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妈妈多次不辞而别男孩说“妈妈太累了”

2017-02-23 16:49 作者: 胡育琛

8岁,本该是无忧无虑上小学的年纪,可对于浩浩(化名)来说,上学似乎无比遥远。

今年正月初三,妈妈将浩浩带到前夫家不辞而别,十几天来,前夫家人多次寻找无果,无奈把浩浩送到了派出所。

20日,根据浩浩提供的线索,民警带着孩子到正定找妈妈。

孩子妈为什么不辞而别,为什么一直拒绝接电话、她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

news_383_73a51e622077f574571b85ed1d98432b.jpg

■浩浩凭借记忆带民警找到妈妈和他的租处

寻找

上午10点左右

孩子找不到妈妈 凭记忆给民警指路找家

“前面有个大牌子,过了牌子有个十字路口……”20日上午10点左右,8岁的浩浩坐在车里给民警指路。

从出石家庄市区一直到正定,浩浩凭借记忆,把民警和记者领到了正定梅山路步行街上的一处出租房。“我和妈妈一直住在二楼,平时我们轮流去市场买菜。”看到曾经住过的出租屋,浩浩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陪同浩浩一起找妈妈的,是石家庄市公安局新华分局合作路派出所副所长李志辉和民警韩雷。

原来,今年正月初三,浩浩的妈妈把他放到了省会北焦村的奶奶家,就没再露面。对此,浩浩的奶奶贾女士一肚子委屈。其实浩浩并不是她的亲孙子,浩浩妈妈和她儿子结婚时浩浩已经出生,“孩子的亲爹在哪儿,谁也不知道,而在孩子3岁时,她就和我儿子离婚了。”

到派出所后,没上过学的浩浩“画出”了妈妈的名字。民警通过这一信息,找到了妈妈的联系方式。

民警和贾女士多次给浩浩妈妈打电话,让她来接孩子,但浩浩妈妈一直推托“明天就来”,直到现在都没出现。


上午11点左右

出租屋大门紧锁妈妈不知去了哪里

找到了曾经住过的出租屋,上了二楼,一看房门锁着,大家的心沉了下来。“妈妈,我是浩浩,开门啊。”浩浩使劲拧着门把手,可里头一点动静都没有。妈妈给浩浩买的运动鞋还在窗台上,可妈妈却不见了。

门窗紧闭,窗帘也拉得严严实实,难道妈妈已经搬走了?“她昨晚(19日晚)还在这儿住,应该是临时出门了。”隔壁出租屋女士的话让大家的心放了下来。

得知记者和民警的来意,邻居很乐意帮忙。民警很快电话联系上了房东,希望从他那里得到浩浩妈妈的消息。

之前通电话时,浩浩妈妈一直说自己压力比较大,没有精力和时间抚养孩子。一提到领回孩子的事,她就不再接电话。民警在电话中和房东商量,希望房东以收房租或其他名义将孩子母亲“骗”回来,然后由民警当面把孩子交给她,同时了解一下她的苦衷。

怕电话中说不明白,民警又来到了房东开的小店,经过半个小时的劝说,房东始终不愿打这个电话。记者了解到,贾女士的爱人身体不好,儿子的精神状态也时好时坏,如今全靠她一人支撑全家。“这孩子确实可怜,可我今年60多岁了,实在没有精力抚养他。”贾女士明确表示,不会再带浩浩回自己家。


news_383_001d1686c9f1637ce457e7375bc6f552.jpg

■妈妈没在家,浩浩有些失落

下午3点左右

邻居民警配合把孩子妈“骗”出来

“孩子也饿了,吃点饭,咱们商量商量接下来怎么办。”安排好吃饭的事,李志辉匆匆忙忙又回了出租屋,他要给那位女邻居留个电话,万一浩浩妈妈回来,请邻居立刻联系他。

没想到这一走,事情出现了转折。

在出租屋的院子里,一位女士主动问民警浩浩的去处,“我住在楼下,经常见这孩子,他妈妈顾不上他,孩子也挺可怜,我快要搬走了,想给孩子留下点钱。”

这位好心的邻居姓张,家里有个和浩浩差不多大的孩子。浩浩妈没有工作,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不太好,有时连孩子的三餐都照顾不到。张女士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曾经动过收养浩浩的念头。

听完民警来意,张女士愿意试着联系一下浩浩妈,没想到电话竟然接通了。“浩浩回来了,现在在我家,你在哪儿?”听到张女士的话,电话那头的浩浩妈非常平静。

“浩浩是自己回来的,还是警察送他回来的?”由于提前沟通过,张女士赶忙说,浩浩是自己坐公交车回来的。张女士非常惊讶,十几天没见自己的儿子,浩浩妈竟然不问孩子好不好,反倒关心起孩子是谁送回来的。

最后,浩浩妈约了地方,让张女士把孩子送过去。下午3点左右,在正定水务局附近,浩浩远远就看见了妈妈,下了车飞奔过去,从背后一把抱住了妈妈。可浩浩妈表情木讷,一点儿欣喜的感觉都没有。“浩浩妈一直在逃避,不想见这孩子,这也是我们最担心的。”韩雷说,这背后肯定有隐情,他们必须当面和浩浩妈聊一聊。


news_383_0d614138e5187c30a5cd3af3e2656eb7.jpg

■好好终于见到了妈妈

讲述

自称感情不顺精神压力大没法带孩子

再次回到出租屋,民警一直在做浩浩妈的工作。“为什么三番五次说来接孩子,都没来?”听到记者这样问,一直沉默不语的浩浩妈开始讲述他和前夫的感情经历,称感情不顺。“孩子到了上学的年纪,你有什么打算?”李志辉问。“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我的状态,我整天头晕,脑子反应慢,一时也想不了那么多。”接下来,只要提到关于孩子的问题,浩浩妈从不正面回答。

坐在沙发上的浩浩妈,说话语速慢,整个人看起来不太精神。她说,自己曾去看过医生,被诊断为焦虑症,但她始终没有拿出诊断证明。

浩浩妈称,由于精神压力大,晚上要靠药物入睡,她连自己都顾不了,所以才把孩子放到了贾女士家,“孩子对那边比较熟悉。”“无论如何,孩子都是无辜的,有什么困难,你跟大家说,大家一定会想办法帮你。”韩雷一直在劝说浩浩妈,并留下了自己的电话。

一转眼就到了下午5点多,浩浩妈的情绪稍有平复,她答应这几天一定好好照顾浩浩,并静下心来考虑一下自己和孩子的未来。如果有什么需要,她会主动联系民警和媒体。

李志辉和韩雷把电话留给了两位邻居,方便随时联系,并拜托他们,暂时照看下母子俩的生活。


妈妈多次不辞而别孩子曾在救助站生活

据贾女士介绍,浩浩被妈妈“扔了”好几次。除了放到她家不辞而别,还曾把孩子放到公园和旧货市场。

几年前,孩子妈又把浩浩放到贾女士家,贾女士多方寻找无果,把孩子送到了救助站,浩浩在救助站生活了近两年。

此次在派出所,浩浩第一次给妈妈打电话时,只是说,“妈妈,你不来接我,他们(民警)得陪着我,上不了班,这是个问题。”

找妈妈的路上,浩浩一直念叨妈妈的好,“妈妈给我在银行存了126块钱,让我以后上学、买房用。”

没有痛哭,没有责备,从不说妈妈不好,这个8岁孩子的懂事乖巧越发让人心疼。“妈妈太累了,身体不好还要照看我。”对于妈妈的不辞而别和屡次食言,浩浩把责任归咎于自己,“我老到处跑,让妈妈担心,妈妈肯定顾不上我了。”

本报记者将继续关注浩浩母子俩。对于浩浩妈的情况和孩子上学的问题,如果您有好的建议,请致电0311—83830000。

■文/河北青年报记者赵赛 

■摄/河北青年报记者崔靖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