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种菜女博士:8年坚守立誓打造新农人

2017-12-25 11:05 作者: 胡育琛

8年前,还是在校博士生的石嫣,一手把北京西郊凤凰岭下的一块20亩的荒地,建成全国首屈一指的CSA生态农业“圣地”——小毛驴市民农园。5年前,石嫣离开了“小毛驴”,在北京顺义开始新的冒险,创办“分享收获”农场,尝试推进农村的可持续发展。

两次创办农场均获成功,如今“分享收获”农场规模达300多亩,已有会员800多人,合作农户收入增加三倍多。石嫣推行的社区支持农业(CSA)模式得到了更多人的认可,在她的带动下,产生了不少返乡务农的新农人,年龄都在二三十岁左右。打造新农人,是她努力的方向。

news_6132_16a362d183d5d70e49ae7aa66ea0a87a.jpg


小试牛刀 博士后变身“新农人”两度创办CSA农场

石嫣今年35岁,保定人,她顶着中国人民大学农学博士、清华大学社会学博士后两大学术头衔做了8年CSA生态农业。如今,则更喜欢称自己为“新农人”,她和团队成员创办的CSA联盟在全国各地已经有1000多个点,越来越多的农户和消费者接受了她的理念。

从小生活在城市里,如果不是那趟美国之行,石嫣怎么也不会想到过自己今后的生活会和土地结下不解之缘。

8年前,正在读博的石嫣被公派美国务农半年,学习社区支持农业(CSA)模式。从未干过农活的石嫣还是第一次见识到农作物居然不用农药、除草剂等化学品,生产出来的蔬菜等农产品直接送到居民家中,这些居民也会在特定的时间提前预付一年的费用。这种在西方国家很流行的模式让石嫣很感兴趣。

回国后,在导师的帮助下,石嫣把这种模式引入到中国人民大学的产学研基地,即基于相互信任,社区的消费者为了支持农业的发展,不管未来收成如何,都与农民共担风险,提前预付款项,购买农场来年的收成;农场则遵守承诺,完全不用化肥农药,尽量使用人工耕作,保证农产品的纯天然无公害。简单说就是,消费者预付菜金,农民采取有机的方式悉心耕作,在收获时将当季蔬菜按时送到消费者家中。

石嫣和团队成员将该基地命名为北京小毛驴市民农园,雇用当地的农民种植蔬菜,并且招募会员,直接把农民种出来的菜销售出去。除此之外,有兴趣的市民也可以到农场去亲自体验种菜的乐趣。

但在“小毛驴”步入正轨后,她觉得雇用农民的模式并没有让农民自己享受到更多红利,这并非自己理想中的农园,于是选择了另行创业。2012年,石嫣夫妇及同事一起创办了“分享收获”农场。让农户以家庭形式进行生产,在自己的土地上进行生态有机耕作,希望能打造一批“新农人”,如今已有800多名消费者预定有机农产品。

news_6132_43587b2b598f1e5352109bd528d9b29f.jpg


迈向正轨 赢取消费者信任让农户收入增加三倍

在团队里,石嫣一直被大伙儿称为“掌柜的”,除了干农活,传播CSA理念也是她的重要工作。有机农业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有网友在石嫣的微博下留言,有机是“小资”在自娱自乐。

2012年,创办“分享收获”农场时,三座大山压在她的肩上,寻找农户,招募会员,保证农产品质量,哪一项都不简单。

光是寻找合作的农户,她就用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石嫣和朋友一起到北京周边的农村去寻找既有多年种菜技术,又愿意接受新型理念的农户。这些人的年龄都在五六十岁,甚至七十岁左右,年轻人大多在外出打工,少有人参与。团队成员住到了农户家里,长时间做工作,给大家看各种资料,这才有人勉强同意试一试。

有了愿意加入的农户,产品卖给谁就成了大难题。石嫣发现,不少人对有机农业缺乏信任。“人们会一上来就问,你的蔬菜怎么保证全程有机?其实大家对有机食品的味道是主观的,我们能做的就是通过严格管理,坚持不打农药,不撒化肥,只使用有机肥。”

石嫣回忆,由于不打农药,农场所种的蔬菜和普通蔬菜相比,产量会少三分之一,甚至将近一半。有一次因为虫灾严重,蔬菜减产严重,没法给消费者配送,她和团队成员挨个打电话解释,好在大家都很支持农场。“由于长时间的合作,消费者对农场的农户都很信任,有时候有机蔬菜和普通蔬菜相比品相不是特别好,偶尔会有虫孔,但大家并不介意。”石嫣说。

经过每年上百场的讲座,认同石嫣的人越来越多,招募到的800多位忠实客户也让农场的自主创业迈向正轨。

自2012年5月份启动以来,经过五年多的发展,“分享收获”农场目前已经在北京通州区西集镇马坊村拥有60亩蔬菜种植基地和110亩林地养殖基地,在顺义区龙湾屯镇拥有50亩蔬菜种植基地和230亩果树基地,在黑龙江五常拥有60亩大米种植基地。农户的收入和之前相比增加了三倍。石嫣的团队也已经发展到了50人左右,其中80后、90后占据了一半。

石嫣说,她不断告诉自己和团队,做农业得有情怀,否则就难以坚持,让消费者建立新的消费习惯也需要时间,一定要有长期目标才能将有机农业推广下去。“我们消费的每一分钱都是在为想要的世界投票。”

news_6132_7ecbc2787cefdc739b0a24448ec42596.jpg


创意不断 坚持特色经营深度粘合用户

现在,已经有不少人成为了CSA模式的忠实粉丝。

核心消费者孟妍讲述了自己和农场的故事。她最初是因为担心食品安全而与社区支持农业CSA结缘,到现在差不多有6年了。孟妍说,最开始接触CSA时,她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那时在农场购买的农产品并不多,现在基本上所有蔬菜、肉、蛋、大米都是从农场预订。“由于很多新农人的加入,CSA农场在北京有很多家,他们提供产品的种类和质量完全可以满足我们的家庭需求。另外就是经过这么长时间,已经和种植者建立了特别信任的关系,除了开始的蔬菜,豆制品、调料、零食也都是在农场买。”

孟妍介绍,她和家人基本上都是在家吃饭,农场种什么家人就吃什么,很自然就形成了食在当季。“现在我家的孩子特别喜欢这样生着吃青菜,他们虽然很小,但也会经常说这个菜没有打药,洗洗就可以生着吃。”

她感慨,接触CSA这个圈子后,生活就给她打开了另一扇大门,认识了很多特别有意思的朋友。农场除了售卖农产品还有很多有意义的活动,孟妍曾作为一名志愿者讲师参与到了一个由CSA联盟和分享收获CSA农场联合发起食农教育项目。

活动旨在让孩子们走出教室,孩子们在各种屋顶菜园,校园菜地中,通过亲自种植,激发内心中珍惜食物的情感及对自然的尊重。

有一次在孩子们移菠菜苗时,孟妍发现孩子们双手特别温柔地捧着菠菜小苗,移栽时特别小心,不敢使用小铲,都是用手挖土。她一下子明白了,孩子和大自然的亲近就是需要这样的实践。

活动结束后,孟妍这样深情地写道,孩子们,若你们长大后对妈妈说:“妈妈,我们要去种地。”妈妈会说:“你们需要妈妈的话,妈妈去收拾行李。”

news_6132_d14617a826ba047dff70c6cba71d882d.jpg


引领未来 寄希望于返乡年轻人期待新农业引领者

与8年前相比,石嫣和她的团队已经更加成熟,“分享收获”农场也在不断地完善,但她并不满足,她提出中国未来的乡村应该是:具有农业生产技术经营理念的“新农人”,可以让子子孙孙长久持续耕作的“新农业”,可以让农人安居乐业的“新农村”。

石嫣向记者介绍,新农民是未来要在乡村生活的人,挣钱之后还要在村里投资,还依然生活在这个村子里。CSA联盟在全国大概有1000个点,这个点意味着既可能是一个单体的农户,也可能是一个农场,还有可能是一个合作社。

石嫣的和团队大概计算过,现在1000个CSA网络,带动差不多影响50万个左右农人(个体),这些人连接的消费者的数量大概就能达到300多万个。以此预期,有机农业有很大的市场潜力,“每5户消费者加入,就可以让一亩土地脱毒;每10户消费者加入,就可以让一个农民有机耕作;每100户消费者加入,就可以让5个年轻人留在乡村工作;每1000户消费者加入,就可以有一个更可持续的乡村。”

在石嫣看来,选择作为新农民,不光是一个事业或者是一个产业,更是一种生活方式。“希望未来有更多的年轻人愿意加入进来。我相信,返乡年轻人将成为一个潮流和趋势的引领者。”石嫣说,她一定会坚定地传播将CSA理念,总有一天,社会将因此产生一些改变。

■文/河北青年报记者刘冉

■供图/分享收获农场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