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城中人

2018-02-02 11:36 作者: 王晓优

当一周春运志愿者

■时间:2月1日■地点:石家庄站■姓名:邢文然■身份:志愿者

news_7056_55e0fd1c3ba5e30c034e04665efad3db.jpg


       2月1日是2018年春运第一天,别人去火车站是回家,我来火车站是要当一名志愿者。
  一到春运,每天都有很多人坐火车离开,火车站成了人口大迁徙的集散地,于是我选择到石家庄站当一名春运志愿者。第一天“上班”,虽然之前已进行过专业的培训,但还是激动又紧张。早上8点,我就赶到石家庄站的“馨桥”爱心服务区,换上志愿者服装,开始工作。
  我的工作主要是为需要帮助的乘客提供爱心帮扶,以及答疑指路。春运志愿服务是不允许尝试的,如果有人向我问路,我不确定的一定不能说“好像”或“应该”这样的词,以防误导别人。这样,前期就需要我对火车站做到相当熟悉,及时帮乘客去想去的地方,让他们早日踏上回家的路。
  一天下来,我感受到当你真正能帮到一些人时,你会觉得再苦再累也没白费。对方的一句“感谢”,会让我感觉很温暖。
  一周后,我也将踏上回家过年的路程。一年来,回家的次数很有限,但回家过年是最有意义的一次。陪父母聊聊天说说话,告诉他们我的生活我的工作,只要简单地陪伴在他们身边,就觉得是最幸福的事情。
  


恨不能飞奔回家去

■时间:2月1日■地点:石家庄站■姓名:孙振强■身份:农民工

news_7056_f3c77f4f56725b1bd3d80bdf4d3ac2aa.jpg


  现在已经是腊月十六了,再有半个月就过年了,暂时告别了一年在外的打工生涯,我回到了石家庄,和媳妇孩子团聚过个好年。
  我的打工地点不固定,哪里有活儿就去哪里。在工地上干活,挣的是辛苦钱,但付出越多,回报也丰厚,一年到头下来多少能有点积蓄。
  前几天,孩子们就给我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能回家,我知道孩子们想我,我恨不能立即飞奔回家里去,但手头上的活儿总得干完了才行,不能给人半路撂挑子,我只有和工友们加班加点地使劲干,争取早点干完回家。
  村里人过年,讲究的就是个热闹和团圆,但凡缺少哪一个人,感觉过年都不圆满。所以即使过年期间有工地为了挽留工人而提高工资,我仍会选择回家,有些东西不是钱所能弥补的。
  这不马上就要过年了嘛,我回到村里打算给老人和妻子孩子买点新衣服新鞋子,让他们高兴高兴,再置办些年货,比如猪肉和春联之类的,就可以热热闹闹地过年了。
  我小时候过年,村里特别热闹,大年初一放鞭炮吃饺子,挨家拜年,村里从正月初六开始一直到正月十七,三个戏班子会轮番唱大戏,那算是童年最开心快乐的记忆了。每到那时候,全村人坐在一起看戏唠嗑,其乐融融,整个正月年味十足。现在村里过年,年味变淡了,但该有的贴春联、拜年等年俗依旧存在,并且还多了妇女们跳广场舞了,也挺乐呵。
  2018年,我希望我们一家人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我的工作顺顺利利,多多攒钱供孩子们上学。
    

希望今年也稳稳当当的
■时间:2月1日■地点:石家庄北站■人物:李女士■身份:工人

news_7056_ac1fbe7b7f30405925bbba3ea6d71d70.jpg


  我来自杂技之乡沧州吴桥,来石家庄几年了,和老伴、儿子在工厂里打工。
  出来打工最担心的就是工厂效益不好,那样的话我们就得换工作、换住的地方。出来打工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2017年我最高兴的事就是我现在工作的工厂效益不错,一年没有换工作,稳稳当当地干了一年。工厂的老板还在江苏开了分厂,我们本来可以和儿子一起回老家,但是儿子被派到江苏那边了。所以他从江苏直接回老家,我们从石家庄回老家,马上就要团圆了,一想到这还挺兴奋的。
  出来这一年,最想念的是我的父母。儿子大了,挺让人放心的,我父母七十多了,这一年最牵挂他们俩。我买的是今天下午的车票,但是我一大早就收拾好东西和老伴到火车站了,今天空气不错,也挺暖和,我和老伴就没去候车室,打算在外面先呆会儿。除了回家要带的行李,我还带着个电视。这是儿子买的新电视,放在石家庄了,我和老伴捎回去,过年就能用它看春晚了。
  我们吴桥是杂技之乡,过年除了包饺子放鞭炮,还有各种节目。在旅游区,有不少人演杂技,特别热闹,老伴说,今年估计得演一周。我们岁数大了,这种节目也见得多了,很少去凑热闹,孩子们倒是挺喜欢看的。
  过了年我也要去江苏了,儿子跟我说,那边赶上阴天下雨比北方还冷。不过,我过去的时候天气就暖和点了。正好借这个机会,我也去江苏旅旅游。听说那儿空气好,气候也不错,我很期待。


最怕也最开心的是回家  

■时间:2月1日■地点:石家庄北站■人物:刘女士■身份:工人

news_7056_9c61ad5788809ab1358a097c2de3f754.jpg


  
我来自山东聊城,和男朋友一起在石家庄打工,已经两年了。
  可能因为离得不远,山东过年的习俗和河北差不多。包饺子就不用说了,我们过年还会炸鱼、炸丸子,每次全家一起动手做不少,特别热闹。我最牵挂的人是我男朋友,别看他和我在一个城市工作,但他不太会照顾自己,我经常担心他是不是饿了、累了。我和他来这的两年互相陪伴、互相照顾,他是我在这唯一的亲人。除了男朋友,我还很牵挂我爸妈,出来一年了,没回去几次。每次他们打电话问我工作时,我都会说瞎忙呗,从来不说自己在外面有多辛苦,怕他们担心。
  每年最开心的是回家,最怕的也是回家。每次回家都要坐火车,春运期间火车上人特别多,票不好买,带东西多了不方便上下车。有一次我们从家里出发得太晚了,到了火车站就听到广播说马上要检票,可我们还有很多东西没过安检。等安检完,我们俩用最快的速度赶到检票口,才赶上火车。所以,今年我没带东西回老家,网购这么方便,我把给家里人的礼物都在网上买好了,有的已经到家了,比我到家都早。爸妈总是说让我别乱花钱,我就不告诉他们买东西的真正价格。我一年在家住不了几天,给家人买点东西虽然不能代替我的陪伴,但总比没有强,对我来说也算是一种安慰。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2018年能考上医师资格证,那样的话我就能换个更好的工作。今年过年不能光玩了,要在考试前好好复习,争取顺利通过考试。

■文并摄/河北青年报记者邹畅 朱丽娟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