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0月28日、29日,王珮瑜来石演出,场面火爆——

为什么年轻人都爱听王珮瑜

2017-11-03 11:28 作者: 李若星

  谁说年轻人不爱听京剧?看过王珮瑜的演出,你一定会在心里反问自己。

  10月28日、29日,“【清·弹】雅集”2017王珮瑜京剧巡回展在石家庄大剧院演出两场,一场是京剧清音会《老生常谈》,另一场是京昆演音会《乱弹·三月》,满坑满谷的观众大部分都是年轻人。

  凭借专业加魅力,王珮瑜在石家庄刮起一股“瑜氏旋风”,也为京剧艺的改革创新、普及推广提供了一条可资借鉴的新路。

  

news_4954_894843ea998481cb20aacfe210360a31.jpg


人物简介

  王珮瑜,京剧老生演员,余(叔岩)派第四代传人,人称“瑜老板”。她15岁就获得了梅葆玖的赞许,20岁前,将各类京剧大赛大奖悉数拿下,25岁成为了上海京剧院一团的副团长,有“梨园小冬皇”“当今坤生第一人”等美誉。

  2010年起,创立个人演出品牌“清音会”推广京剧,还开直播,玩弹幕,频频出现在《朗读者》《奇葩说》等大热综艺节目中,以其那独树一帜的性格和风范,圈粉无数。


演出盛况  

一票难求 最后瑜老板家都没有余粮了

  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火爆的戏曲现场了。从路边走到剧场门口,上个台阶的工夫,就遇到七八个人问“还有没有余票”。演出前一个多小时,检票处就排起了十几米的两列长队,还有人虔诚地抱着花。跟往常一样,很多人是从外地赶来的,有北京、天津、唐山这些相对近处的,也有从陕西远道而来的。

  检票进场后,人们先围在剧场门口抢购瑜老板的新专辑等周边产品。演出结束后,这里又被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给我拿一张”“我再要一张CD”的喊声此起彼伏。

  演出过程中,叫好、欢呼、掌声、笑声一直不间断,有人“一直打哆嗦手冰凉”,有人兴奋得甚至想上台直接给偶像送钱。王珮瑜随口说了一句“剧场冷”,互动时飘来一片弹幕,心疼地让她多贴几个暖宝宝。

  高兴又为难的要数剧院了,因为想看演出的人太多了,但真的没票了,只好发文称“瑜老板家也没有余粮了”。


  news_4954_990b8ff8d8189c94a3a068c637edc862.JPG

■演出中镜头切到后台,展示老生演员化妆的过程

  

别开生面 一边唱戏一边把知识普及了

  看戏的人都知道,演员在后台扮上戏后就是剧中的角色了,绝不会先寒暄两句再开唱。10月28日晚的京剧清音会,锣鼓响后,身穿长衫的王珮瑜上台后先跟大家介绍演出的背景。“今年8月份以来,‘【清·弹】雅集’2017王珮瑜京剧巡回展在四个城市展开巡演,石家庄是第三站。”“剧场跟我接洽的时候说这是一个超过千人的大剧场,我心里也很紧张。京剧清音会是一个相对互动性强、跟观众距离比较近的演出形式。我在你的耳边娓娓道来,缓缓地说,慢慢地唱,大家安安静静地来聆听。”

  ……

  在王珮瑜断断续续的叙述中,演出背景、清音会的由来、京剧老生行当发展的历史、前后三鼎甲、四大须生、谭余一脉声腔特点等知识一点点普及给观众。还把镜头转向后台,现场演示了老生演员怎么化妆、勒头、穿胖袄等一系列过程。

  每讲到一个知识点,王珮瑜都会演唱一段相关唱段,《定军山》《秦琼卖马》《朱砂痣》《鱼藏剑》《洪羊洞》《空城计》《四郎探母》等名剧中的唱段,不知不觉中就唱了二十多段。

  

戏迷反应

目瞪口呆 看了一辈子戏头一次见这样玩的

  京剧清音会是王珮瑜自2010年创立的个人演出品牌,虽然她本人来过石家庄三四次,但在这里演清音会还是第一次。别开生面的演出方式让戏迷耳目一新,不少人反映,看了一辈子戏头一次见这样玩的。

  王珮瑜的控场能力特别强,整场演出的节奏、气氛把握非常好。一上台她先问观众有没有第一次听京剧的,得到回应后,进一步问是石家庄人吗,进而调侃“那你是奇葩一朵呀”。刚开场一般都有的拘谨一扫而光,然后在一种松弛、舒服、热烈的气氛中开始演出。

  戏码也安排得十分讲究,既有能大合唱的《空城计·我站在城门观山景》《四郎探母·坐宫》,也有高层次戏迷才欣赏的《洪羊洞》,还有相对冷僻的《朱砂痣》《鱼藏剑》等。

  跟观众互动时,王珮瑜特别注意语言的通俗、幽默。比如老生演员穿蟒之前要先穿一层衬衣,叫衬褶子。王珮瑜将之通俗地比喻为,就像天凉了要穿秋衣秋裤一样,但戏曲演员不是怕冷,而是为了舞台效果更漂亮。

  在现场,记者遇到了做城市历史研究的著名学者李惠民。李惠民告诉记者,早就知道王珮瑜,20多年前,历史学家、北师大教授张守常给他写过的信中提到,“上月青年京剧演员大奖赛,我听着上海的王珮瑜《搜孤救孤》最好,学余派,孟小冬后第一人。”所以这次王珮瑜来石演出,孩子们早早给他买好了票。李惠民觉得后台演示、弹幕互动等方式很好玩,很新鲜,“把传统的艺术和现代传播方式结合,对传播传统文化,这种形式要胜过几位老艺术家。”


news_4954_fc57b3bff844615126466bb4bed4d369.JPG

■虽然已经39岁,王珮瑜却有一种归来仍是少年的既视感

  

瑕不掩瑜 让京剧在年轻观众中普及

  王珮瑜在讲述中一直强调,石家庄是京剧的重镇,是京剧和戏曲的大码头。所以今年四站巡演,成都、上海、深圳之外,选了石家庄。

  石家庄懂戏的观众的确不少,不同于一些年轻观众就是冲着王珮瑜来的,只管“花痴”王珮瑜的帅和范儿,他们想听的是韵味醇厚的余派唱腔。《定军山》《鱼藏剑》之峭拔激越,《洪羊洞》拖腔之娓婉动听,《空城计》之潇洒从容,《四郎探母》中嘎调之响彻云霄,让大家如痴如醉。美中不足的是,边演边讲的形式让人觉得没听过瘾,不解渴。

  河北省剧协驻会副主席、秘书长贾吉庆看了29日的演出,也是冲着原汁原味的余派唱腔来的。虽然没听过瘾,但贾吉庆告诉记者,一进剧场看到那么多年轻观众,高兴得不得了。“老祖宗几百年的好玩意要传承下去,如果到剧场一看全是白发苍苍的老人,我心里很不舒坦。虽然我也老了。”

  深圳聚橙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石家庄大剧院总经理杨百祥告诉记者,在全国,年轻戏曲观众都处在一种流失的状态,引进王珮瑜的演出并不是为了票房,更重要的是,把京剧艺术和剧院、年轻观众、文化传承能有机结合到一起。自开幕季演出以来,剧院一直在努力,接下来的新年演出季,还将有钢琴家陈萨的独奏、西班牙舞剧《卡门》、经典芭蕾舞剧《胡桃夹子》《红色娘子军》等更多元的演出形式和内容,打开石家庄观众的视野。

  

延伸话题

返本开新 目前京剧创新一条较成功之路

  近年来,京剧创新这条路上很多争议。有人固守本色,一板一眼死守老规矩,老戏迷喜欢,但吸引不了年轻人。也有人一味加入声光电等现代高科技手段,在舞美、道具、场面上下功夫,看着热闹了,老戏迷又不买账。

  王珮瑜的京剧清音会,用现代传播手段包装传统骨子戏,平衡点找得比较好,既能满足老戏迷听戏的需求,也让没看过戏的人对京剧产生兴趣。王珮瑜告诉记者,这个方式是经过几十年摸索,结合了很多“高人”的智慧,一点点总结出来的。“这个事情没有人给你标准答案,只能走着瞧。”

  摸索中,王珮瑜遵循的一个宗旨就是“返本开新”。返本是回到戏曲的立命之本,很好地继承前辈艺术家的宝贵财富,开新是指用一个特别好的传播手段,特别好的容器,把老戏装在这个容器里,让大家都能看到。王珮瑜说:“这是现阶段我所摸索出来的比较行之有效的一个传播推广的模式。”

  比如今天人们看着新鲜的清音会,实际上百年前就流行过。王珮瑜介绍,清末皇帝驾崩,北京城内不准敲锣打鼓地唱戏,时间长了戏曲演员怎么生活呢?有高人出主意,不扮戏,穿便装,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杯茶,一堂文乐,观众爱听什么就演什么,后来清音会演出形式就被固定下来。“我的京剧清音会是清音桌和后来京剧演唱会的合体,再加上个人的心得。”

  王珮瑜“返本开新”的理念,听上去跟几年前裴艳玲先生的“寻源问道”异曲同工。全程参与了“寻源问道”巡演的贾吉庆告诉记者,戏曲一定要改革创新,从梅先生开始就一直在创新,但绝不能瞎改,“戏曲改革就像给孩子起名一样,你可以起三个字的、四个字的,甚至十个字的,但是你的姓不能改。”

■文并摄/河北青年报记者张翠平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