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再读一次送别余光中

2017-12-15 11:47 作者: 王晓优

  著名诗人余光中12月14日因病去世,享年90岁。


news_5936_b4a09f70452a7b5ca7fba1d41c44ba2f.jpg

  很多人对余光中的印象源于《乡愁》——一枚小小的邮票,一张窄窄的船票,一方矮矮的坟墓,一湾浅浅的海峡……但不为人知的是,创作《乡愁》时,余光中是在20分钟一挥而就的。事实上,余先生的乡愁早已贯穿整个人生,整个诗文创作……
  

乡愁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这次,乡愁不知将他载往何方?”
  据新华视点官方微博引述台湾媒体的消息报道,享誉两岸三地的诗人、香港中文大学联合书院中文系前系主任余光中,12月14日病逝于台湾高雄医院,享年90岁。
  据了解,余光中此次疑似因为小中风入院,肺部也有感染,转进重症治疗病房,但家人非常低调,院方也不愿说明病情。
  14日中午,台湾中山大学证实,该校外国语文系荣誉退休教授、著名诗人余光中于当日10时许病逝。
  14日,台湾文学界证实余光中于当日上午病逝,家属非常低调,余光中的妻子范我存哀恸。
  有台湾媒体撰文称,余光中投注毕身精力于文学创作,有着巨人般的意志。“年纪愈长,身躯愈形孱弱,但仍执笔不辍。现在诗人走到人生的尽头,这次,乡愁不知会将他载往何方?”
  

“童年的天空啊,看到的是轰炸机”
  余光中祖籍福建永春,1928年10月21日生于江苏南京,9岁因战乱,母亲把幼小的余光中用扁担挑在肩上,一路逃到江苏常州,后又辗转避难于重庆。“童年的天空啊,看不见风筝,看到的是轰炸机”——余光中曾写诗回忆那段日寇铁蹄下数次逃难的“蒲公英的岁月”,称这是“乡愁”萌发的最初土壤。
  在巴山蜀水深处,余光中度过了中学时代。1947年,同时考取金陵大学与北京大学外文系的余光中,因为母亲的挽留,就读金陵大学外文系。
  余先生曾把自己的生命划分为三个时期:21岁离开大陆去台湾,30岁离开台湾去美国求学,后任教于台湾师范大学外文系,再后又赴港任教于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晚年在高雄西子湾畔的台湾中山大学任教。
  任教的同时,余光中创作了大量作品,尤其是现代诗对于20世纪的华语文学产生了重要而深远的影响,梁实秋曾称赞:“余光中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
  

“我不会抛弃这个东西(中国文化)”
  余先生最为各界所知的作品,当属他1971年写下的《乡愁》这首诗。诗中以邮票、船票等为喻,抒发了作者对祖国大陆的深情和希望两岸早日统一的愿望。
  余光中生前在采访中曾说,这首诗是在20分钟一挥而就的,“如果我离开大陆时十二三岁,我的底蕴还不够我写《乡愁》。正因为那时已经21岁了,古典名著、旧小说、地方戏这些我都读过,我对中国文化的了解虽然幼稚,但已经很深入,印象很深,所以我不会,也不容易抛弃这个东西(中国文化),再加上,我父母的乡音都一直蛮重的。”
  对于《乡愁》,余光中格外珍爱。后来,他与台湾知名歌手罗大佑合作,将《乡愁》演绎为歌曲《乡愁四韵》,为全世界华人所传唱。
  

“我对做‘人瑞’并不热衷”
  上世纪90年代,余先生回到祖国大陆,掀起了“余光中热”。《守夜人》是他首次在大陆出版的自译诗集,再版时他在序言中写道“再过十二年我就一百岁了,但我对做‘人瑞’并不热衷。”
  余先生热爱中华传统文化,礼赞“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他曾公开抨击台湾民进党当局的“12年国教课程纲领”,支持并呼吁课纲抛开文白(指文言文和白话文)之争,明确表示:“如果把文言文抛掉不用,我们就会变成没有记忆的民族!”
  昨日(12月14日),《威海晚报》记者杨春瑞发网帖回忆了余光中2002年9月18日在山东威海给大学生作报告的情景:“报告厅里连过道里、讲台前也站满了人……余先生旁征博引、妙趣横生,情绪激昂处,全场都在老先生的带动下朗诵起他的诗歌,声音如潮,此起彼伏。”“采访时,我请老先生对夫妻之间的感情做个评价。老先生四两拨千斤地说,我是她的司机,她是我的厨子。笑声里爱意四溅。”
■文/央广、新华视点官方微博、人民日报客户端 河北青年报记者张翠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