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冒傻气的活雷锋 家徒四壁义务护路12年

2017-03-09 14:37 作者: 李若星

王景国告诉记者,他从小就有个梦想就是“护路”。2004年,37岁的王景国开始踏上逐梦路,这一做就是12年。他并非专职的护路工,而是附近一家卫生院的后勤职工。12年来,他的工资和奖金,多数用在义务修路、护路上,而自己却家徒四壁,这些年来未曾置办过一件像样的家具,被人们称为“冒傻气”的活雷锋。

究竟为何对护路如痴如醉?王景国表示,就为让人们走路舒坦。


现场一人、一车、一旗是他护路标配

news_515_92bf935cfeb874fc897d7484367b487e.jpg

■王景国正对一处破损的路面进行修缮

3月4日中午 12点 40分许,记者一行来到王景国所在的工作单位——沧州泊头市文庙镇卫生院。中午下班的王景国已吃过午饭,开始收拾护路的装备,骑上三轮车准备出发赶往廊泊路(廊坊市至泊头市)清凉江至老盐河路段,前一天用红色油漆圈出的有待修补的路面,正是当天下午的工作安排。

走到一家门店前,停下车,王景国拎起一桶大力士胶桶上前询问老板,“这种胶到货了没?”“还没到,等过两天再来吧。”老板看见记者说了一句,“王景国可是大好人,自费修路,有时没带钱,我也会先给他东西。”

约20分钟后,王景国到达目的地廊泊路清凉江路段,找到柏油路上的红色油漆标识后,从车上拿下来一杆旗帜,插在路上警示过往车辆注意避让。随后将大力士云石胶、刷子、铁铲等工具拿下车,“咕噔”一下,双腿跪到地上,右手用小勺舀出三勺大力士胶,在铁铲上均匀搅拌后,将裂开的路缝涂满。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来来往往,但丝毫不打扰王景国的工作步骤。一分钟左右干完,他收拾完所有的工具骑上车寻找下一处。

记者看到,廊泊路清凉江至老盐河段,全长10多公里,大大小小的“红圈”每隔三四米就能见到一处。12年间,填补过多少沟壑,勾过多少条路缝,王景国记不清,但从他黑黝黝的皮肤,瘦弱的脸庞以及满手的皱纹与老茧,就可见一斑。

在廊泊路段居住的居民起初都认为王景国是交通局的护路工,后来得知他是义务护路后,都纷纷赞扬他。


看到他的人无不挑起大拇指

除了护大路,村里的小路也在他的“服务半径”内。进入五军寨村的公路两旁分别拓宽了约60厘米的砖路,因此,路边堆砌着一些废弃的砖块,有的成堆,有的零散。王景国停下车,拿下铁锹,将占道的废弃砖块往外侧铲,直到将60厘米的砖路面都露出来才肯“罢休”。

村外有一所小学,即便是有个别的砖块出现松动,他都毫不放过,用手抠一把土将砖块固定,再用铁铲敲打敲打,便更稳固些。学校的孩子们见了过来围观,或许现在他们年纪还小,不理解这位叔叔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但仿佛和书本上的雷锋叔叔有些类似。

进入村里正值下午2点,不少村民带着孙辈在村里的小广场上玩耍。王景国看到广场上有垃圾,立即拿着扫把清扫起来,村民都不自觉地挑起大拇指。在广场的墙面上,立着几块“五军寨村善行功德榜”,居于榜首的就是王景国。

村主任刘林发告诉记者,不止五军寨村,附近的贺庄子、楚贾杜等村,十里八乡都能看到他义务修路、护路的身影,没有人不说他好的。


故事家徒四壁,工资全部来修路

news_515_8eb56b45def6612bad1aab9304e77cbb.jpg

■王景国家几乎没有什么家具

王景国八十多岁的老父亲一直生活自理,他丝毫没有埋怨过儿子。因为种种原因,王景国至今仍旧单身。周围的乡亲们看到他将全部的工资都用来义务修路,多数人不理解说他“冒傻气”,还有村民劝他,让他把义务修路花费的钱攒下来娶个媳妇或者留着给侄子,好让侄子给他养老送终。可每每听到这些话,王景国都没理会。“他们爱怎么说怎么说,我不管那些。”王景国告诉记者。

走进王景国的家,虽然家徒四壁,但院里的“荣誉墙”上的几幅相框格外引人注目。一幅是王景国所在的卫生院院长的亲家毛国祥给他题的一首《赞廊泊英雄》的诗,一幅是父亲托人将报道儿子事迹的报纸装在相框里,一幅是文庙小学赠与他的毛笔字“雷锋精神代代相传”。这些荣誉在王景国眼里没有什么,但父亲却将这些视若瑰宝。

在院中,记者看到一辆破旧的“二八式”自行车,“这辆‘大铁驴’别人给我多少钱我也不卖,就放在家里,它是我的一个念想。”据王景国介绍,2004年开始,他就是骑着这辆自行车每天穿梭在廊泊路上护路。为了护路方便,也为了节省时间,2012年,他自费买了一辆油电两用的三轮车,他管这车叫“快车”。因为每天奔走在路上,第一辆“快车”仅骑了三年就报废了。2015年,他又花费3000多元买了第二辆。12年来,王景国义务护路大概花了七、八万块钱,几乎是他全部的工资。


自掏腰包扩宽进村小土路

村主任刘林发跟记者说,“要是没有王景国,从村南进村的柏油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修上呢。”

记者得知,王景国所在的五军寨村南,有条2米宽的进村小土路,不但狭窄而且坑坑洼洼,可以说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2014年,王景国“盯”上了这条路,一有闲暇时间,准会出现在这条路上,为了把这条路拓宽,他甚至自掏腰包2000元对修路刨树的农户给予补贴,还拿出5000元雇佣车辆拉土垫沟。那时候,王景国每个月的工资只有1700多元。

2015年年初,五军寨村领导班子决定修好这条路,修路除了上级补助外,还需要村里集资一部分。王景国当即找到村干部,想要捐一万元。村干部知道他的生活并不富裕,加上多年来一直在义务护路,不想收他的钱。“王景国见我们不收他的钱,就要给我们下跪。”刘林发说,无奈,我们只好收下了他那一万元。

也正是因为王景国带头捐钱修路,村里的干部、群众都很动容,大家捐款都非常踊跃。在当年的八月份,这条水泥路修建完成,村民们出行也更加方便了。


对话“修路为的是让大家走得舒坦”

记者:别人说你“傻”,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王景国:我不管别人说什么,我就是想修路、护路,这是我自己愿意干的事,别人说什么我不管。我想着,我现在能干就干,以后老了干不动了,那时也就没办法了。

记者:你现在把工资都用于护路,想过以后怎么养老吗?

王景国:我也没想那么多,等老了我有退休金,大概两千多元,不发愁。我的老父亲也有退休金,也不花我多少钱,所以现在我有多少钱就都投在护路上。

记者:你修路、护路如痴如醉,到底图个啥呢?

王景国:一是我从小就想修路,二是我自己从坑洼的路上经过颠簸不好走,我将路修平整了,一方面自己走得平坦,另一方面也让更多的人走路舒坦。

■文/河北青年报记者朱丽娟

■摄/河北青年报记者王勇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