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乡土作家潘永生:22年自费寻访掳日劳工

2017-10-24 10:51 作者: 李若星

  因为长辈的讲述和教诲,他对发生在家乡的香城固战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0年来,他走访200多位老人,将荡气回肠的抗战历史集结成书。


news_4731_ebaf13d2735122fd2547c962c9006abd.jpg

■潘永生寻访了多位了解抗战历史的老人


  走访过程中,别人对于失踪亲人下落的渴望和问询,又让他一头踏上寻找“掳日劳工”的艰难路途。手机24小时开机、打黑车“挨宰”、遭他人误解……几乎成了家常便饭。20多年来,他自费奔波数千公里,寻访合适邱县籍二战“掳日劳工”53名,为他们争取到了应得的权利。

  他,就是国网邱县供电公司员工潘永生。近日,潘永生被授予第六届河北省道德模范提名奖(助人为乐模范提名)。


20多年四处奔走 寻访到53名邱县籍劳工

  今年8月15日抗战胜利日,潘永生专门去了一趟天津市烈士陵园,陵园里的“在日殉难烈士·劳工纪念馆”是我国唯一一座中日合作建立的劳工纪念馆。

  在纪念馆的劳工墙上,潘永生找到邯郸邱县籍掳日劳工路运祥的名字。


news_4731_d0dc273339b7cb873646e693a6ecdc68.JPG

■“掳日劳工”的照片警醒后人不忘历史


  潘永生调查的资料显示,1944年12月,年仅20多岁的路运祥从家里出门,去石家庄寻找弟弟路运连,哥俩还未见面,陆运祥却不知所踪。后证实,路运祥被日本人抓走做苦力,死在日本,遗骸被葬到了天津。

  10月15日是星期日,潘永生到邱县东目寨村路运祥的后人路兰香家家访。路运祥的女儿路兰香今年已经75岁了,在她1岁那年,父亲失踪,二人自此再未见面。这次去天津,潘永生专门为路兰香老人拍了一张劳工墙上刻有父亲名字的照片,以解她的思念之情。

  “2012年的一天,潘老师来我家,问我们是不是路运祥的后人,我母亲一听惊着了。”路兰香的儿子李学杰说,“听到找到姥爷遗骸的消息后,母亲激动地哭了很长时间。”李学杰说,希望条件允许了,带老母亲去天津看一眼。

  像路运祥这样的,20多年来,潘永生寻访核实了邱县籍二战掳日劳工53名,部分劳工及其后人拿到了日本企业给予的经济补偿,并作为掳日劳工代表赴日本参加祭奠活动。

  

走访200多位老人 出版香城固战役专著

  潘永生是国网邱县供电公司的一名员工,工作之余,他还兼任着邱县作家协会主席一职,从事创作和地方文史研究,并且小有名气。

  潘永生的姥姥家所在的邱县庄头村,是著名的香城固战役发生地。小时候,姥姥经常给他讲述香城固战役的故事。姥爷头上一道长长的柳树叶宽的伤疤,是他带领战友勇跳日军火车,被日军发现后用刺刀留下的。

  敬畏历史、乐于助人的家国情怀,就是在姥姥的讲述和姥爷的以身作则中形成的。但国内有关香城固战役的史料少之又少,家乡流传的这些抗日故事,成为潘永生写作、研究香城固战役的原动力。


news_4731_7ef682473d5d9a3b3729e5b5035fd8de.JPG

■位于省会平安公园内的石家庄集中营旧址


  1995年秋,潘永生以香城固战役发生地为中心,踏上寻访路。每逢休息日或节假日,自行车、简单食品、相机、录音笔等,成为他的寻访“标配”。10年间,他走访20多个村庄的200多位七十岁以上老人,踏遍了香城固战场遗址的角角落落,三次进京,两次入川,和50多位上至将军下到一般厅局干部的亲历者取得联系。

  10年后,潘永生编著的《香城固战役100问》《平原第一役——共和国将帅与香城固之战》相继出版,不仅填补了香城固战役的研究空白,也结束了闻名全国的香城固战役没有专著的历史,还获得了第四届全国电力职工文学艺术大赛优秀著作奖。

  

多人打听亲人下落 萌生寻找“掳日劳工”想法

  欣慰之余,潘永生也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走访期间,很多人向我打听战争年代失踪亲人的下落,这让我又萌发了更多的念头。”潘永生说,接着,他又踏上了专门寻找邱县籍二战掳日劳工、战争离散家庭亲人下落的路途。“掳日劳工”,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陌生的词语。潘永生介绍,据史料记载,1943年到1945年间,日本侵略者从中国掳走战俘和平民4万多人,强迫他们到日本的工地、矿山和码头做劳工,实施非人的虐待,许多劳工惨死异国。

  为揭露历史真相,潘永生自己出资寻访,用笔和镜头记录他们的苦难经历。

  寻访之初,没有资料、没有线索,他乘坐公交车到达正定县七吉村,找到时任河北省掳日劳工联谊会会长王小伏。在王小伏家,他查阅了掳日劳工的历史档案,记下了满满一大本笔记。回到邱县后,他开始顺着线索找线索的方法登门寻访,走遍了全县218个村庄和邻近县市的许多村庄。

  他采访的第一个劳工,是邱县大河套村的左书法老人。1944年农历3月29,时年22岁的民兵左书法给时任八路军冀南军区锄奸科长金再光送信途中于本村北被日军抓捕。左书法由临清到济南再到青岛,乘船到日本。1945年11月26日乘坐美国油轮回国,在天津下船,到石家庄,然后回家。

  讲述过程中,老人泪流满面,几次泣不成声,还向他展示了身上的伤疤。“每次采访中遇到困难,总会想到左书法老人泪流满面的情景。”潘永生说,老人的眼泪也成了他坚持下去的动力。

  

公布劳工信息 寻线索手机24小时开机

  尽管有一些档案资料,但原始资料上许多劳工的名字和住址并不准确。

  为了让更多人参与到寻访行列中来,他通过自己的博客、当地的贴吧等多种方式,公布劳工的信息和自己的联系方式。为防止电话遗漏,潘永生的手机24小时开机,家里的固定电话一直保留到县里光纤升级,不得不取消为止。

  怎么被抓去做劳工的、曾在哪里做劳工、什么时候回国、什么时候去世、后人的联系方式……这些繁琐的资料,潘永生都做成了电子版,一一保存。

  寻访路是孤寂的,也是艰难的。

  一次,他去距县城20多公里的梁二庄镇辖区采访,回来的路上,他的自行车坏了没办法修,找出租车也不肯拉。最后,他付了比车费多出10倍的价钱才回到家。

  正因为在寻访路上的无私付出,近日,潘永生被河北省文明委授予第六届河北省道德模范提名奖(助人为乐模范提名)。

  

义务寻访遭误解 他依然坚持寻访脚步

  更多的时候,潘永生遇到的是误解与不配合。有个劳工的后人问他,能赔钱不?你能得多少?当得知到他是志愿服务没有任何报酬时,对方一脸疑惑:还有什么也不图的傻子?“公益性的事情总需要有人去做,况且我是真喜欢这个工作。”潘永生说,让战争年代失散亲人魂归故乡、让更多人了解抗日真实历史,这是支撑他走到现在的唯一信念。

  但寻访路上,他不敢有耽搁。因为他知道,随着劳工年龄越来越大,随时都有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没有采访到新井头村劳工张金山就是潘永生的一大遗憾。

  潘永生打听到张金山的信息时,已经是腊月十六。知情人说,张金山赶集上会,还在做着卖大蒜的小买卖,身体不错。加上他自己春节前工作忙,一直拖到春节后的正月十一才赶到新井头村,哪知,张金山老人已经于正月初七去世了。

  “我掌握的资料中,邱县籍的劳工还有十几个没有寻访到,这个工作我还会一直做下去。”潘永生说,随着“名气”越来越大,不少外地的烈士或劳工家属也找到他帮忙,“只要有人找我,能帮到的我一定帮。”

  如今,潘永生已将寻访到的劳工上报河北大学华工问题研究所和中国被掳往日本劳工联谊会备案,并根据寻访的劳工回忆资料,整理出了几万字的“回忆录”,准备结集成书,让后人永远铭记历史,不忘国耻。

■文/河北青年报记者赵赛

■供图/潘永生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