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

2018-02-23 10:26 作者: 王晓优

  “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习近平总书记的这句话揭示了创造美好生活的基本途径。春节期间四个回乡的记者记录了不同人物的奋斗经历和现在新农村的幸福生活。这些故事不但展现了人们在各行各业的奋斗过程,也再现了新农村的变化,生动描绘了老百姓的获得感,正是“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真实写照。
  

短途游开启娱乐新方式

news_7360_1b9104828884a69a9fa59f4b62d99a24.JPG

■邢襄古镇充满传统特色


  “爆竹声中一岁除”,提起过年,近两年来,让人们感慨最多的恐怕就是“年味儿”一词了。生活条件好了,饺子可以天天吃,新衣随时穿,人们对于过年的期盼好像没有了以前的浓烈。
  按照老家习俗,所有的活计都要在除夕夜,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前干完,大年初一不能干活,否则将预示着接下来的一年都会忙碌。于是,大年三十晚上就像变魔术一样,所有的事儿都停了下来。在我看来,不用干活绝对是极幸福的,但“无事可做”也极无聊。爸妈出去串门,剩下我一个人在家里和电视相伴,一遍遍重播的春晚,让我感觉枯燥又乏味。
  老妈从初二开始就怂恿我陪她一起出去玩儿,我总是百般拒绝。我老家在邢台农村,离家13公里处有个村子,以前叫柳洼村,美丽乡村建设后名叫柳洼风清小镇,附近去玩儿的村民很多,但我从来没有动过想去的心思。我确实带有一丢丢偏见,总觉得说破大天也不过是在农村,能有什么好玩的。
  最终我还是拗不过老妈,一家人吃完午饭就开车出门了。18分钟的车程,我们就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从驶入村口的那一刻,我就开始“尖叫”,路旁两排古树都配上精美的工艺雕刻,记忆中村子的模样早已经不见踪影。
  游乐场、人工湖,复古的古井、粮囤、房角街景,处处都是景,来玩耍的大人孩子成群结队。不得不说,这样的游玩带来的幸福感一点都不比去大城市旅行少。12岁的妹妹一边荡秋千一边高喊,“如果咱们家旁边有可以玩儿的地方,我也不用在家看电视了。”
  老妈迈着大步走梅花桩,说如果自己再年轻几岁,所有的游乐设施她都可以通关。我拿着相机在旁边记录大家的笑脸。那天天气很冷,每个人的脸都冻得发红,但一张张露着洁白牙齿的笑脸,记录的都是幸福的模样。
  有了这个开头,我和家人又一起去了南和县生态园,邢台县附近的太行邢襄古镇,哪里都是人山人海,私家车连成串都能有两三公里长。从车牌上来看,都是附近的游客,短途游成了农村春节期间新的娱乐方式。
  
建涛叔家盖了新房
  时代的变迁需要年代的积累,但一个小家的改变却能用手触摸到。
  2017年,对于我奶奶家的邻居建涛(化名)叔来说,可以称得上承前启后的一年。这一年,40岁的他花了半辈子积蓄翻盖了家里的老房子,盖起了气派的二层楼,总算能挺起腰杆站在自家大门口了。
  建涛叔家的老房子是砖瓦房,至少有三四十年了。村里人都陆续翻盖了老房子,建涛叔家房子逐渐成了村里仅有的破旧房子。建涛叔的父亲没多大本事,在同龄人中属于“干得不行”的那一类。建涛叔的父亲有两个儿子,早早把大儿子分了出去。大儿子分家时只得了一片宅基地,白手起家挣下了一份家业。建涛叔看到了哥哥的境遇,也逐渐意识到好日子只能靠自己奋斗。
  老实巴交的建涛叔以前在家具厂上班,后来在服装厂当了个小领班,每月能挣四千多元。建涛叔有两个儿子,小儿子一岁多时被建涛婶送到了幼儿园,她也跟着建涛叔在服装厂打工。
  建涛叔的侄女考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在城里安了家,侄女婿很懂事,也很能干,这让建涛叔羡慕不已。所以,对于自己儿子的教育,建涛叔一刻也没放松。
  虽然日子过得节俭,舍不得送孩子出去念书,但争气的大儿子考上了县里一中的重点班,这让建涛叔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把。
  今年春节,我见到了建涛叔的大儿子,已经上高一,长得比他爸还高,俨然是个大小伙子了。建涛叔的笑容也多了,每每提到大儿子的学习成绩,声音也总会高几度。孩子偷偷问我:“姐姐,我想考国防生,不知道能不能行?”我说:“国防生分数可高,你一定要好好努力才行。”
  回家后,我把跟孩子聊天的事讲给我妈听,我妈说:“这些年,你建涛叔、建涛婶忙着挣钱,这孩子放学回家还要看弟弟,洗衣服、做饭,你建涛叔、建涛婶还不满意。国防生不用自己掏学费,孩子也是在替家里考虑,孩子真是早当家啊。”
  虽然花光了半辈子的积蓄,建涛叔家的新房子还未装修,但建涛叔和建涛婶踏实肯干,我相信这个并不算太富裕的家一定会被生活温柔以待、越来越好。
 
在闯荡中收获

news_7360_537272a4510094911e3204664ae778f7.jpg

  ■这一年对武金洋来说是“动荡不安”的一年


  已经在家待了一个多星期了,这是武金洋大学毕业后在老家时间最长的一次。如果按照法定节假日来算,她在家的时间不够7天,因为从北京到老家之间的路程就要消耗近一天时间,索性她请了年休假,和春节假期连在一起休了。
  2017年春节前,武金洋一个人拎着行李箱挤进了北京,还没有拿到毕业证的她需要完成学校要求的一份实习证明。同时,她也希望能在这里找到落脚的地方,闯荡北京,是很多年轻人的梦想。就像春天土壤里播下的一颗种子,发芽并破土而出,自然而然,又不可阻挡。
  刚到北京时,她没有工作目标,没有住的地方,连约好一起闯荡的朋友,也在开往北京的火车上临时反悔了。她有的只有一个小小的行李箱,还有一颗既激动,又动荡不安的心。
  还好,已经在北京落脚的发小收留了她。一段时间内,她和发小在那个大大的北京,一起挤在一张单人床上,盖着同一床被子,互相商量着她今后的路。
  “刚去北京那会,还真是有点落魄。我的被子还在寄过来的路上,我俩只有一床被子,没几天我就冻感冒了。可那会儿刚刚面试找到工作,不敢请假,发着烧也得去上班,晚上再去输液。妈妈打电话听着我这边声音嘈杂,我就骗她说我出门遛弯呢。”现在谈起刚开始的经历,武金洋笑着说。后来她换了一份工作,换了住处,合租的室友是同样只身闯荡的大学同学,她的生活也开始稳定下来。
  现在她从事的是一份杂志编辑工作,和大学时的专业不算是很对口,但她对这份工作还是很满意的。当然,也不可能处处顺心,编辑工作总有出岔子的时候,这是她最大的烦恼。偶尔,一篇稿子经过她的修改,还存在错误,交到上级领导那里免不了被批评。
  除此之外,重新学习相关知识也是老大难。“我是文科生,对金融可以说是一窍不通。但最近总是接触这些,不学不成。有空的时候我就上网自己看证券、股票有关的知识,逼着自己学习。”
  她知道在老家不会有很多休息时间,要帮父母做家务、招待亲戚,可休假前一天,她还是激动得坐不住。这些活计,对她而言,就是“终于不用再动脑子了”。暂时不用早起挤地铁,暂时不用惦记交稿时限,暂时不用去想今天下班路上要买什么菜。
  这一年对武金洋来说是“动荡不安”的一年,彻底离开了学校这座象牙塔,又只身一人闯北京。虽然没挣下什么钱,也挺辛苦,但收获也很多。“暂时想不出来春节过后会有什么变化,现在的状态我还是挺满意的,我最大的目标就是攒下点钱。”
  
表叔家门前停车变难了
  以往过年回家总习惯把车停在离我家很近的表叔家门口,他家门前空地比较大。但这两年,在他家门口停车越来越难了,因为他家门口的车越来越多——他自己的,大儿子的,小儿子的……
  以前表叔家也寻常人家,就靠几亩地过日子。表叔种过苹果,后来还养过鸡。“千万别再提以前了,什么罪都受过。就说养鸡,每天都得在地里看着,晚上不能回来。到处都是黑黢黢的,不知道是猫头鹰还是什么东西,一声声叫得瘆人,别提多害怕了。”
  表叔肚子里装的知识不少,人不笨,又爱钻研,可就是一直没找到好机会。大概在他五十岁的时候,他干上了保险这一行。这一干还真干出了名堂,而且越干越上瘾,一年下来居然挣了几十万元。“这么多人都在做保险,你为啥能做得这么好呢?”我好奇地问表叔。
  表叔说:“还是要吃得苦中苦。比如过年前,我就得跟老客户一一联系,加深感情。明年入不入?没钱?我先给你先垫上。大年初一,入保险的人撞车了。我放下筷子,二话不说,开车出门过去看。有人跟着跑一趟说:‘这么麻烦还挣不了几个钱,何必呢?’我就告诉他,做事不能只看眼前。”
  以前没吃过的山珍海味,表叔现在已经懒得动了。可最初的时候,他见桌子上摆着帝王蟹,因为不会吃,筷子都不敢动,只能先看别人吃。别人用手掰,他也用手掰,别人用筷子捅,他也用筷子捅。“现在这些好吃的,我几乎都不伸筷子了。现在的人谁还稀罕被别人请吃顿饭呢。”
  表叔不喜欢应酬,别人找他吃饭得提前预约。表叔告诉我:“人家请你吃饭,经常是有事相求。该办的、能办的,不吃饭我也要给人办了。”
  眼下,表叔在市里买了两套房。
  “现在竞争越来越激烈,保险也没以前那么好干了,不过我做成这样也能交代了,剩下还得靠你们这辈年轻人自己好好干。”表叔说。
■文/河北青年报记者杜梦媛 刘冉 赵赛 张曲波

■摄/河北青年报记者刘冉 张曲波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