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赵州桥26件石质文物得了18种病害

赵州桥:文物大夫驻守3年诊治古桥珍宝

“天下第一桥”——赵州桥
2017-08-04 11:01 作者: 胡育琛

赵州桥又称安济桥,坐落在河北省赵县洨河上。建于隋朝大业年间(公元605年-618年),由著名匠师李春设计建造,全桥用青石(石灰石)砌成,全长64.4米,高8.65米,宽9米,跨度37.02米。大桥洞顶上的左右两边各有两个拱形的小桥洞,石桥修建距今已有约1400年的历史,桥面、栏板等构件历代都有修缮。

news_3319_b1a9d62868922bf982556e090698f592.JPG

“百尺高虹横水面,一弯新月出云霄”,这是明代诗人祝万祉赞美赵州桥的诗句。赵州桥作为石家庄市赵县的一张“古城名片”,凭借其巧夺天工的工艺,令世人瞩目。然而历经1400年风雨沧桑,赵州桥的桥面、栏板等构件因为自然灾害等破坏,历代都有修缮、更换,部分更换下来的栏板、构件现如今都收藏于赵州桥景区陈列室。

由于环境潮湿、阴冷,这些文物病害严重。通过对文物进行全面细致的调查,全面了解了石质文物病害的种类、分布情况和残损程度,共发现有18种病害。为修复赵州桥的石质文物,“文物大夫”梁书台驻守3年,和同事们修复馆藏石栏板及构件共计26套,现在修复工作已近尾声,预计9月份可对游客开放。


现状

26套馆藏石栏板、构件病害严重多达18种

news_3319_7dd9269bd1f4ae6615f9c36a8ae44adb.JPG

■修复好的文物将很快和游人见面

桥下河水流淌,河岸两边绿树成荫,草地中间点缀的小花随风摇曳,像是在与来往拍照的游客点头示意。“天下第一桥”“国宝”……享誉全球的赵州桥被人们赋予了很多称号,70多年前,中国著名建筑史学家梁思成在经过实地探查勘察后惊讶地说:“赵州桥结构所采取的方式,说明其建造者对工程力学方面有非常的了解,表现出一种极其近现代化的、进步的工程精神。”1991年,赵州桥被美国土木工程师学会认定为世界第十二处“国际土木工程历史古迹”。

8月2日,天气虽然炎热,但赵州桥景区的游客并不少,大家纷纷在赵州桥附近合影留念。而景区陈列室大门紧闭,门口标有“游客谢绝入内”字样。

赵州桥馆藏栏板的修复工作就是在这里进行。河北省文物保护中心科技部副主任、研究员梁书台介绍,赵州桥文保所馆藏石栏板及构件共计26套,长期处于潮湿环境,受损严重,前期调查共发现18种病害,石质文物能遇到的病害几乎占全了。

这次修复保护的石质文物有隋代的二龙交颈、二龙戏珠、斗子卷叶;宋代的人物故事、麒麟、凤凰、人物生活栏板;金代的布施栏板;明代的人物故事栏板;清代的深山猛虎、龙凤栏板等17块栏板和修桥主题铭、仙迹、崔恂刻石、驴蹄印、新修石桥记等9件,共计26件套。其中大部分石质文物在1999年被大火焚烧过,造成文物炸裂、酥碎,有的呈层状分离,使得石质文物的强度降低,表面变得易粉化,亟需进行科学的保护修复。


修复

“文物大夫”驻守3年诊治“特殊病人”

news_3319_bc8f18a661108a6696bf6256eee82b6f.JPG

■梁书台正在仔细修复文物

26件套石质文物,每件修复起来都不简单,部分文物裂隙病害较严重,文物表面呈纵横交错状,有些裂隙贯穿了整件器物。梁书台说:“这情况是我搞修复30年来第一次遇到,这上面就找不到一块十乘十公分没坏的地方,里面全酥掉了。”

身穿白大褂,戴着眼镜,身材高大,性格沉稳的梁书台称自己为“文物大夫”,他面对的“病人”虽然不会开口说话,甚至都是冷冰冰的青铜器、玉器,但在他看来这些文物一样有“生命”。每次拿到一件需要修复的文物,他都会像大夫一样来个“望闻问切”,然后“对症下药”。

梁书台的文物修复工作室就在桥边一间长条形的房间里。说是工作室其实就是以前的展览室,不大的屋子里充斥着琳琅满目的工具:刻刀、钢锉、铲子、锤子、量杯、镊子、钢锯、毛刷、画笔,还有注射器、手术刀、油漆桶……

尽管工具、材料齐全,但赵州桥古栏板修复的难度之大是他们始料未及的。“我们算了算,要想修复这些石质文物得掌握将近二十种专业,返古、美术等都得会。因为文物的病害不一样,用的方法也不一样,所以永远需要不停地学习,我们周六、周日也不休息,很少回家。”梁书台告诉记者。

常年修复文物,文物修复师多少都有些职业病。梁书台不但有风湿、关节的毛病,眼睛也花得厉害,盯着文物时间稍微一长眼睛就会干涩难受。

从2014年开启《河北省赵县文保所馆藏石栏板及构件抢救保护修复工程》至今已有3年,梁书台也在这坚守了3年。


一件清代栏板让他们忙活了七八个月

news_3319_f8fadc935a61942a3d8c7edecf00960f.JPG

■修复场地杂而不乱

此次修复大致分为文物表面污物清理,文物内部裂隙处灌胶加固,铭文处空臌、起翘的回贴,文物断裂黏接,文物残缺处补全,及脱盐和修补部位做旧等流程。

哪个环节都不简单,一件清代斗子卷叶栏板就让梁书台和同事忙活了七八个月。梁书台说,这件清代饕餮栏板的右上方斜角部位,有恍若蛛网般的白色线格,这是黏结剂留下的痕迹。当初这里碎成了260多块碎石头,堆在库房里,“我们6个人用了七八天才将他们拼接完整,每块石头都要360度旋转尝试,看怎么拼接才能令栏板残缺的躯体恢复原貌。比拼图难多了,没规律可循,只能耐心、仔细地打磨。”

本次修复工程自启动后就备受业内关注。在修复之初,还曾邀请北京专家,但专家看到这些受损严重的馆藏栏板也束手无策,尤其那块清代龙凤栏板,因火灾的原因,表面已碎成石灰状,一块块往下掉,专家也没更好的办法。

即便这样,梁书台也不放弃。梁书台和同事一起用医用针管一滴一滴往里注射黏结剂,裂隙在内部他们看不到,因此第一次灌胶加固后要放置一段时间加以观察,再进行灌胶加固,直到文物裂隙口处黏结剂不再减少为止。最多时注射十几遍,一个缝隙注射了3000毫升黏结剂才大功告成。“从事我们这种工作,必须缓慢细心,半点儿都急不得。”梁书台说,有时候他们干脆在那跪着、趴着,否则就没法工作。他自己在工作期间没有喝水的习惯,修复开始了就顾不上喝水了,也不能停下来。

在博物馆里,面对无数珍藏,观众们往往是被它的神采惊艳到,但对严谨的修复大师而言,却只是再平凡不过的日常,是日复一日地打磨技艺与传承。


计划

馆藏栏板9月份对外开放

经过科学修复保护的修桥主题铭、仙迹、崔恂刻石、驴蹄印、新修石桥记等文物,酥碎的内部强度都得到加强,空臌、起翘、断裂的部位黏接复位成一整体,残缺部位经补缺,整体外观得到改观。

昨日记者了解到,这些隋、北宋、明、清等朝代的栏板及构件修复完成后,预计今年9月与游客见面。

石质文物最怕水和盐,梁书台建议展陈现场保持通风。“保护石质文物最好不要用玻璃罩,罩上了水进不来,但同样也出不去,闷在里头,对石质文物反而伤害更大,建议采用隔离护栏等方式保护这批文物。”梁书台说,他希望自己的这批“特殊病人”能够长久地活下去,越长越好。


新闻内存

这批文物极具价值

从“天下第一桥”等美誉,到近期以赵州桥为原型的丝路金桥亮相“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赵州桥一直享誉海内外。

古代,赵州桥作为交通大桥使用,任务繁重,因此历代都对赵州桥栏板有过修复,不同朝代的工匠都为赵州桥增加了新的故事图案。

这批不同时代的栏板、构件全由青石雕刻,是研究赵州桥的重要材料物证,桥栏板望柱上精雕龙兽和花卉图案,尤其是浮雕的各具神态的蛟龙,或相互缠绕,或游玩戏嬉,惟妙惟肖。这些龙雕造型生动,风格古朴豪放,意境深厚,刻工精细,刀法苍劲,显示了隋代深厚严整、矫建俊逸的石雕艺术风格,堪称石雕珍品,代表了隋代石雕艺术的精华,在艺术美学方面占有重要地位。

宋、明、清朝代在赵州桥的历次修缮中,工匠又增加了一些新的故事形象图案。这些雕刻栏板为研究不同时代的雕刻艺术、方法、人文风情提供了实物资料,具有较高的历史、艺术价值。

■文/河北青年报记者刘冉

■摄/河北青年报记者崔靖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