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无处安放的婚姻

2017-11-03 11:28 作者: 李若星

  我现在已经好几年没回过老家了,因为我觉得丢人,担心邻居们笑话;我也不敢去他们家小区,因为很多人大家都认识,我怕他们用同情或者轻视的眼光看我,我觉得他们会想:这个女人太差了,老公都不要她了。

  ■倾诉人:轻轻(化名)

■年龄:33岁

■职业:职员

■采访地点:一凡禅茶院

news_4960_69f0c7d7c14bc7c634751466b9af2dc7.jpg


那些日子就是按秒熬的

  在认识我老公之前,我的QQ名字是“无家可归”。他说,就是因为看到我的QQ名字之后觉得特别心疼。当时,我孤身一人在石家庄打拼,住在一个月只需要交五十元钱,用木板子搭起来的小房间里。有一个星期花了七块钱,只买馒头。每周末骑自行车回县里的老家,住上两天。

  认识我老公后,我才觉得自己有了一个家。他当时对我真的特别好,还从来没有一个人对我那么好过。我们结婚后,体检时查出我身体有点问题,虽说不是特别严重,可仍需要做个手术。公公为此逼着他跟我离婚,可他宁肯断绝父子关系也不肯放弃我。那时候的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因为拥有了他,而觉得拥有了全世界。

  2013年1月,我发现了他出轨的证据,就在那个瞬间,我觉得我的人生从此天塌地陷。

  我们没怎么吵过架,很多时候我都是在哭。只有一次,我因为看到了他和那女人调情的聊天记录,还有那女人发给他的一张半裸的照片,才生气打了他一记耳光,不过也不严重。

  我逼自己相信他可以回归,但我又是个特别敏感的人,从特别多的小事上我都能感觉出他还是没有断,然后就一直在分析那些小细节,哪个细节是真的,他哪句话是真的,基本上控制不住自己地会去查。只要发现一些蛛丝马迹,我就会跟他彻夜长谈,然后就会哭。后来他变得很烦躁,而且总是想办法骗我。

  那会儿我的情绪一天三变,整天折腾。早晨起来,我先哭。那些日子,都是按秒熬的。我失眠,他说我作,故意让自己身体不好。我睡不着,也不敢总翻身,怕他说我故意作践自己。一个人特别难受地熬着睡不着的时间,天天哭也是种难受,天天在意他在干什么,哪句话是否是在骗我也是种难受,总之每天都过得很压抑,很痛苦。现在,就是给我多少钱,我也不愿意再重复那段经历了。

  有一个周六的晚上,他对我说,明天要出差。那会儿我们还和公婆一起住,早上,他起来了,公公也起来了。他走了后,公公告诉我说,我老公起来后接了个电话,手机那头问,起来了吗?我老公也没称呼人家,就说了句,起来了。公公觉得他可能是和那个女人一起出差。

  其实我对他也是半信半疑,就打电话问他,他给了我还算合理的解释,我选择了相信他,但我带孩子出去玩的时候,心里却很难受。那会儿我还暗自埋怨公公,为什么故意给我说这些,让我如此痛苦。

  

我常把他叫回家谈那件事

  那段时间,我看了很多婚姻关系,两性关系的书,书上都说,夫妻关系要修复的第一个前提就是男人要做到和第三者断掉,才能谈修复两个字。我把那本书给他看,可他根本不感兴趣,我以为正确的道理到他那里啥也不是。

  每次被我发现之后,他都会承诺和那个女人断,却总能被我发现没有断的证据。我可以接受他犯错误,但前提是他能说话算话,不能再骗我。可他一边答应修复我们之间的关系,一边继续跟那个女人联系,这让我无法接受。我现在特别痛恨“骗”这个字,我家孩子只要一撒谎,我就火大,可能跟那段经历有关系。

  有一天,公公给我打来电话。他说中午跟他一个同事在喝酒,就把他的事给他同事说了。他同事说找人打那个女人一顿。公公就给我打电话,要那个女人的电话,说要打她一顿……

  那些日子,我要有一天心情是平静的,我就谢天谢地了。结果公公的一个电话我就崩溃了,立刻给他打电话。那会儿我经常请假,把他叫回家谈这个事儿。真不知道那段日子是怎么过的,如果我把那些时间都花在学习上该有多好。但我那会儿特别没有自信,觉得自己肯定不如那个女人。

  还有一天晚上,我偷看他的手机,看到他给大学的一个女同学发去了很暧昧的信息。我特别纳闷,既然他爱小三,为什么又去撩另外的女人?他自己解释说,是想看看找找别人能不能忘记那个女人。我说,这个年龄的人,能没结婚没孩子吗?你没有去想过人家的家庭吗?你这样合适吗?我的质问可能让他觉得不舒服了,扭头就走了。

  记得有一次,我哭得浑身开始抽搐,腿都动不了了。他终于说了一句,他是在乎我的。我那会儿心里还挺冷静,问他:“是因为他对我有感情还是为了安抚我?”他说,是安抚。他的这句话彻底让我心寒,也拉开了我们分居的序幕。

  

我觉得自己是个千年备胎

  有一天,我收拾柜子的时候,看到了那个女人送给他的包。我就把包给他拿了过去。我以为他会给我个解释,可他什么也没有说。

  过了好一会儿,他像啥事也没发生一样和我说话。我只好又找他谈,然后他说,他舍不得扔掉她送的东西,想搬到父母那住一阵子……然后他就走了,什么也没有拿。

  后来,他也回来过几次,为啥回来也不说,就去他的房间住一晚。我也没主动表示过什么,第二天他就上班走了,该不回来还是不回来。

  有一回,孩子过生日,他说请我和孩子吃饭,我答应了。吃完饭,他就跟着我们娘俩回来了,回他屋睡觉。第二天他就走了,依旧什么也不说。我没问,可心里觉得自己是他的那个千年备胎,这种感觉很不好。而且他一回来,我就会觉得他也许对我还有感情……这种怪怪的猜测,其实是在折磨我自己。

  最后那一次,他还是不打招呼就回来了,这给我一种感觉,就是我这里是一个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对我特别不尊重。我就对他说,你起码来之前应该打个招呼吧。他说:“我跟孩子说了,以为孩子告诉你了。”那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进过这个家门。

  我有一阵子挺难受,但另一方面又劝自己:只有他不回来,只有不联系他,你才会慢慢走出来。其实,我心里一直盼着他会很严肃,很正式地跟我说他跟那个女人怎样了,也算是对我的一种交代,但他始终啥也不说。

  他刚搬走之后不久,找我谈过一次。当时我内心一阵窃喜,以为他回头了。结果他说,为了孩子,我们不分开了。我问他,我们之间的感情呢?他当时表现得很反感,说,那以后再谈吧。然后就没下文了。

  夏天,天气不好,有雷雨警报,他会发来信息,提醒我注意安全。我说,你也是。过了好久,他回了一个字:好。我就胡乱猜疑,他是不是只担心孩子,对我并没有关心。

  

两个家我都没有归属感

  我现在住的房子,是他父母的,因为是单位的房子,一直没房产证。所以,我在这住着,心里一直不踏实,不知道哪天我俩真的离婚了,我就真的无家可归了。

  我的父母并不重男轻女,我记得我妈总说,小时候有好吃的都是我弟让着我,我感觉我小时候比较自私,都不知道把好吃的让给比自己小的弟弟吃。现在,弟弟成家了,有孩子了,住在我父母出钱买的房子,父母的忙碌也是为了弟弟一家。我知道,其实多数人家都是这样,女儿嫁出去就是嫁出去了,父母为儿子打拼。我其实并不是想争什么的,就是觉得心里不平衡。

  刚和他分居那阵子,公公身体不好,孩子需要照顾,我要上班挣钱维持生计。我向父母求助,可父母没有时间,他们得照顾我弟弟家的孩子,两个孩子,他们分身乏术,他们是真的没有时间,我知道的。那个家里,我没有归属感,而这里的家,我更没有归属感。

  这些年,我经常反复做一个梦:我住的房子防盗门大开着,家里来来往往的都是人,连卧室都是陌生人。我没有退路,没有前进的方向,觉得自己就像是浮萍,孤独地在这个世上游荡。

  有时候我也想,我之所以总觉得他过得比我好,有房子,有车子,不就是因为家里老人给他留的财产吗?我混的惨,因为我一无所有,我娘家什么都没有给我,我只能靠自己的双手吃饭,这没有什么丢人的。但更多的时候,这些理由并不能说服我自己那份“我不如他混的好”的不痛快。

  我现在才明白一件事,人最痛苦的是什么?不是饿,也不是累,而是那种情感的复杂性,自己无法处理,无处安放,不知道怎么疏理……

  对他,他原来对我的那份好,那份照顾,那份珍惜,我是很难忘的,是爱,但,后来的背叛,让我又在这份爱上加上了一份恨,这种又爱又恨的感情最折磨人,因为你不知道心里怎么安放这个人,到底应该爱还是应该恨。之前他对我有多好,这会儿我放下他就有多难。

  他曾经给我看过一篇文章,我知道那是他希望我能做到的,大概是讲一个外国女人被老公抛弃了,后来成为了一个特别出色的作家。我觉得他应该一直都想离开我,但因为怕离开我后,我这个人就废了,所以就一直没有付诸行动。

  

他的信息我都不想听到

  到现在我也无法定位他,好象对我自己来说,任何和我交往的人,我在自己心里都有一个定位,关系一般的就不说了,如果我觉得对我重要的人,我会是一种模式,如果我觉得这个人不好,会是另外的模式。但我从来没有处理过这种既爱又恨,但还不得不来往的关系,所以我觉得难受,累,也折磨着自己。所以我很怵头和他接触,还有就是害怕,害怕和他接触的时候,他带给我的是我不希望的结果,所以我一直在逃避。

  有时候他送孩子过来会到门口给孩子递书包,我都不敢抬头看他,也不打招呼,我不敢看他,是害怕看到他对我的陌生感,怕看到现在的他不是当初的他,心里太难受。晚上他给孩子打电话,我都是藏到厕所去的,因为我不能听到他的声音。

  我觉得如果面对他,心里的恨将无边地漫延。别看说孩子的事儿我对他客客气气,但如果我对他好了,心里对他背叛的那份恨又会出来折磨我。外人从没有这么伤害过我,当然也没有象他对我那么好过。我一直记恨那份背叛的痛,但也忘不了他的好,这种感受太痛苦,所以我可能的选择只有逃避。

  我现在很害怕他给我发来任何短信,现在感觉这种逃避越来越严重了,他的任何信息我也不想听到,孩子嘴里说出来的都会让我情绪平复半天才行。

  那天见了一个朋友,她知道我的事,是个老大姐,她说,我很纳闷,你怎么就留不住他呢?这可能也是我的心声,是我不敢见亲戚邻居的内心的自我谴责之声吧。

  上周,我出门办事,在单位的车上,婆婆来电话,哭得声嘶力竭,我以为出了什么大事,结果她说,你把孩子领走吧,我受不了了,以后不能往我这送了。我问她怎么了?她说,她这么爱孩子,孩子却不尊重她。我在车上,也不好多问。等到了单位,赶紧给她打电话。婆婆又说没事了。

  晚上,孩子回来,我问他,你怎么惹奶奶生气了?孩子说,因为电视遥控,他说奶奶没长眼睛,奶奶就哭了……

  告诉孩子,对奶奶要有礼貌,我又问他,奶奶哭,你害怕吗?他说,不怕。我说,为什么?他说,奶奶都哭过好几次了……我问他:“妈妈哭过几次?”他说,只有一次,在姥姥家。听了孩子这话,我稍稍放下心来,既然孩子没受这件事的影响,我就继续在这个窝里缩着吧。

■文并摄/河北青年报记者皮雪雁(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