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城中人

2018-02-13 11:06 作者: 王晓优

挣多挣少都要回家过年 

■姓名:李丽华■时间:2月7日■地点:石家庄站■身份:水果店老板娘

news_7280_d4860ea4ebf90f84d9e0a9cffaf1697e.jpg


  时间过得太快了,眼看又到了年根儿,我现在是归心似箭。家里的大女儿还眼巴巴等着我回家过年,我给家里老人孩子每人买了件新衣服。
  我老家在衡水,在石家庄开了一家小水果店,一年挣不了啥大钱,也算是够一家人花了。本来一直把孩子带在身边,但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就送回老家了,一年也就是寒暑假在一起,平日里忙也顾不上管孩子,就想趁着过年好好陪陪他们。所以我认为,不管挣钱多少,都要回老家过年。
  年前年后正是卖水果的好时候,备年货的,拜年的,人们免不了买点水果。孩子爸爸舍不得关店,我们合计着我先回家安置过年的东西,他大年三十再自己开车回家,初一晚上就返回石家庄。水果店虽然小,但是开的时间长了,回头客也多,附近的居民都来买,我们一年四季基本上就大年初一关门一天。
  日子虽然忙碌,但是也很满足,现在有了二宝儿,一家人的生活更美满了。我的目标就是踏踏实实做小生意,等孩子长大了,送姐弟俩出国读书,让他们有更好的生活。
  自己抱着孩子挤火车也挺费劲儿的,我还拉着一个大箱子,全是给老人孩子带的礼物。昨天晚上跟女儿视频,她还问我,“妈妈给我买的啥新衣服呀?”孩子盼我回家,我也想孩子,真想立马就“飞”回家,但是下了火车之后还要坐班车往村里走。不过已经跟孩子爷爷说好了,去路口接我们娘俩回家。
  一想到晚上就可以一家人一起吃个饭,我特别开心。
    

时间教会我坚守如一
■姓名:史明轩■时间:2月8日■地点:京港澳高速冀豫界收费站123车道■身份:高速公路收费员

news_7280_c91a67d82074a24e606e3ee46929f3b6.jpg


  今天是我的第三百零一个夜班,不知不觉已经在这个岗位上奋斗了三百个夜晚,我感叹时间的强大推手,竟推着我走了这么久。每次上岗后,都感觉时间是静止的,不管外面车辆如何飞驰,我自“岿然不动”。每天按照收费发卡操作流程,看到车道中有车辆驶来,示意停车,“您好,请您出示通行卡”,收费并发放通行卡,“谢谢,祝您一路平安”,放行,一气呵成,保证车道不积压车辆,保障车辆平稳有序快速通过收费站车道。
  光速是三十万公里每秒,高速上行驶的客车最高时速不超过一百二十公里每小时,而我的速度就是在这一次次的重复中,在我的岗位上度过了一千多个日夜,收取通行费3554万元。学生时代的夜晚对我来说是放松,是睡眠,而工作后的第一次上夜班是紧张和兴奋,有着抑制不住的跃跃欲试和反复默念操作流程的惴惴不安,那个夜晚的那份心情大概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而最让我兴奋地是去年9月15日的那一夜,我开心得像个孩子,接班前得知自己当了爸爸。从那以后的每个夜晚,我都会想那个小家伙有没有哭,有没有没睡,有没有想听个故事。想到这些,我就知道,我已经欠了他太多个有故事的夜晚。我想,我教会他的第一个词,应该是“理解爸爸”吧。
  如果把我们的社会比作一台昼夜不停运转的巨大机器,那么我们每一个人就是这台巨大机器上的一个个微小的零件,我们认真地工作保障着这台机器高速而有效地运行。就像我们省界收费站,在高速公路的主线节点上,我们的专业和敬业将原本不那么合拍的自己,打磨成完美契合工作岗位的高速人,在每个归家路灯亮起的夜晚,坚守岗位,一丝不苟,让每个在路上前行的司机畅通无阻。
  
一到家就能吃上姥姥做的面条啦
■姓名:李彤彤(后)■时间:2月12日■地点:石家庄北站■身份:学生

news_7280_7cddb5716c147f8dee336146a31ab0a8.jpg


  我今年六岁了,我妹妹今年三岁。我们两个今天跟妈妈来火车站是准备坐车回家看姥姥的。我已经有一年没见姥姥了,我特别想她。自从我妈妈和爸爸来石家庄打工,我们就只能一年回一次老家。
  虽然很少和姥姥团聚,但是我们可以在微信上聊天。有时我放了学,我妈妈下了班,我就把妈妈的手机拿过来和姥姥在微信上视频。以前姥姥家没有WiFi,是上个月我舅舅给装上的。平时我玩妈妈的手机时,她都让我少玩会儿,保护好眼睛,但如果是和姥姥视频,她就不说我了。只要把作业写完了,想和姥姥视频多久都可以。
  2017年最大的收获是我在学校拿了奖状,老师说这张奖状是奖励给每天来得最早、交作业最积极的同学的。不过有一件事我挺不开心的,因为我听见爸爸妈妈商量着要给我换个学校,说过完年就给我换一个更好的学校。但是我不愿意,因为我和现在这个学校的同学玩得很好,到了另一个学校,我一个人都不认识可怎么办啊。
  我妈妈在一家制衣厂上班,每天很辛苦,她们的工资都是按做衣服的数量算的。有时候我希望她能多做点,这样就可以给我买新款玩具了;但是我更多的时候希望她能少干点活。比如,前几天天气很冷,我妈妈为了干活把手都冻红了,我给她抹护手霜的时候她还夸我长大了。
  我现在最想的人是我姥姥,我们还有四个小时就能见到她了。我问我妈妈最想谁,她说:“我最想我妈妈呗。”我妹妹说,谁在外面不想自己的妈妈呀。今天早上我和妹妹还录了小视频发给姥姥,她夸我们长高了。我跟姥姥说我想吃她做的面条了,她说我一到家就能吃上她做的面条。
 
希望过完年工作能一帆风顺
■人物:刘倩■时间:2月12日■地点:石家庄北站■身份:房地产销售

news_7280_5307b5767a69a48200491da970a72c8b.jpg


  我是一名房地产销售,本来在北京工作,去年秋天回到河北。我老家在定州,本来定在昨天回家,但是家里有点事没处理完,就只能换到今天回家了。我之前在北京的工作挺顺利,待遇也还不错,但还是回老家了,因为我不太喜欢竞争激烈的生活。我朋友曾经开玩笑说,在北京地铁上能把人挤成“相片”。我来石家庄的时候,这边刚建好地铁,石家庄的地铁可能是比较新吧,挺干净的,人也相对少,希望以后能多开通几条线路。
  2017年让我最开心的事是我去成都玩了几天。我辞职以后就给自己放了个假,去成都找同学玩了几天。成都的气候和饮食我都特别喜欢,尤其是成都的火锅。希望每年都有机会出去旅游,如果有时间我还想去成都。
  我大学学的是市场营销专业,所以来石家庄做了房地产销售。今年我们项目转到了外地,我每天只能坐车上下班。有一次车坐反了,晚上八点多才到家,到家以后我朋友吐槽我是路痴。
  我最想的人是我妈,我和老爸在石家庄工作,她在老家住。我有段时间没回老家了,今天回家特别兴奋,但是没给家里带什么特产。毕竟东西带多了上下车都不方便,过年需要的东西也早就准备好了,我妈说就等我们回家过年了。希望过完年我的工作能一帆风顺,我家人身体都健健康康的,这就是我最大的愿望。
  
这次回家也“时髦”了一把
■姓名:王继福■时间:2月1日■地点:邯郸■身份:打工者

  我今年53岁,在石家庄打工已经有快20个年头了,以前每年春节都是坐长途汽车回涉县老家。虽然近年来客运买票比往年轻松不少,但六七个小时的车程还是让人很疲惫。
  上次回家,孩子给我买了一部智能手机,还教会了我如何网上订票。无论在哪,只需在软件中输入时间和地点,5分钟就能买到你想要的票。今年年初,我特意留心了“高铁+客运”的回家方式。当看到石家庄至邯郸高铁票充足时,我就决定坐半小时高铁到邯郸,并提前通过手机异地购买从邯郸到涉县的长途汽车票,这样算下来能节省一半的时间,买票的成功率也提高很多。用手机顺利买到回家车票后,我感觉自己在同乡面前也算“时髦”了一把。其实,早在2017年10月份,我就听说京津冀三地已经基本完成了本省(市)道路客运联网售票系统建设,支持跨省(市)购票、线上退票、快捷乘车等功能,极大地方便了乘客提前规划行程。
  这次回家,我也体验了一把“智慧”旅途。一大早,我就收拾好了回家的行囊,来到公交站等车,由于提前用掌上公交查看了车辆行驶状态,仅仅等了几分钟,公交车就驶进站台。上车后,我“时髦”地用手机支付宝刷了一次公交卡。以前有几次出门没带零钱,还都是好心乘客帮我付的钱,怪不好意思的,这个手机刷卡好,现在人们出门只要有手机想去哪儿都行。
  不过让我真正感觉“时髦”的,还是家乡的变化。以往村前的大路不好走,公交车都开不进来。现在路通了,电动公交车都跑到了家门口,别提多“时髦”了。从涉县客运站下了长途汽车,我又坐上了开往村子的公交车。一路上,看着9米多宽柏油马路直通到一个又一个村口,真是激动又开心,以前有的村山路仅1米多宽,车辆无法进去,现在真是方便多了!

■文/河北青年报记者刘冉 邹畅 通讯员谭磊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