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要消息 社会 时政 教育 财经 健康 青年说 政策解读

学者蔡叆和洨滨书院

来源:未知 作者:陈涛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0-29 21:34:17

  ■今天宁晋县三中内的洨滨书院纪念墙


  发现河北第三十八站:


  宁晋县书院村


  蔡叆,字天章,宁晋县百尺口村人,他生性聪慧,九岁能文。蔡叆于明世宗嘉靖八年(1529年)中进士,累官至监察御史。蔡叆刚直不阿,后因事下狱,他干脆罢官回家,在宁晋兴办了洨滨、正学两所书院和四间小学。今天的宁晋县还有因洨滨书院而来的书院村。


  在历史上,有“凤凰城”美誉的宁晋可谓是人杰地灵。当年的宁晋城有三十多座石牌坊,其中十座石牌坊都是为了一个官职不高的人建的,他就是明朝中期的教育家蔡叆。


  蔡叆其人


  蔡叆自幼聪慧,九岁能文。后来他师从韩邦奇、湛若水两位大儒,还曾在晋州人张璿门下就学。韩邦奇博闻强识,而湛若水则创立了和王阳明的“阳明心学”并称的“甘泉学派”。在这两位老师的引导下,蔡叆学问大为长进,这是他后来中举的文化基础。他们的教育理念和思想品行对蔡叆的人生产生了重要影响。


  虽然在宁晋城大名鼎鼎,但蔡叆先生却仕途蹭蹬。他三十来岁中进士,为官后,他担任过正八品的行人,再任浙江道、河南道御史。后来他因弹劾自己的上级汪鋐而获罪。这位汪先生虽然善弄权术,但当时战功卓著、圣眷正隆。蔡叆弹劾他,无异于以卵击石。


  《明史·职官志》里记载,御史犯罪,要“加三等,有赃从重论”,不久,蔡叆被削职为民。嘉靖二十一年,他再次进京任职,次年正月,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蔡叆被逮捕下狱,关了半个来月。这次他任职的时间更短,只有不到四个月。


  这次“治安拘留”式的惩罚让他被再次罢职,蔡叆干脆死了做官的心,回家当老百姓去了。


  洨滨书院


  回到老家后,蔡叆索性在宁晋城边的洨河畔建设书院,教学授课,他将书院命名为“洨滨书院”。他也因此被人称作“洨滨先生”,聆听窗外的风声雨声,品评天下的家事国事。大儒湛若水受邀来宁晋的书院讲学,后来还专门撰写了《洨滨书院记》一文。


  有很多外地读书人慕名而来,也有不少人从此走向仕途,位居高官。洨滨先生开邢台宁晋一代斯文,功垂后世,他也因为办学受到了知府的题字表彰。


  在八股盛行、看轻士节的明代,蔡叆不是一位醉心举业、不闻世事的腐儒。他对封建社会重男轻女的思想提出过大胆质疑。“休将男女分轻重,且看乾坤有两仪。”这样的诗句在男尊女卑的社会环境中是颇为大胆的。


  蔡叆的学生将他的理论文章整理成册,这就有了《洨滨文集》十卷、《洨滨语录》二十卷等作品流传。除了研究学问外,蔡叆的诗歌作品也颇可一观。他的作品语言清丽明快,让人眼前一亮。在他笔下,有清新自然的田园风光,还有洨河畔的荷香扑鼻、蛙声一片。而且蔡叆有一些现实主义作品,比如他的《贫家女》《孤老行》描述了底层人民的痛苦和贫富差距巨大所带来的矛盾,具有很深刻的现实意义。


  蔡叆先生壮年中举,仕宦短暂,没有做到尚书一级的高官,也没有进内阁参与机要。从这个层面来说,蔡叆算不上一位成功的“政治家”,《明史》里都没有为他专辟一篇传记。但是他归乡以后,大兴义学,热心慈善,还设书院讲学,开“洨滨”一代斯文,他对宁晋的贡献真可谓善莫大焉。


  蔡叆的历史功绩


  明王朝律法严苛,设百官如家奴,冷不丁的特务告密还让你防不胜防。而且明武宗后,朝政大坏,与其在朝廷上如履薄冰,多磕头少说话,还不如自我放逐,真正为乡亲们做些好事。


  在传统意识看来,峨冠博带、蟒袍加身确实是风光荣耀。不过救济孤残、教学以正人心一样是“天下大同”理念的践行者。从这个角度来说,蔡御史是一位真正的“人生赢家”。


  更让人感动的是,蔡御史回乡后倾其所有,在宁晋城大量置地。他的田产收入大部分用来救济鳏寡,用做教育支出。他还自掏腰包兴办了四所义学,很多穷人家的孩子在此免费接受教育。灾害之年,他还出资赈灾,救济百姓。


  蔡叆后来的种种作为是和他早年的受教经历分不开的:因为他少年丧父,所以深知孤贫苦痛;师从晋州名士张璿,造就了他刚直不阿的性格;他师事韩邦奇、湛若水,将办书院、兴教育视为己任。


  宁晋老家人为了纪念蔡叆的功绩,想凑钱为他建生祠。没想到蔡叆却说利己不如利家乡,把这笔钱拿来建设了新的“正学书院”,并主动捐纳自家的四千亩地作为书院膳田。有三百多学生在此就学,成就了宁晋城的又一段斯文佳话。


  在明清两代,宁晋就出了45名进士,可以说蔡叆书院在推动本地教育发展过程中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当年宁晋城内一度有30多座石牌坊,为蔡叆建的牌坊就有10座。作为一个官职不高的罢职御史,蔡叆得到了老家人民的肯定和爱戴。


  今天的书院村


  不过,洨滨书院在后世毁于水灾。清乾隆十三年(1748年),宁晋知县在县城东街重建书院,公元1903年在积极提倡新式教育的背景下,这座书院又被改为公立的高等小学堂。


  因为蔡叆在城郊建设书院的缘故,在书院旧址上就有了因此得名的“书院村”。这个有300多人口的小村子是古代宁晋县书院教育历史的“见证者”。据说原来的学田也在后世被豪强占据,宁晋人民为他所立的石牌坊也没有逃过岁月的摧残。


  去年四月,在宁晋县城出土了《甘泉湛先生心性图》碑,这块石碑是蔡叆为老师湛若水所立,为研究湛若水学说和其生平提供了重要的实物依据。


  可喜的是,在今天的宁晋县泥坑酒厂内,还留存有关于蔡叆和洨滨书院的碑刻,这些珍贵文物为后人研究蔡叆乃至邢台地区的教育史提供了宝贵的资料。今天的宁晋县第五中学内,还有一面纪念洨滨书院的文化墙。书院不在,斯文流传,今天宁晋的洨河也早已不是荷香扑鼻的模样。

■蔡叆塑像

  本文相关参考及引用资料:《明代京畿作家研究》《宁晋牌坊》《北方传统书院的缩影:河北邢台古代的书院教育》。


  ■文/本报记者郭会哲■供图/宁晋县委宣传部


  


责任编辑:陈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