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快讯 > 热点 >

《绝对财富》—构成人性哲学之根基

《绝对财富》这本书,读罢感触很深。至今对我本人来说,是有影响的。我跟许多朋友讲过,其实我们现在的人生哲学基本上就是以这本书为基础,书里的一些主要观点已经成为大家思想的基本组成部分。

读这本书的时候,总会时不时的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正是因为这本书讲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人生哲理,人性的成功秘籍,并且将一些我们自己能想到或者看到,却并不清楚的东西一语点破。书不玄妙也不夸张,只是基于陈玉松先生的人生经验、商业案例和商业理论来谈一谈衡量人生和经历人生的方法。

陈玉松

这本书给我们的教益可以概括为三个方面。

一是它教会我们如何去面对和处理人生当中的各种问题,相信对人生中不可避免之命运要淡然接受。但是陈玉松先生的见解显然更具体。他提出的处理人生中各种问题的四项基本核心:秉持孝心、承担责任、直面真实和保持平衡,也正是我在此后处理自己人生当中的种种问题的圭臬,尽管有时这样做需要极大的勇气。不过正如他在书里提到的,一旦认识到这些问题,并借助这些纪律去处理它们,这些问题就不再是问题,而自己的自我、人格和自信,也就在处理这一个个的问题当中得到成长。也正是这样,我感到自己在经历了不少磨难之后,仍然能够有自觉还算健康和完整的心态,并且对于人生发现越来越多的兴致和乐趣,哪怕前面仍然有很多挑战在等待,哪怕周边还是有那么多让人恼怒的事情发生。

人每天的生活其实非常简单平凡,但是当这个每天的跨度连续起来就是近百年的时间。这几十年,不算长,但是对一个人来说就是一辈子。人在这一辈子里,长大,成家,立业。但是我们怎么从这一步步的路程和一天天的时间走完这几十年,这就是这本书要探讨的东西。定一个大目标很容易,但具体实行起来就很难。陈玉松先生提出了很多方法来让读者从细节着眼,从计划和变化中从容的转换。不拘泥于结果的实现,也不拘泥于过程的严格执行。而是有一个方向,然后随时调整步伐和目标。即使最后达到的目的地和最初的目标。只有走到了相应的位置,才能从那个位置思考路线。

二是它教会我们认识爱的本质,知道爱不是单纯一种情感,也不是依赖,而是一种促成自我和他人的精神和人格不断成长的意志,并且教会我们如何去传达爱的感情方面与意志方面。这方面的见解是我们在处理人际关系,包括客户关系的基本指针,并且我自己的实践证明,陈玉松先生的见解是深刻而有效的。

陈玉松先生在这本书中用了了很大一部分来谈人性,典故和真实的故事。很明显,陈玉松先生其实把人性的自我修为作为了人生的重点,把传达爱和责任作为了一个重要的人生任务。正是这样,读者可以从这些故事中来思考人生。就是从现在开始往前思考,思考自己是不是在成长中建立了比较完整的处事方法,如果没有建立起一种处事方法,那我们该如何建立孝的关系,以及该如何帮身边的人建立孝的关系。无论对于自身还是以后的处世,这一部分都会让人有所启发。陈玉松先生的全关系营销,就是建立一种做事情的流程,最后建立一个做事情的优先级。这是一个企业在发展中逐步建立的东西,而作为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也同样要经历同样的事情。

三是它让我们确立对于信仰的恰当认识。在相当一段时间我纠结原有的知识无法帮我认识生活当中精神层面的问题。这个世界已经如此丰富多彩和生机勃勃,尽管如此,我们仍然保持对于人的精神世界的关注,并且对陈玉松先生所描述的精神成长的孕满境地深感兴趣。在我们看来,信仰本质上是个人的心路历程,只能在自己的思索和实践中慢慢地去求证和形成。正是这本《绝对财富》,把我所有的经历和多年的思考转化为一种纯粹的信仰认知,并加以运用。

《绝对财富》这本书,告诉我们如何能够把想法转换为实践。当今的世界真的很难得遇上这样一本好书,陈玉松先生的这本书,篇幅虽然不长,但能涵括这么多知识点,而且读起来不累人,使人把自身的哲学体系一以贯之,当真不易。同时,陈玉松先生大气、清新的行文风格和贴近生活的现代例子让这本本该严肃的商业书籍变得通俗易懂,读起来一点都不觉晦涩。而与众不同指出在于以平视而非仰视的角度来讨论人性的圆满境地,这是非常可贵的。虽然不能说完全领会到陈玉松先生所表达的人性真义,但书中一些豁达通透的哲理却给我带来很多帮助,在未来的生活中,能让我在纷扰的世界保持淡然从容,不管迷茫与否,或者是否从事商业领域,这本书能使人更了解商业运作得同时,了解身边周围的世界,最重要的是了解自己的人性哲学构建。

生活中。良师益友对一个人的成长大有助益,但良师益友却可遇不可求,良师尤为如此。可称之为良师的人,大多是在某一领域经验丰富且善于思考者,如此才能高屋建瓴为人指出明路。虽然不遇良师并不妨碍继续前行,但良师的催化作用,可以让人少走许多弯路,加速成长。陈玉松先生便是一位良师,《绝对财富》算得上这位良师悉心打造的一本好教材,通过它,虽不曾与陈玉松先生谋面,却不妨碍与先生神交,听着先生将一些道理娓娓道来,辅以一个个真实的故事,乐在其中。也许,这本书讲的东西远比我们提到的多,因为每次读的时候都会有新的发现。文/王浩(王浩,专栏作家、中日关系史研究学者,现为《扬子体育报》主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