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国家宝藏》成为备受追捧的“下饭综艺”,也有人指出专业上的失误——

看热播综艺,要去魅不要加魅

2017-12-20 10:55 作者: 胡育琛

梁家几代人守护的石鼓、历经2000年仍具王者之气的越王勾践剑、迄今发现数量最多、保存最好、音律最全、气势最宏伟的曾侯乙编钟、藏着航空发动机涡轮叶片铸造神秘基因的云纹铜禁……已经播出三期的文博探索节目《国家宝藏》,为我们普及了三家博物馆的九件重量级文物。

这些文物有的早已家喻户晓,有的并未广为人知,但它们都深深打动了观众,刷新了大家对文物的认知,引发一波了解国宝、守护国宝的热潮。因为受众不同,节目在专业上的瑕疵和失误,也引发了专业人士的担忧。比起如潮的好评,或许这些“少数人”的声音更值得我们认真倾听并思考。

news_6017_222bdc6d30f0b84ebd231d78dd63f3f6.jpg

■王刚在节目中流露的对文物的敬畏,令人感动


格调高大上形式接地气,《国家宝藏》不火都难

首先,绝对应该肯定的是,这是一档的有温度、有情怀、有态度的好节目。

《国家宝藏》的宣传片里有一句台词,“守护历史、选择未来”,这是节目的初衷,也是创作者的希冀。节目制片人、总导演于蕾在接受采访时说,“普通人对于文物的认知大多停留在收藏层面,真的假的、值多少钱。我希望打破这种思维,用我们的节目告诉大家——文物最重要的价值不仅仅是它的物质价值,更是它背后的历史故事和人文精神。每一件文物,都是中华文明的一个性格维度,它告诉我们,我们从哪里来,我们的血脉里流淌着什么。”

这个出发点奠定了节目“高大上”的基调,但节目的形式却很接地气。节目组邀请了故宫博物院、上博、南博、湖南省博、河南省博、陕博、湖北省博、浙博、辽博九家国家级博物馆的“看门人”坐镇,各自推荐三件镇馆之宝交予观众甄选。在文物的选择上,节目组的标准是“大家应该知道但还不了解”。比如第一期节目中,故宫推荐的不是人们熟知的《清明上河图》,而是《千里江山图》,以及大部分人可能都不知道的石鼓。于蕾说,在专家跟他们说起石鼓后,他们都很惊诧。

节目组为这些国宝选择了27位明星“国宝守护人”,从老戏骨梁家辉、王刚到易烊千玺这样的新生代偶像,他们用小剧场的形式演绎国宝的前世传奇,然后请出相关专业人员解读国宝的今生故事。这种用时尚演绎传统、用故事“复活”文物的做法,受到了观众的广泛欢迎。“千里江山”宋徽宗、“海纳百川”乾隆帝成了社交生活中的新梗。对此,于蕾表示,曾花了大量时间摸索节目的模式,最终选择了现在这个,“因为任何一个好节目,其实都是讲故事的。”

news_6017_7039af4882a0d7914bb755251ab36ef7.jpg

■九大博物馆联手讲述文物的故事


始于明星陷于文化,让人看到文物最动人的内涵

明星护宝人吸引了很多对国宝几乎零认知的普通观众,他们因为明星触发观看的理由,最后被国宝蕴含的历史、精神震撼。撒贝宁演绎睡虎地秦简的故事时,简单一句“律令背后的精神一定会延绵后世千年”,就让人忍不住落泪。

就像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所说,文物真正让人动容的核心,在于其背后所蕴含的人文精神。

比如故宫选择的石鼓、《千里江山图》和各种釉彩大瓶,分别从文化、艺术与物质的角度,展现了中华民族传承数千年所铸大国梦想的历程。让人们愈发坚信,中华民族是具有非凡创造力的民族,我们将继续创造和延续伟大的中华文明。

湖北博物院的三件文物承载的精神,仍然规范着我们今天的生活。越王勾践剑,是古代君子剑文化传统的重要载体;曾侯乙编钟历经两千多年,其代表了周代礼乐制度也一直影响至今;云梦睡虎地秦简中记载的秦人律令,具有古代高度的契约精神,成为那个时代大一统国家治理的基石。这三件文物从个人、社会、国家三个层面很好地诠释了中国人对情与法的独特理解。

第二期节目中,曾侯乙编钟的守护者王刚无意间流露出的对文物的敬畏,令人十分感动。被特许进入玻璃橱窗近距离参观曾侯乙编钟时,王刚脱掉了鞋子,脚步小心翼翼;凑近编钟时他特意用手捂住了口鼻,因为文物太受周围客观环境、温度湿度的影响;临别时,他对编钟深深鞠躬,他说这完全是发自内心的,几乎是下意识的。

而在这次经历之后,王刚的感触也颇多,他觉得作为国宝守护人,这种守护还不仅仅是一个形式上的,更重要的是在心里要爱护它,传承它,把国宝里边蕴含的精神传承下去。为此,他鼓励人多走进博物馆看看“国家宝藏”。

news_6017_c66405f2b027f5bb9267f7ba8ff6fc76.jpg

■乾隆的“农家乐”审美引发吐槽狂欢


受众不同评价各异,专业人士指出谬误和不足之处

一档综艺节目,普及了文物知识,打开历史的大门,带给人文化自信,还贡献了诸多话题,成为爆款是顺理成章的。网友评论说,这个节目把五千年的文明一点点展开,让在学生阶段留下不友好印象的我们,有机会重新认识历史。第一期节目播出后,它迅速“占领”朋友圈,一向挑剔的豆瓣网友打出了9.3的高分。随着话题升温,分数还一度升到9.5。

然而,节目并非十全十美,再加上受众不同,对节目的需求也不同,批评的声音也逐渐增多,尤其是来自文博爱好者和专业人士的批评。如今,《国家宝藏》的豆瓣评分已经降到9.2。

其实早在节目播出之前,央视放出剧照海报后,就有人指出李晨饰演的宋徽宗错穿了明清龙袍,梁家辉饰演的司马光戴的帽子也不严谨,有穿越之嫌。节目播出后,诸如明清家具错用到古代、线装书不是宋代流行的蝴蝶装等道具上的错误也被指出。

除此之外,对于节目内容,著名历史学家、考古学家王仁湘先生撰文评论,提出几点意见。比如,文物故事的演绎,明星可担大任,但是解读却不然,有鹦鹉学舌之嫌。觉得还是应当请专门家出场,让专门家来叙说;文物的生命,还并不全在于它们传承中的曲折经历,更在于它们自己内在的魅力;石鼓文的出现,应当有大背景,是一个大事件,无有交待,也很遗憾;《千里江山图》过于忽略了画作本体的介绍,让人觉得这幅画还在云里雾里……

文物本体信息的介绍太少,让一些知识储备较多的观众感到不过瘾。也有人提出,明星小剧场演绎不符合史实,有误导之嫌。比如石鼓的故事,让人产生司马池因石鼓为假而赴死的感觉,这是对历史的不尊重。第三期节目播出后,贾湖发掘领队张居中发表声明,称剧中多处不符合事实,误导观众!

news_6017_fc5144e5e1eaaec5f7b43ed374cd3853.jpg

■“宋徽宗”穿错了衣服


警惕“博物馆被节目裹挟进娱乐化规则”

对于这些批评的声音,有人不以为然,认为只要基本准确、大节不亏就够了,考古文博专业人士眼中只有专业和严谨,难免觉得节目的知识点和制作不那么完美。但从传播的角度,它是传统文化推广宣传的新形式,内容哪怕不那么严谨,也无碍于文物知识的普及和传播。

但知名文博博主“螺旋真理”表示,正因为节目的普及性,正确性才是更应该强调的,有趣和正确并不矛盾。“螺旋真理”进一步提出,假定由《国家宝藏》节目使一件文物的社会知名度大大提高,从而引发了类似于《清明上河图》那样的“故宫跑”现象,则这种现象到底是不是博物馆想要、应该要的?随着博物馆以及文物知名度和社会影响的越来越高,赵毅衡先生提出的“文学经典生产的双轴结构及冲突”的现象也在博物馆视域出现,并且会随着《国家宝藏》这类节目的出现而凸显,博物馆应该怎样应对?“螺旋真理”说:“目前看来,《国家宝藏》有成为‘偶像化节目’的趋势,即其粉丝拒绝对节目的批评,甚至会有意识地用自己的方式来批评对节目的批评者,而无视批评有没有道理。在这种场域下,关联性评价压倒了正确性评价(即只要出名了有错误也不许批评,而这是违反博物馆伦理道德的),博物馆被节目裹挟进了娱乐化的规则中,老实说,这才是我最担心的地方。”

这也是更值得大家思考的地方。

■文/综合《人民日报》《半岛都市报》等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