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要消息 社会 时政 教育 财经 健康 青年说 政策解读

《野驴仪仗队》(06)这块风凌石正是“石芝珊瑚”

来源:未知 作者:陈涛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1-12 23:59:00

  ■作者:刘先平■出版社:河北教育出版社


  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是我国四大无人区之一,为何却成了野生动物的乐园?鸬鹚堡筑在青藏高原的大海之上?鸬鹚在水中如何围猎大鱼?海底变色龙是谁?作者如何与它较劲?本书记述了作者进入自然保护区的经历与见闻,展示了丰富的野生动物资源和考察工作的惊险,充满了自然科学知识。


  “你们俩合伙蒙人!”天初的小脸涨得通红。


  这真是热锅里蹦出个冷豆子!我俩更是乐得仰天长笑!魏师傅忙问:“怎么了?他们写的是什么?”


  “你自己看嘛!”


  魏师傅真的凑过来看了,可是看完后却一声不吭,满脸的疑云。但说出的话却是:“怎么骗你了?”


  “奶奶写的是‘珊瑚岛’。爷爷写的是‘珊瑚’。可他俩都说对!这不蒙人?魏叔叔,你知道珊瑚是生活在哪里的吗?”


  “当然在大海!你也要考我?”


  “可这儿是戈壁滩,是大漠,离大海还有十万八千里哩!珊瑚怎么可能跑到这里来了?这不等于说要找骆驼刺,得到大海去寻吗?”


  魏师傅一时语塞。李老师却笑得更欢:“傻小子,这块风凌石不同于一般的风凌石。金贵处就正在这里!想想看,海拔4000多米的大漠,怎么会有珊瑚?好好想想……”


  过了好一会儿,天初才高兴地大喊:“难道这里曾经是大海?在几千万年、几亿年前是大海?”


  李老师正想夸他,他却连连摆手:“别说,别说!你也别剥夺了我发现的快乐。是呀!我怎么忘了,青藏高原原来是大海呢!喜马拉雅山原来也是大海……对了,爷爷的书橱里还放着一块化石——是奶奶那年从珠穆朗玛峰自然保护区捡来的。我看过,外表像一块青石,像一本石头书。打开一看,里面是个完完整整的海洋生物——贝壳类的。我说的对吧?”他乐得手舞足蹈,“原来,发现能给人带来这样大的快乐!”


  在海滩上拣生物标本很有意义


  大漠陡然明亮起来,几束阳光射出了云层,戈壁滩上现出了明暗相间的斑驳色彩,只一会儿又风驰云涌了。“我见过的珊瑚都是像树枝,像鹿头上长的角……这也是珊瑚?”魏师傅有了疑问。“这个我知道。我最先认识的珊瑚就是爷爷书橱里摆放的,像是一棵树,树干是赤红的,枝子是雪白的,上面好像开了一朵朵琼花,说是曾在南海舰队当海军的舅爷爷送的。去年,爷爷、奶奶从西沙群岛回来,捡了好多珊瑚标本,还拍了很多照片,我才知道珊瑚有几百种呢!有雪白如玉的、绿的、红的、黑的,五颜六色;形状有枝状的、块状的、杯状的、脑状的,奇形怪状。几百种珊瑚在海洋里组成一个顶级的生态系统,是鱼、虾、螃蟹、鲨鱼的家园。不好意思,我这是听爷爷说的,书上看的。你让我奶奶回去发些照片到你邮箱好了。对了,这样的珊瑚我好像也看到过,好像是照片,对吧?它叫什么名字?爷爷!”


  我感到欣慰——在那样炽烈的阳光下,冒着40多摄氏度的高温,在海滩上拣海浪冲上来的珊瑚、贝壳、海螺等各种生物的标本,很有意义。李老师大概也和我有同感。


  小魏曾送李老师一个“宝贝”


  “你还有什么问题?不是说我们合伙蒙你吗?通通提出来!”李老师摸着孙子的头说。“要说你们的答案也不完全一样,虽然两个都是名词,可珊瑚是动物名,珊瑚岛是地名,怎能一样?还不是蒙我们没去过西沙群岛?”天初说完,就仰脸盯着我。


  我说:“从字面上看,有一定的道理,但这是我们俩的故事,谁都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这叫心有灵犀一点通嘛!还是请你奶奶说吧!”


  “去年6月,我们在西沙群岛的珊瑚岛,那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岛,是南海珊瑚保护区的核心地区。有一天,你爷爷和战士小魏、水手长东方明去考察珊瑚,却不让我下海,我只能待在退潮的礁盘上干着急。他们观察到了长棘海星吃掉大片珊瑚,凤尾螺却是珊瑚的保护神,它最喜欢吃长棘海星,还遇到了海蛇、大鱼……回来后一说,懊悔得我什么似的。后来,小魏送了一个“宝贝”安慰我。我一看,淡淡的象牙黄,有30-40厘米长,20多厘米宽,中间还收了腰,像玉一样晶莹。它真的像是只盘子,不知是什么,难道海里也产玉?战士小魏说:‘海里当然也产玉,但它不是玉……不过,说是玉也不过分。’接着,他反问:‘你知道四大有机宝石是什么?’我说:‘琥珀我见过。珍珠也认识。砗磲到西沙群岛的第一天就领教了。这个宝贝不属于这三种,那一定是珊瑚了?’”


  “奶奶用的是排除法。”天初得意地小声说。


  “小魏说:‘没错,它就是珊瑚。你奇怪它的形状吧?明天我领你去看活的。’后来,我看到了像个大石头疙瘩的团结珊瑚。还有一种圆形的,上面现有纹路的脑状珊瑚。长得像把扇子,又像柳树那样的柳珊瑚……”


  “它就叫‘石芝珊瑚’!是因为千万年风沙的吹打、陶冶,才让它有了山峰的险峻、参差,成了另一件艺术品。你奶奶才没一眼认出……”(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陈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