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微信扫一扫

首页 > 本地 > 正文
“我的海岛我的家”系列:

郝月梅五年磨一剑的心血之作

来源:河北青年报2019-02-25 17:24:41   作者:贾立芳
作者:郝月梅出版社:河北少年儿童出版社 2018年北京图博会上,一个小女孩手捧一套书读了整整一个下午。这套引人入胜的书,作者就是郝月梅。 作为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郝月梅经常接到...

  • 作者:郝月梅出版社:河北少年儿童出版社

    作者:郝月梅出版社:河北少年儿童出版社

2018年北京图博会上,一个小女孩手捧一套书读了整整一个下午。这套引人入胜的书,作者就是郝月梅。

作为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郝月梅经常接到各个出版社的约稿。不过,从2013年秋天开始,郝月梅推掉了所有的约稿,心无旁骛写作在她脑海中萦绕了20年的海岛故事,一写就是五年。2019年1月,“我的海岛我的家”系列图书由河北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郝月梅,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齐鲁师范学院教授。

1981年始在《萌芽》《北京文学》《青年文学》等杂志发表文学作品。著有“小麻烦人由由”系列、“王闹一定有办法”系列、“不一样的杜小都”系列等小说三十余本。

曾获中华优秀出版物奖、冰心儿童图书奖、齐鲁文学奖、泰山文艺奖、山东省文艺精品工程奖等奖项。多部作品入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的百种优秀图书。

内容简介

“我的海岛我的家”系列2019年1月出版,包括《松山岛》《猫岛传说》《岛上男孩》。这是作家郝月梅五年磨一剑的心血之作,是一套以爱国主义、理想信念教育贯穿其中的海岛题材的儿童小说。作品以长山岛为背景,讲述了一群跟随军人父母驻守海岛的孩子们的生活、探险、成长故事。

入选2018年国家出版基金项目,中宣部2018年主题出版重点出版物,入选河北省优秀出版物。

这个故事在作家心中萦绕了20年

郝月梅的父亲是军人,“儿时记忆中经常搬家,直到小学一年级,随父母来到渤海湾的长岛,在此一住就是八年,才有了我童年生活中最稳定的一段时光。”对于郝月梅来说,第一次赶海的经历让她终生难忘:正是黎明前,微露的晨曦映在海岸上,只见海水退去很远很远。海滩上到处都是活物:礁石间折腾的大鱼,水洼里蹿高的青虾,横行的螃蟹,蠕动的大海螺,刺猬一样的海胆……整个海岸都是“刷刷”的声响,人们欢快地往麻袋和筐里捡拾……

写写那段深藏于心底的最为珍贵的童年生活,这个念头在郝月梅心中萦绕了二十年。郝月梅说,岛上有她的足迹,她的梦想,有一个小孩子内心的隐秘。童年的印迹是抹不掉的,且随着年龄愈长,印象愈清晰,不写不足以释怀。

为找回当年的感觉专程回长岛

为了唤起当时的感觉,郝月梅专程回过长岛。不料,随着时代的变迁,原本幽静的小岛上到处是川流不息的私家车、熙熙攘攘的游人以及铺满海岸的渔网……她心中有些失落,同时又不甘心,于是在旅游淡季的时候又去了更远的隍城岛,那里安静了许多,让郝月梅找到了儿时生活的印迹。“我的海岛我的家”系列包括《松山岛》《猫岛传说》《岛上男孩》。郝月梅说,这三本书中,费力气最大的是《岛上男孩》,最让她动感情的是《猫岛传说》,故事性最强的则是《松山岛》。在《岛上男孩》中,几个主要人物“羊毛”“小迷糊”“小黑猪”等相继亮相,他们在海边玩两军对阵的游戏,哥哥还救起过掉进冰窟的“小迷糊”。夜晚岛上停电,他们聚到海边听羊毛讲反特故事,时刻警惕着小岛上的异常,还真让他们发现了“特务”的踪迹……后来,几个男孩迷上了一辆崭新的自行车,竟引发了一场男孩子之间的“战争”……书中很多情节为后面故事的展开埋下了伏笔。

这套书的责编闫韶瑜说,郝月梅把“压箱底”的东西都拿出来了。小说人物性格迥异,但他们勇于担当、个性坚毅,在物质条件不丰富的环境中,活得乐观、活得有精气神儿,且对事物充满好奇心。这些都会给当下被家长保护过度、难以自立自强的孩子们带来一些启示。

对话作者

因为珍贵,所以想认真对待

■记者:您在后记中说,“写长岛故事,这个念头在我心中萦绕了20年。”为什么近几年才动笔写?

■郝月梅:20年前,在看了一部海岛题材的世界名著后,我童年的记忆一下子就被唤醒了,于是一气呵成了中篇小说《北山岛》。没想到,这篇中篇小说很快发表在上海的文学双月刊《巨人》上。从那时起,我就有了创作岛上故事的念头。

童年在海岛上生活的这段时光对于我个人来说是非常珍贵的,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想静下心来好好写一写。这些年来,总是有很多讲课、约稿的任务,我没法静下心来写这段故事。直2013年,我把“王闹一定有办法”的书稿交出去之后,就没再出新书,创作精力都放在“我的海岛我的家”这套书的写作上了。

写完《猫岛传说》,我落泪了

■记者:出版社说这是您“五年磨一剑的心血之作”,不知道写作的过程顺利吗?

■郝月梅:2013年秋天,我开始写海岛故事。写作过程中,我换过一组又一组人物,甚至试过以王闹为主角,以现在的孩子去海岛旅游为主线串起整个故事,但写了三四稿,我始终不满意。

在故地重游的同时,我静下心来阅读,买了很多中外经典名著。2016年,当我读到《国际大奖小说——魔术师的小象》时,一下子就被触动了,写作的灵感也随之而来,于是写下了《猫岛传说》,这是“我的海岛我的家”系列中最先完稿的。从2013年开始动笔,到2016年写完第一本书,我用了三年时间。《猫岛传说》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岛上深深的胡同里有一户神秘的人家,只住着一位老婆婆和她的猫。孩子们在哥哥的带领下认识了这位军属梁婆婆,听她讲了自己的飞行员儿子的故事。梁婆婆说她的像小老虎一样威风的猫是儿子从对面的猫岛抓来的,这让孩子们兴奋不已,想方设法要去猫岛。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得知梁婆婆的儿子早已牺牲,那只被她唤作“儿子”的猫是她唯一的精神寄托。后来,陪伴梁婆婆十五年的老猫死了,梁婆婆一病不起。哥哥他们去看望,并把自己心爱的小猫留给了梁婆婆……

写完这个故事的时候,我落泪了。我觉得在我们的儿童文学作品中,除了轻松幽默的东西,也要有让人心中“咯噔”一下、震撼心灵的东西。

充满悬念的故事让人欲罢不能

■记者:海岛系列作品写的是您的童年,70后80后读者看了会有共鸣,但是对于现在的小孩子来说,那段生活离他们的生活似乎有些遥远,您在写作的时候考虑过他们的接受度吗?

■郝月梅:这个问题我在创作之初就想过。多年的儿童文学创作经验让我对儿童的心理、审美以及对文学作品的接受度都有把控,所以我在写作“我的海岛我的家”系列的时候,从一个小女生的视角出发来写岛上的生活以及探险经历,并且突出了人物的童趣。

书中爱学习爱看书的“羊毛”、说话吐字不清又爱流鼻涕的“小迷糊”、话不多但非常有趣的“小黑猪”以及像男子汉一样的“哥哥”,这些人物都有原型。我在写作的时候,对人物的特点进行了夸张,让孩子们看了觉得亲切,自然就容易接受。

同时,这套书特别强调故事性,让抓人的故事情节吸引小读者往下读。故事性最强的当属《松山岛》,开篇就提到了松山上蛇精的传说,后来书中的“我”和哥哥一起到松山上寻找丢失的老母鸡咕咕,又意外跌落谷底,发现了山洞中神秘的古钱币,但是第二次去的时候,满洞的古钱币竟然不见了,接着来这里探险的考古专家也失踪了……一个接一个悬念的设置,让阅读充满趣味性。

男孩子就应该有男孩子的样子

■记者:作品给人的感觉很硬朗,尤其是以“哥哥”为代表的人物,身上勇敢坚毅的精神让人敬佩。现在的孩子缺乏这方面的锻炼,很多男明星也是阴柔有余阳刚不足的“小鲜肉”,您在创作的时候是不是想过给孩子们一些引导?

■郝月梅:其实我并没有刻意去引导什么,而是觉得男孩子就应该是作品中“哥哥”那样的,坚强、勇敢、有责任心、有担当。我始终觉得男女有别,男孩子就应该有男孩子的样子,而不是像现在某些“小鲜肉”一样充满脂粉气。

我们生活的那个时代,军营里的男孩子,天生胆大,性子野,去靶场捡弹壳,钻坑道驾着施工车狂奔,潜入海底摸海参,攀上崖壁掏鸟蛋……男孩子就要摔摔打打才结实。当然我不是鼓励孩子们去做危险的事情,而是男孩子就应该有男子汉的精神气质。虽然我们现在处在和平年代,但是当国家有需要的时候,男子汉就应该承担起保家卫国的责任。 ■文/本报记者贾立芳

版权归河北河青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上一篇:石家庄公布6起重大劳动保障违法行为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发行服务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旧版查询
友情链接: 全讯网 全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