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要消息 社会 时政 教育 财经 健康 青年说 政策解读

爷爷临终前留给孙子的信价值百万

来源:未知 作者:陈涛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1-09 21:51:52

  ■作者:梁小明丛俊儒■出版社:花山文艺出版社


  民国年间,鼎兆通商号是张家口实力最强的商号,下面还有很多分号。鼎兆通的创始人韩兆通是当地响当当的人物,可惜他的儿子就没那么优秀了。韩兆通的大儿子整天吃喝嫖赌,让老爷子伤透了心,二儿子本来是做生意的料,不料英年早逝,只有孙子韩天赐被老爷子寄予厚望。


  老爷子韩兆通临终之时,孙子韩天赐正在张库大道上跑买卖,于是老爷子给孙子留下一封信,并留下遗言:一旦鼎兆通日后有难,就让天赐打开这封信。


  一晃好多年过去了。龙烟铁矿官股拍卖的消息传来,起价40万大洋,都统府正式向社会各界发了公告。这在张家口商界引发了不小的震动。韩天赐听说日本人想拿下股权,就暗暗下决心:一定不能让日本人得逞!


  可是近年来,鼎兆通的生意一直处在下滑状态,40万大洋只是底价,要想竞标成功,需要上百万大洋。怎么才能弄到这么大一笔钱呢?韩天赐陷入了苦恼。这时,他的妹妹提醒道:爷爷生前不是留下一封信吗?快打开看看!


  韩天赐拿出那封信,紧锁的眉头不禁渐渐舒展开。第二天,韩天赐直奔北京而去。他日夜兼程,来到裕承泰票号,让总管去通报东家。


  裕承泰票号的东家杨舒怀正在喝茶,听完总管汇报之后问来客是哪里人。


  总管说:“听口音是张家口的,三十来岁的样子,他说他姓韩。”


  杨舒怀惊喜道:“难道是韩兆通的后人?快带我去看看!”


  天赐正胡思乱想着,柜台后门帘挑起,一位六十来岁的男人出现在眼前,他上下打量着天赐道:“你是?”


  天赐赶紧站起身来深鞠一躬:“请问是杨伯父吗?我是张家口鼎兆通总号韩兆通之孙韩天赐!”


  杨舒怀闻听,大呼一声道:“果然是韩家后人!贤侄请随我到后面说话。”说罢便拉着天赐来到里间。


  双方落座,杨舒怀想起往事,不断感慨着:“我和你祖父可以说是生死之交。早年间我被人暗算,带伤一路逃到张家口避难,因为枪伤复发,在客店奄奄一息,碰巧遇到你祖父带着驼队在客店留宿,他为我担着风险请医买药,这才救了我一命。后来我伤好之后,靠道上朋友扶持,开了这家票号,一转眼也是到了花甲的年纪。韩老先生可好,你这次来肯定有大事找我吧?”


  杨舒怀性格坦荡,快人快语,天赐对其印象颇好,待他问到祖父时,天赐低头长叹一声道:“老伯,我爷爷几年前去世了,走得突然,连我也未来得及床前尽孝。”


  天赐的话让杨舒怀瞠目惊愕,只见他面向西方双膝跪倒,放声痛哭。天赐在一旁好言相劝,好半晌杨舒怀才止住悲声。


  天赐道:“老伯,人死不能复生,您老就看开些吧。天赐这次贸然来访,是有一件事相求。”说罢从怀中掏出韩兆通的那封遗信,双手递交到杨舒怀手里。


  杨舒怀擦擦眼泪,将信展开,从头至尾看完之后,长叹一声道:“贤侄,你祖父对你真是舐犊情深。当初我创办裕承泰时,白手起家,没有多少生意,你祖父差人先后在我这儿存了80万两白银。靠着这些银子,我的生意才有了今天的规模。老人给我留言,只有你才能代表韩家提出这笔款额。现如今你等着钱用,这正是我报恩之时。你稍等一下。”杨舒怀转身去了前台。


  约半个钟头左右,杨舒怀与身后的伙计一起回到里间。伙计手中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两张银票。


  “贤侄你来看,80万两白银,算上利息,现在折合百万现大洋,银票已经开好。另外,这里还有10万大洋银票,这是我个人的一点心意,说不上报答,你都带上。如果不够,只需来封电报,我立刻差人送钱。”


  杨舒怀的口气不容置疑,天赐也没有推辞,双手接过银票,再次向他深深鞠躬:“老伯,时间紧急,容我日后再来看您。”说罢,和杨舒怀互道珍重后离去。


  有了这100多万现大洋,韩天赐在竞标中如愿胜出,取得了龙烟铁矿的股权,让日本人的阴谋落了空。


  ■文/摘编自《金莲花正开》


  


责任编辑:陈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