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快讯 > 热点 >

纪念马连良大师诞辰115周年演唱会在北京举行

  8月21日晚上7:30分,由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主办的题为“温如玉兮长相握----纪念马连良大师诞辰一百一十五周年演唱会”在北京长安大戏院隆重举行。离开演时间很早,剧场门前就人头涌动,热闹非常。

  一提起马连良,对京剧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马连良先生是我国著名的京剧艺术大师,曾为京剧“四大须生”之首。他所开创的“马派”艺术曾风靡大江南北,他的唱、做、念、舞等都极具特色。在温润不失雅致的气度中,表现出细腻简洁,果决利落,生动鲜活,意味醇厚的艺术特色。更可贵的是,马连良先生除对表演有精到地研究处理及表现功力外,更是在剧本、音乐、舞美等综合艺术的创造上,有着其深广的开创性和丰厚的艺术建树,影响至今。他不但打破了原有京剧艺术的界限,还以非凡的艺术才华和创造力成为了戏曲艺术一个时代的标志,同时将京剧生行艺术推向一个至高点,为我国的戏曲文化艺术宝库留下了丰硕成果。

  时光荏苒,转瞬百多年余,马连良先生仙逝也已逾半个世纪,先生生前不但留下了宝贵的艺术财富,更给我们留下了做人风范和为人师表的丰碑式品格。先生生前儒雅斯文,家道、师道严丝不苟,同行、家里都关爱有余,为人师道更是深挚朴实,有学生学戏,从不以大师自居,言传身教、亲力亲为,一字一板、一招一式,都严格要求。有人演出,大师就自己亲自把场,从穿衣戴帽是否到位再到髯口水袖是否合适,事无巨细、关怀到位。由此可见,大师就是大师,名副其实。

  如何把大师的人品、艺格传承的更好,是艺术从业者和观演者的一个永恒的人生命题。大师犹如一面时代的镜子,可以比照并超越时间和空间的每个活着的人。在此处纪念活动中,演唱会现场场面热烈火爆,戏迷们获得了一次震撼人心的艺术享受。

  首先由著名琴师燕守平先生,带领乐队为大家表演了一段精彩的京胡协奏曲《迎春》。其高超的琴技,整齐划一的演奏,迎来观众阵阵掌声。在这次纪念活动中,表演者、演奏者及工作人员等,由于对大师的崇敬都表现的异常认真、庄重。第一个演唱者是年龄最小的王兆男,他所唱的《辕门斩子》“忽听得老娘亲来到账外”一段“马派”韵味十足。他那还捎带着甜甜童声的嗓音,使观众在演唱者所给予的艺术遐想中不禁想到马连良童年时代的生活。第二个来自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的小演员罗兰更是奇绝,一身整洁的礼服,一派端庄的举止,一头不长不短的头发,一弯浅浅的微笑,若不是极致细腻皮肤和那略显羞怯的的眼眸很难判定这是个典型的女孩。她一张嘴演唱,地道的马派演唱气韵就把现场的观众征服了,热烈掌声随之而起。几位第四代“马派”传人,一个个认真的、超出自身年龄的成熟演唱博得了观众朋友们阵阵热烈的掌声和喝彩声。现场像刘梦千一等这样的小演员更是国家级最高奖项的获得者。

  学生们演唱完毕,接着上场的是学生的老师们了,演唱一个比一个精彩,掌声一轮比一轮热烈,叫好声更是连绵不断。年轻的艺术家朱虹拿出经典的唱段前来助阵,一段《白蛇传》“亲儿的脸吻儿的腮”唱的观众心里澎湃不止。等到穆雨的演唱的《清官册》“一轮明月照窗棂”,沉静的台风,地道的马派唱腔,细腻的板眼、气口、吐字处理,使观众充分领略了在流畅中透着儒雅、婉转中露出刚毅的学者型文化气息浓郁的“马派”之大家气概。

  演唱会至此,现场气氛十分热烈,除了艺术展示之外,更透着梨园内同业者的深情厚谊。谭派名家谭元寿,不顾自己高龄体弱,本欲亲自参加活动,晚辈们畏怕先生年高有闪失争相劝阻,最后老人家万般无奈下只好亲自动手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贺信表达了对现场观众的问候及感谢,可谓“梨园芬芳满庭花,深情厚谊传佳话”!

  现场观众在品尝艺术大餐的同时,更是领略了大师及艺术家们高尚的道德品格。谭先生不能亲自到场,就派自己的孙子谭正岩前来演唱,谭正岩一段《打渔杀家》“昨夜晚吃酒醉和衣而卧”满满的“谭派”韵味、不凡的声腔气度,引得观众叫好不迭。马、谭两家不但世交甚厚,艺术合作也是珠联璧合,马派穆雨和谭派正岩两人合作的一段《群英会》“草船借箭”唱念俱佳,使在场观众大饱耳福。随后,杜鹏、杜镇杰等老生演员们的演唱也引来观众阵阵喝彩和掌声,整个剧场成了掌声和喝彩声的海洋。

  最可嘉的是马崇杰先生的演唱,一曲《渭河水》“谯楼打罢了二更鼓响”,唱的情真意浓、字正腔圆,尤其是对人物内心世界的处理和情绪的把握,在演唱中处理得可谓细致入微,张弛有度。

  马先生从事影视剧导演工作,著名影视剧《马连良》便是由他执导的。此次大导演隐藏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为纪念自己的叔父专程赶到演出现场并献唱,其情意令人钦佩。

  一波高潮未平,另一波又来。著名裘派花脸演员康万生先生不顾劳顿专程从天津赶来演唱《姚期》选段,声震石裂,犹如高山之水天上飞驰,不知道他不甚威武的身躯里由何处生发此开山辟云之声?观众霎时沸腾,热烈气氛一浪一浪接踵而至。其它流派的精彩展示也为演唱会增加了别样的风采,张君秋先生的亲传弟子、京剧名家薛亚萍老师的一段《状元媒》“自那日与六郎阵前相见”清丽婉转,声情并茂,唱的观众不住的唏嘘感叹,动心、动情、更动人!大家在享受“马派”的同时,更是在对比中彰显了“张派”艺术的极大魅力。尤其是本次演唱会中从十几岁的少年到古稀之年的老者,四代同堂,各具不同的特色,从满堂寂静到掌声如潮,当代著名马派老生艺术家张克让、朱强等名家的表演让观演者与表演者都忘却了一切,在掌声、演唱声、伴奏声中把心贴的更近了、相互之间都似乎被艺术融化了。

  最后马连良的女儿马小曼的压轴演唱,现场霎时重归宁静,等待着为人民奉献了一生的马连良先生的爱女为其代言——马小曼老师年近古稀,却看不出一点岁月的痕迹,走起路来也是轻盈飘逸。一段“梅派”的《麻姑献寿》和一段《淮河营》的“马派”老生唱腔,彻底的征服了观众的身心视听,把晚会推向最高潮,台上台下同等心境,此次的纪念活动既是一次对先人的缅怀和纪念,更是对京剧人的一次鞭策。

  演出结束,观众在以“马派”为主的各派艺术的演唱中又一次体验了“成长”,走出剧场依然感觉余音萦绕,回味无穷。不管是演出者还是观演者,在想着“马派”艺术的同时,更怀念马连良先生这位京剧艺术大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