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小飞侠”奶奶付出20多年建设文明校园

2017-03-09 14:37 作者: 李若星

20余年里,每天早上7点,无论天气如何,在河北地质大学校园内,总能看到一位个头不高,胸前别有“为人民服务”徽章的白发老人如期出现在教一楼门前。

news_514_806b3c87b8c0c204cd9f0c4444009f3a.jpg

■“小飞侠”张奶奶

她叫张杰,今年83岁,学生们亲切地喊她“张奶奶”。1995年她被返聘任校园精神文明队队长。随意摆放自行车、校园乱贴小广告、男女同学之间过分亲密、着装出格、拖鞋上阵、带食物进教学楼……她都一一纠正,学生们见到她都有三分敬畏。正因此,学生们也称她“校园小飞侠”。也正是她20多年的努力,才使得河北地质大学校园精神文明建设全国有名。


现场

白发老人寒风中清理小广告

3月1日,石家庄刮起4至6级偏北风,气温明显下降。早上7时20分,外面气温只有三四摄氏度,记者远远就看到在河北地质大学教一楼前,一个身高约155厘米,头发被大风吹得凌乱的白发老人正在清理小广告。走近一看,原来是张奶奶。张奶奶告诉记者,早上6点多她就来了,趁学生还没大批来教学楼,她先将小广告清理完。

记者得知,清理校园内的小广告是她每天的工作,除此之外,她还有几项重要的监督工作,包括不允许学生带食物进教学楼,不允许男女同学公众场合过分亲密,不允许坐电梯时不排队……

7时30分,稀稀拉拉开始有学生进入教一楼,张奶奶暂时放下清理工作,像侦察兵一样观察着每一位即将进入教学楼的学生们。四分钟以后,一位女学生成为了她的目标。那位女生见到张奶奶,迅速将一袋牛奶塞进书包里,但还是未能逃过张奶奶的“鹰眼”。待女生走上前,张奶奶呵斥“拿出来,我早看见了。”女生羞愧地拿出牛奶迅速喝完,并表示以后不再这样做了。

记者观察发现,一些谈恋爱的情侣们,本来正亲密谈笑地走着,但远远发现有张奶奶在前方,就立马撒开了手。还有一些带食物的学生,或路上吃完或被张奶奶安排在一楼休息室吃完,总之没有人能成功带食物进教室。


忙完“早高峰”她的额头出了汗

7时45分,进入乘坐电梯的高峰期,张奶奶小跑着进入教学楼里的电梯等候区。“靠左边站,留出走路的过道来……”张奶奶大声指挥着学生们等电梯。最里侧是“教师专用梯”,早高峰时,学生们也会乘坐该电梯。但张奶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男同学不许乘坐该电梯”。张奶奶告诉记者,20多年来,只有一名男同学质疑过她,但她只解释了一句话“女生有生理期,你有吗?”那位男同学便自动走开了。

看到老师,张奶奶又变成“VIP教师乘梯接待人”。无论哪部电梯能进,张奶奶都会先安排老师进;遇到等候乘梯的学生太多,她又会号召学生们去有序走楼梯。学生们也很听张奶奶的话,8点上课铃声响起都按时进入了教室。

之后,张奶奶还会去每个教室门口望望,看看有没有学生不好好听课,如有发现,课下会告诉辅导员或老师,督促学生们认真上课。走出教学楼,她又将楼前东倒西歪的自行车摆放整齐,干完所有工作,张奶奶的额头上已沁出汗珠。随后,她骑上自己的自行车穿梭校园去往收发室义务送信……


讲述

当时恨我,长大后会懂是为他们好

“说实话,您这份工作是个得罪人的差事。学生们会不会怨恨您管得多?”记者问道。张奶奶思忖了一会说:“现在学生对我有意见,我不会往心里去,迟早有一天他们也会当爸爸妈妈,到时候就能理解我了。”

张奶奶告诉记者,曾经有一位学生在毕业十几年以后再回母校时见到了她,用诧异的眼光望着她说:“张老师,您还在这儿呢?我跟您说句老实话,上学的时候,我对您有意见。不过现在回过味儿来了,要是全国老师都像您这样,那校园精神文明建设早就好很多了。”

张奶奶解释,不让学生们带食物进教室,是因为食物散发味道会影响其他学生听讲;不让男生女生之间过于亲密,是为了保护女生;文明乘坐电梯,礼让老师,是尊师重道;清理小广告、摆放好自行车,是营造良好的校园环境。

记者获悉,张奶奶是1995年被学校返聘任校园精神文明队队长的,每个月的补助只有600元钱,这活只有张奶奶肯干。每天早上五点起床,吃过早饭,她就骑上自行车赶往学校,一般六点多就到了。无论刮风下雨还是生病有事,她从未耽误过一天。


热心乐观,使我成为敢作敢为的人

记者了解到,张奶奶的一生很传奇。她最早在张家口宣化市六中当班主任,后来调到河北地质学院(河北地质大学前身)任辅导员,主抓学生工作,那时候就练就了抓小偷的功夫,后来调到了公安局。1989年来到河北地质学院任职学工处,1991年退休,1995年返聘任校园精神文明队队长。用张奶奶调侃的话概括就是“她这一辈子都在查人抓人”。

提到抓小偷的事迹,张奶奶神采飞扬地给记者讲了一件。有一次坐公交车,她发现一个小偷,当看到小偷的手碰到旁边人的包时,她一个健步上前直接抓住小偷的手腕往后一背,再使劲向上一托。随后跟小偷说“快下车吧,去医院,找骨科。”

说完,张奶奶指着自己的大腿和胯说,现在里面还有钢钉呢。“怎么受的伤?”记者担心地询问。张奶奶云淡风轻地介绍,2011年她出了车祸,当时胯骨,腿骨,指骨,三处骨折。大夫说她很有可能再也起不来了。“可你知道吗?我22天下地,两个月走路,三个月就骑车到处跑了。”张奶奶说,“有的时候心态很重要,我当时就想,我得快点见到孩子们,回到我的工作岗位上。”


对话

“最大遗憾没有接班人”

记者:学生们为什么称呼您为“小飞侠”呢?

张杰:“小飞侠”这个称呼是1999届毕业的一位学生给我起的,之后便叫起来了,我也挺喜欢。我平时都是骑自行车穿越校园的南院北院,教学楼与宿舍,校园里的不文明行为,只要是我看到的,都会管一管说一说,连小偷见了我都怕,不敢到学校来。

记者:是什么信念支撑您风风雨雨坚守校园精神文明建设这么多年?

张杰:刚开始时,只是把它当任务工作看待,慢慢地我发现校园文明建设的重要性。我去过巴黎的大学,和国外的大学生相比,中国的大学生对这块认识还不足,我想通过自己的力量来督促带动校园文明的建设。

记者:对这份校园公益事业您有什么遗憾吗?

张杰:我要求自己能做的都做到了,虽然身体现在还康健,但年纪越来越大,得考虑找个接班人,无奈无人愿意接我的班。我知道这个差事干起来费力又不讨好,但只要自己从心底里认识到工作的意义,就能干得快乐。

■文/河北青年报记者朱丽娟

■摄/河北青年报记者王勇博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