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满族绣品展

再现东北炕头上的风景

枕上添花,帐中观曲
2018-02-23 10:26 作者: 王晓优

  ●时间:2月15日至4月16日●地点:石家庄市博物馆
  “姐儿在房中绣香袋,绣出西厢各色人儿来……”每次听郭德纲唱这段小曲,都忍不住感慨,现在的人连扣子都不会缝了,绣花更是天方夜谭。
  但就在一百多年前,这几乎是所有女人安身立命的重要技能之一。
  当然,也没必要人人都重修这项技能,但作为传统文化的纽带和载体,这项“针尖上的传承”应该让后世子孙了解。“枕上添花,帐中观曲——吉林满族绣品展”正在石家庄市博物馆举办,枕头顶、幔帐套、铜穿鼻、荷包、围裙等近百件从清代到民国的满绣精品,不仅展示了其造型夸张、色彩艳丽、风格朴拙的特色,还让大家一睹东北炕头上的风景。
  

news_7367_99238fa82fa812620204db0f977a8e2a.JPG

■此次展出的绣品中,枕头顶、幔帐套这类床上用品居多
  

自民间,所展皆是日常应用之物

  本次展出的满族绣品,是吉林市博物馆从伊通和九台地区收集来的,这两个地区在清代是打牲乌拉总管衙门的辖地,而打牲乌拉总管衙门是专门负责为皇室采捕贡品的。展品的时代跨度从清代到民国,具体时间已经很难精准界定,多为晚清和民国早期的作品,代表着满族民间刺绣的精华,堪称传统艺术瑰宝。
  跟那些更多被当成艺术摆件来欣赏的刺绣不同,此次展出的绣品都跟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幔帐套、幔帐额、枕头顶、荷包、眉勒、马甲、云肩、围裙、围涎、儿童靴、儿童帽、铜穿鼻、钥匙扣、剑带……都是百余年来人们日常生活中经常用到的东西。尤其是幔帐套和枕头顶,堪称东北民间炕头上的一景。
 

news_7367_9bf9ac7d08ac2c3d3f513a12ebdefa11.JPG 

■枕头顶指的是枕头两侧的截面,枕顶绣一般多用花卉图案

news_7367_96fe858160d224ca3d6225b07c03f007.JPG

■幔帐套多绣戏曲题材,表现一出戏或一个场景。这幅绣品表现的是《五女兴唐传》中帐下点兵的场景

news_7367_902f56b3d145110d343d74fa0a9f45a4.jpg

■铜穿鼻是做什么用的,现在的人怕是已不太了解了


  ●枕头顶
  枕头大家都不陌生,从战国时期流传下来的成语“高枕无忧”,足可证明其历史悠久。生活于白山黑水的满族人也很早使用枕头,最早是一根圆木全家枕,这样很不方便,后来人们就将圆木截成数段,各枕各的。心灵手巧的满族先民,将木枕两端用刀刻、火烙出各种图形,兼具装饰和祈福的作用。等棉布缝制的枕头流行后,人们继续在枕头两端的截面上绣上各种图案,就是枕顶绣。
  ●幔帐套
  幔帐套更是具有东北风情,东北处于高寒地带,满族人居住的房屋一般三间到五间,于东南侧开门,形似口袋,俗称“口袋房”。西侧为里屋,室内南、西、北三面是相通的大炕,俗称“万字炕”。为保障隐私,避免不便,在炕沿上方的平行位置,设有与炕同长的“幔杆子”,上挂幔帐和两个绣工精美的幔帐套。晚上幔帐放下,既可以起遮蔽作用,又防风保暖。白天时将幔帐收拢,于是有了工艺绝佳的幔帐套。随着居住环境的改变,这样的风景如今难得一见了。
  ●铜穿鼻
  现场还展出一个铜穿鼻,它是一根长的铜钎子,一头用绣品固定,另一头有孔。百思不得其解这是做什么用的,请教了吉林市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才知道,它是用来锁东北特有的炕柜的。柜上有锁鼻儿,用穿鼻穿过去,在没有绣品的那头锁上一个满族风情小锁。据说这样的炕柜里一般放着主人的家私,轻易是不给别人看的。现在东北的农村,不少人家还在继续沿用炕柜。
  

news_7367_df7dfca25adcc195ae74192b086e6157.jpg

■满族女子崇尚女将,这幅幔帐额绣的是《杨金花夺印李元龙征南》


风格粗犷,有一种朴实的民间审美
  跟苏、蜀、湘、粤四大名绣比,满绣最接近的是粤绣,构图饱满,色彩浓艳,显得富丽堂皇。尤其是此次参展出的绣品皆来自民间,风格上更为粗犷,有一种朴实的民间审美。
  比如在用色上非常大胆,通常一朵花红黄蓝绿要用遍,深深浅浅,层层叠叠,颜色满到快要溢出来。你见过一半浅绿一半深紫的叶子吗?让人怀疑是不是绣到一半绿线不够了,顺手用紫线代替的。但这片叶子藏在姹紫嫣红间,也不觉得扎眼。
  比如在造型上比较夸张,一幅《打金枝》图案的幔帐套,上面绣了郭暧、升平公主、代宗和皇后,衣物纹饰尚称精致,但五官四肢仿佛小儿涂鸦。其他很多戏曲题材的绣品都有类似特征,绣工精致,但画工不敢恭维。
  工作人员介绍,因为满族有个规矩,女子不得习文,所以她们的刺绣作品,有时候会有错别字,人物造型也不会那么精准工整。她们在田间地头看一场简陋的戏曲演出,回来后通过想象描绘出这些人物,所以不像我们今天在舞台上看到的那样精致华丽。
  满绣还有一个特色,喜欢用黑色边围,比如幔帐套几乎都是白底黑边。这跟当时东北染织业不那么发达有关,也跟满族人的黑色崇拜有关。有一种说法是,萨满教神服就是白色黑边,在萨满信仰中,宇宙被分为三界九天,各有空间,均有界限,黑色边围象征界限。满族还有“乌鸦救祖”的传说,所以代表乌鸦羽毛的黑色,在他们眼里是吉祥的颜色。
  除了白底,蓝、青、黑也是常用的底色。或圣洁或凝重的底色和五彩缤纷的刺绣,凝聚了满族人对大自然的热爱,折射出了满族文化对于美德、伦理等精神文化的价值取向。
  

图案丰富,戏曲花草都寓意吉祥
  “枕上添花,帐中观曲”是此次展览的主题,因为花草和戏曲是满族刺绣最重要的题材。
  满族是由渔猎逐渐向农耕过渡的少数民族,随着满汉文化交融,花成为满族最为喜爱的植物之一,枕顶绣中常见花草类图案,各种花卉应有尽有,有些是以写实风格描绘所见之花,有些是将花草抽象出来再进行重组,用明丽的颜色形成姹紫嫣红、花团锦簇的图案,让人望之生喜。
  戏曲题材更是丰富,《二进宫》《南北和》《天河配》《双锁山》《拾玉镯》《春秋配》《窦公训女》《井台认母》《薛礼投军》《许仙借伞》《五女兴唐传》《云英降香》等,都是在民间流传很广戏曲故事。比如有一幅幔帐套,绣的是二人转《王美容观花》,评剧也有这出戏,就是郭德纲经常在节目中唱的《杨二舍化缘》,跟所有才子佳人的戏都差不多,用的是“才子落难、佳人援手、得中状元、花好月圆”这样的套路。
  这些戏曲一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结局圆满,反映了人们朴素的善恶观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我们可以推知,虽然满族妇女被排除在“学校教育之外”,但她们通过民间传说、戏曲、唱词等途径获得知识,并逐渐接受了汉族的传统思想和文化观念。
  此外花瓶、文房四宝、亭台山水、鸟兽鱼虫等,也是常用的题材,而且大多寓意吉祥。如花瓶与牡丹组合寓意“平安富贵”,荷花与金鱼象征“连年有余”,绶带鸟与鲜花象征“春光长寿”等。汉字作为汉族文化的代表符号,也出现在满族绣品中。
  以针代笔,以线代墨,满绣是满族先民审美与智慧的结晶,也是满汉文化相互交融的历史见证。如今,我们处在一个三千年未有的大变局中,但不管怎样的流转变迁,传统文化的根脉、民族文化的精髓应当保留。有时间来市博物馆看展吧,在内容丰富、色彩绚丽的满族刺绣中,了解一个民族的过往。
■文并摄/河北青年报记者张翠平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