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我不想结婚

2017-11-10 12:15 作者: 李若星

  昨天,我妈又给我打来电话,先劝我接受她安排的一次相亲,后就开始唠叨哭诉我如何如何不让她省心。如果搁平时,我早把电话摔了,可那天我耐着性子听她说完,可我心底明明有一个声音在抗议:妈,您有那么痛苦的婚姻经历,为什么一定要逼我恋爱结婚啊!


news_5122_a459c076e0ff95ba34c6d09e698cf835.jpg


  ■姓名:叶成■年龄:26岁■职业:公司职员■采访地点:漫语咖啡馆


妈妈说:“你爸早就死了!”

  10岁之前,父亲对我来说是一个陌生的词儿,因为我没有父亲,我家的家庭成员就是姥姥姥爷和妈妈。我对5岁之前的生活是完全没有记忆的,但5岁后,我上幼儿园大班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来接送,只有我没有,每天接送我的不是姥爷就是妈妈。我问妈妈和姥姥,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接送,我却没有?她们回答我:你没有爸爸,你爸爸早就死了。

  那时候我并不知道死是什么,直到有一天,我看到电视里的小动物死去,我才知道死亡意味着是再也看不见了。记得我当时看着电视,哇哇大哭了好久,原来妈妈告诉我的死亡竟然是那么可怕的一件事。当时,我记得妈妈还笑话我,说我不坚强,不像个男子汉。

  从那以后,我更加羡慕那些有爸爸的小朋友,因为我知道我的爸爸永远回不来了,从那之后我也没有再问过关于爸爸的话题。可每次看到别的小朋友骑在他们爸爸的脖子上或者吊在他们爸爸胳膊上打秋千,我总是会特别羡慕地看半天。我多么希望自己也能拥有一个有着强有力臂膀的爸爸,可以把我举到头顶,扛在肩上啊。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母亲再婚了,从此我有了爸爸,可也仅仅是一个对外的称呼而已,我不喜欢他,当然他也不喜欢我。奇怪的是,那时候开始,我经常梦到一个身材伟岸的男人,很模糊的脸庞,很有力的臂膀。我很迷茫也很痛苦,因为我弄不清楚这个总在我梦里出现的男人到底是谁。

  上初中的时候,我一个不错的朋友,因为期中考试成绩太差,被他爸爸暴打了一顿,他差点因此离家出走。因为从小就比较自卑嘛,我也没有几个能说得来的朋友,这是关系最好的一个。那天我把他拦住了。我当时就对他说,你还是好好珍惜吧,至少你还有爸爸管教你,我倒是想让我爸爸痛打我一顿,可我没有啊。

  后来,我们大学毕业之后,有一次见面,提到那件事,他还很感激我当时把他劝住了,说如果真的离家出走,,他的人生可能都会因此被改写。

  

我也对父亲充满了怨恨

  关于童年的经历,我很多记忆都是断片的,但有一件事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就是我换过两三次幼儿园,因为每换一次地方,都我都会大哭一场,适应一段时间。对一个小孩儿来说,这可能是很大的伤害。

  读小学一年级,刚上了半年学,妈妈就给我转到了另外一个学校。我记得当时问妈妈,为什么要给我转学。妈妈给出的理由是,那个学校不好。可我也没觉得那个学校到底哪里不好。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又转了新的学校。妈妈给出的理由是,新的学校离家近,教学质量好。

  频繁的转学导致我的学习受到很大的影响,成绩一直忽上忽下的。但妈妈对我的学习倒是没有那么介意,也从来没有因为我考试成绩好不好,而责罚过我,当然每次考试后,询问成绩是必须的过程。妈妈工作很忙,每天早出晚归。继父似乎比妈妈清闲很多,但他从来也没过问过我的学习情况,他只喜欢养花养鱼。这倒让我少了很多因为成绩不好而担心受责罚的忐忑。

  随着慢慢长大,我逐渐从大人们的只言片语里知道我其实有爸爸,爸爸并没有死,而是他在我很小的时候跟我妈妈离婚了。我也问过妈妈,妈妈对此却只字不提。姥姥说,因为爸爸另有新欢,抛弃了我和妈妈,妈妈无奈才带着刚刚一岁的我跟随她和姥爷来到了石家庄。从姥姥的嘴里,我的爸爸就是一个抛妻弃子的负心汉。

  有一次,姥姥还恨恨地说,他既然不要你和你妈妈,那他这辈子也别想见到你。姥姥还告诉我,以前我们一家人住在A市,就是为了不再跟我父亲有任何的联系,我们才搬到这里的。关于爸爸的一切,我都是以这样的方式得知的,我因此对这个给予我生命却不肯负责的男人充满了怨恨。

  

他说,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频繁转学的后果自然会对我的学习造成很大影响,我只考上了一所普通高中,不过可以住校。因为家庭的原因吧,我一度很自卑,其实我一直都是一个内向的人,不喜欢热闹。高二上半学期,一个人突然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那天,班主任突然到班里叫我去他办公室一趟,说有人要见我。我推开办公室的门,看到一个身材魁伟的中年男人坐在办公室。他抬头看见我,猛地站起来,差点把身后的椅子撞倒。

  我打量了一下他,并不认识,可又觉得仿佛在哪儿见过。我脑子飞速转着,突然记起,这不就是那个经常出现在我梦里的有着模糊脸庞,却有着魁梧身材的男人吗?

  他快步走到我身边说,孩子,你这些年好吗?我终于见到你了。这些年我找你找得好辛苦,我是你父亲……

  我愣住了,这些年,姥姥和妈妈提起他都恨得咬牙切齿,今天他像从天上掉下来一样,落在了我的面前。那一瞬间,我的心情极其复杂,想张口质问,却不知道说什么,有点小惊喜还有恨。

  我没等他说完,扭头就走,丢下一句话:我没有父亲,我父亲早死了……老师一把拉住我说,叶成,你父亲把这些年的事情都给我讲了,原本不想掺和你家的家务事,但他毕竟是你父亲,而且你们之间肯定有误会,我看你还是跟他好好聊聊吧,他都找了你那么多年。

  碍于老师的情面,我站住了。其实我心里也特别矛盾,从小就羡慕别的孩子有爸爸,可当他真的出现了,我却觉得那么陌生。

  老师出去了,留下了我和一个原本应该最熟悉而又陌生的男人。他走到我身边说,孩子,你长大了,可能你妈妈和你姥姥给你讲了很多关于我的事,但有些事情也许你不知道,我们可以好好谈谈的。

  

他的眼里饱含着泪水

  于是,接下来,关于我的身世,我第一次听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版本。他告诉我,从他和我妈妈离婚后,其实每年他都要专程来看我。因为妈妈记恨他,一直就不肯让他见。他们离婚的时候,妈妈和姥姥就告诉过他,就一辈子别见到孩子,他以为是当时情况下的一句气话,可没想到她们竟然说到做到。我问他,为什么要和妈妈离婚。他说,因为他实在无法和姥姥姥爷相处,做一个听话懂事的上门女婿。“在你3岁的时候,我先托关系找人打听你进了哪家幼儿园,然后再专程去幼儿园看你。但只要你妈妈知道了我找到了你,就会给你换幼儿园。我只能进入下一轮的寻找。后来,我也害怕频繁转学太耽误你的学习,就想着等你长大一点,一直等到你读了高中。我觉得现在的你有权利知道自己身世,才又托关系打听到你的学校。幸运的是,你班主任是我朋友的亲戚……”

  我和这个自称我父亲人聊了一个多小时。我借口要上课,就离开了。他给我带来一些水果,我没有收。晚上临睡前,班主任给我送到了宿舍。我把水果丢在床上,被同学们一抢而光。

  这件事给我的影响挺大,有几天上课总是走神儿。虽然我对他说的话有点半信半疑,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已经没那么恨他了。妈妈频繁为我转学的事儿,我记忆很深刻,从幼儿园到初中,我至少转了五次学。

  后来,班主任又因为这件事专门找我谈了两次话。他让我不要去评价父母的是非对错,说那是大人们自己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他是我父亲,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他劝我接受这事实,学会理解父母。

  又过了两个月,他又来学校见我。中午,班主任破例为我请假,让我跟着他出去吃饭。在学校旁边的饭店,他点了一桌子的菜。“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多点一些,总有你喜欢吃的。”他说。

  他不停地给我夹菜,手都有点颤抖,有两次夹起的菜落到了桌上。“16年了,16年了,这还是第一次咱爷俩单独在一起。我很惭愧,这么多年没有尽到过一个父亲的责任。你妈妈也不容易,把你养大成人。”他激动地说。

  虽然我对眼前这个男人并没有完全接受,可毕竟血浓于水,我开始慢慢放下了对他的戒备。那顿饭我吃的不少,他只吃了几口。我有几次偷偷打量了他几眼,他眼里的目光是真诚的,甚至还饱含着泪水。他声音颤抖,似乎很激动,他的鬓角有银色的发丝,看上去有点沧桑。

  

我慢慢开始接受了他

  吃过饭,他送我回学校。路上,他对我说,小成,希望我俩见面的事,你暂时不要告诉你妈妈,为了能见你一面,我已经往这个城市跑了无数次,托了无数的关系,好不容易找到你。其实,你妈妈完全没必要担心,我不会把你从她身边夺走的,我只是想尽一点父亲的责任。我已经再婚了,你还有个比你小四岁的妹妹。希望有一天,你俩能见见面,毕竟是亲兄妹。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约定,希望你努力学习,考上大学……

  高中那段时间,他一年来三四次。我遵守了和他的那个约定,没有把我俩见面的事情告诉我妈妈。从小,我耳朵里灌满了妈妈和姥姥对他的怨恨。可通过几次接触和了解,我觉得他似乎并不像姥姥和妈妈说的那么绝情。

  我慢慢接受了他给我买的衣物,还有生活用品。说实话,之前我在学校一直过得很压抑,内心有深深的自卑,虽然每次他也只是询问下我的学习和生活,陪我吃一顿饭,但是,我内心的那块冰慢慢开始融化了。

  考上大学之后,他给我买了笔记本电脑和当时最新款的手机。妈妈和姥姥对此一无所知。我后来慢慢也想明白了,过去二十几年他们之间的这些恩恩怨怨,我无法判断是非对错,。

  现在,我已经参加工作几年了,没有什么大的成绩,只能算勉强过得去。我对目前的生活和工作都不是太满意。高中时,就有女孩子表示喜欢我,大学时也有,可我从来也没想过要真正谈一场恋爱,因为我觉得恋爱和婚姻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尤其是婚姻,如果痛苦多于幸福,那不如不要。

  现在的我一个人在外面租房住。姥姥姥爷已经相继去世,妈妈和继父感情也还可以,我不想让她再操心了。自己生活,很多事情需要自己打理,可也有一个好处,就是很自由。我和父亲依旧保持着联系,偶尔他会过来看看我,我还没去过他那里,因为我还不想让妈妈知道了心寒。

  

婚恋导航

  我们经常说,孩子的一半来源于爸爸,一半来源于妈妈,随意的否定任何一方,对孩子来说都是极其痛苦的一件事。孩子必须与父母双方都有所连接,这样才能满足内心归属感的需求。如果孩子对其中一方的连接缺乏,将会让孩子感到空虚和遗憾,而最令孩子难以忍受的是父母其中一方否定另一方、排除另一方,那就像自己内在的一半否定另一半一样,当孩子连接的渴望被人为截断,孩子的心理就会受到极大的打击和影响,造成心理上的分裂和痛苦。

  我们每个人都渴盼长长久久的婚姻,渴望相濡以沫的爱情,如果两个人的婚姻确实无法继续下去,也要承认彼此的位置,承认对方的父母身份,这对于孩子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也是对孩子的莫大的祝福。主人公妈妈的拼命阻拦,依然不能阻断父子亲情,这就是人性。不管怎么样,身为父母,都不能让无辜的孩子再来为自己不幸的婚姻买单了。

■文并摄/河北青年报记者皮雪雁(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