的深蓝浅色。

  为学好草木染手艺,去年冬天,马馨韵专门去四川美院学习,还和朋友一起去苗寨学习最古老的技法。“雲林造物”就这样产生了。

  提到这个有意境的店名,马馨韵说,雲林取自元末明初画家、诗人倪瓒的别号云林子,是她上大学期间非常喜欢的一位画家。“雲林造物”取倪瓒的名号,寓意云中得物,如小鹿入林,不胜欢喜。临摹其疏淡山水,临其仙人意境,追求本真,以匠人心性琢磨手工,也正是马馨韵追求的理想创作状态。“雲林造物”工作室目前经营的品类有用扎染、蜡染工艺制成的围巾、抱枕、杯垫、手机壳、茶席等手作,氤氲仙气,别有意境。

  教授课程上,“雲林造物”有一对一精品课程,还有周六、日小型培训沙龙。在马馨韵看来,“雲林造物”能带给大家更多欢乐,提升人们的艺术修养,就是她最开心的事情。


坚守

商业要与艺术创作并存

  创业至今,马馨韵的工作室只做预约生意,将剩下的时间留给自己,读书也好,画画也好。

  马馨韵说,无论何时她都有两个坚持,一是画,瓷板画也好,海娜也好,“雲林造物”工作室中一系列的课程也好,都离不开绘画;二是为自己留出创作的时间。“我也需要通过不断学习、创作来提高自己。”

  在学习这件事上,马馨韵向来舍得“下血本”。为了将图腾和茶具联系起来,她去学了茶艺;为了了解瓷器修复,她去学了金缮;她还学传统印染……艺多不压身,日前,她和省会另一手作人一起办起了手工周,两个人加起来一共可教21项手艺。“我虽然靠着艺术赚钱,但我心里还是有自己想守护的部分。我觉得,如果把艺术仅仅是当做商品卖了,根本无法体现这项艺术的全部价值。但如果让每个顾客都能经历和体验作品产生的过程,艺术的价值才会放大。两种方式相比较,后者带给人的快乐更多。”马馨韵说。


对话

  ■记者:你毕竟是创业,这么“任性”不怕赔钱吗?

  ■马馨韵:我既然选择创业,肯定也要养活自己。不过我对于成功并没有什么目标,钱挣多挣少是其次,我作为一名手艺人,更希望自己的手艺被大家认可。有人曾劝我,直接做成品销售更直接、更快,但我更希望大家接受艺术,通过我的教授让大家感受到创作的快乐。

  ■记者:在石家庄想实现艺术创业,是否有难度?

  ■马馨韵:特别难。可以说,如今文盲是没了,可美盲还不少。石家庄喜欢艺术的人还是零零散散的,没有形成体系,包括消费群体也是,这让不少手作人难以为继。此前有位和我一起去过很多地方的朋友,去年撑不下去了,去了北京。我希望我可以带动一部分人,哪怕仅是一小部分。


专家点评

■河北省科技企业孵化协会秘书长李靖

艺术创业也可搭乘“互联网+”

马馨韵是个有情怀的创业者。她把对生活的热爱与对艺术的追求融入到创业项目中,同时,再利用她的创业去带动和感染周边的人,让更多人热爱传统文化。但现实情况是,她的创业项目受众面较小,是个小众市场,想要在一个地方做大着实不易。

我建议她可通过“互联网+”的形式,在线上面对全省甚至全国进行推广,进而从全国范围内招生,将喜欢传统文化、热爱艺术的人聚集起来,参加她的培训。同时,在教会大家技法之后,还能到其他地方去开连锁,把创业触角伸得更远。这样的话,才可能实现她的规模效益与规模经济。

马馨韵的创业不仅是实现她的个人经历,更多是实现了社会价值。而社会价值需要我们更大范围的去推广、普及,这样就可以把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结合,把事业做得更好。我们的有关部门也要多加扶持,多多鼓励年轻人的创业热情。

■文并摄/河北青年报记者王玎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