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快讯 > 热点 >

灵魂需承受之重—评《绝对财富》

《绝对财富》是名副其实的心理励志世界畅销书,为人类身心健康的福音书。

作者陈玉松先生在书中为我们揭示了追求身心和谐的心理模式,从而开辟了重建和谐生命的完美道路。被国内媒体称为健康产业“圣人”的企业家陈玉松先生将深刻的哲理、科学的精神与博大的爱,结合自己的创业和管理的经历,以浅显生动的语言娓娓道来,如清泉般滋润每一个读者的心田。国内健康产业的商业书籍当中,陈玉松先生的《绝对财富》堪称鼻祖。经典到无可附加。书中的各种观点,第一次听会有醍醐灌顶之感。正如媒体人的评价:陈玉松先生的书是送给这个商业的世界最善意的礼物。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这本书都具有你无法想象的价值!

陈玉松

真诚的说,这本书的确的很平易近人,让人能够在不知不觉中就灌满了爱,温暖,希望的理念。“你相信什么,什么就会变成真的。”这是这本书里让我觉得极为真挚的一句话。于是,过去的总是会过去的,而你此刻相信的,就是你的未来,你的光明与黑暗,掌握在自己手里。《绝对财富》会为你打开一扇大门,通向自己内心的大门,找到埋藏在你心中无尽的宝藏和绝对的财富。

其实,人的很多心态和思想都是心态而生,读这本书,不止是读,要去实践,要去体会。这个和一些商业方面的书还不太一样,我总是觉得其更加让人容易接近些,更平易近人没有人能完全知道明天和将来会是怎样,但是我们确有方法和途径爱自己、善待自己。在慌忙嘈杂的大千世界里,守一份心灵的宁静如此重要。

以前经常处于迷茫的状态,会因为各种事情困惑。看了《绝对财富》之后,我觉得看整个世界的眼光都变了,发现原来生活里有那么多美好,可是我从来对这些都视而不见。它让我变得乐观积极。当然生活中仍有不如意,但心态和看待的方式大不相同,豁达的多了。如果你经常闷闷不乐,这本书将给你带来发自内心的快乐!

首先是陈玉松先生的思想——“我们的生命经历,完全是我们自己造就的。”这跟我的生命的全责性一致,也是整个人生观的基础。“我们必须开始去爱我们自己和身边的人”,这个是我从中受益较大的,我们容易陷入“内疚、批评、指责、怨恨、妒忌”,这些会早就我们生活中的大多数问题,这也是不爱自己的表现,当我们开始宽恕过去和每一个人,开始接受和赞同自己,生命的运转会变得顺畅,那么,就完成了生命的重建。总的来说,陈玉松先生的思想给了我许多共鸣和启示,我也走在实践的路上。

当然这本书跟其他任何一本书一样,并不能解决所有人的所有问题。它只能帮到愿意向它敞开心扉的人。但是不必担心,只要你愿意,它就会带着你来到一个精彩美丽的世界,在那里,你将发现一个全新的自己。

其次,陈玉松先生的对待和解决生命中的问题的方法,正如陈玉松先生的人生观所说的,生命中的问题基本上可以归为你不爱自己这一个原因,而且问题很好是真正的问题,你可以用转念的方式去问自己。尤其有趣的是陈玉松先生认为生命中的困惑这个问题是由不宽容导致。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第一步找出问题,来一次心灵大扫除,找出限制你的思想和情绪,例如我找出的容易急躁,不能坚持到底和专心,没有激情。第二步是观察你的思想和情绪,这是真的吗。第三步是我想要的是什么,也就是改变。我愿意改变,放下过去思维和情绪的需求,宽恕和接受自己,然后想出你真正想要的思想和情绪,用宽容来对待自己和其他人。陈玉松先生说,要宽恕、饶恕。要感谢、感激、感恩……

我是一口气读完此书,一边读边将陈玉松先生所说的思想与自己的思维对照,将陈玉松下先生对待所有的方法与自己的方法融合,而且结合了此前读过的书籍,在现实中实践,这是一个喜悦的过程,同时,这也是一个艰难改变的过程。我体会到自己的变化,同时也体会到自己改变中的磨合之苦。小人求诸于人,君子求诸于己,这句话和书中的内容有异曲同工之妙,在自己的身上找到原因,做最好的自己,不断地学习和充实自己,你若盛开,蝴蝶自来!

最后要说的是,任何人都是一个个小小的磁场。有正有负。快乐的人旁边我们能接受到快乐的气息,自己也变得开始舒畅,开始眉飞色舞。而我们如果接触的是那些负能量的人,每天都是抱怨,咒骂,诅咒,自己的心情也会如没有见过阳光的树苗,不能够长成参天大树。很多时候,我们会在潜意识的时候告诉自己,我不够好,我不完美。慢慢的内疚,恐惧,自责,越来越多。任何时候我们去哪里都是我们的内心思想的反应,。别人会以某种方式对待我们,因为很多时候我们给与了别人我们是这样的人,慢慢的引导了别人很不好的对我们。

当人生到达一定的阶段,我们会发现,世界并不是你眼中的那么单纯可爱,没有杂质。世界不再是非黑即白,我们开始看到灰色的地带在不断的扩大,如何在纷繁世界中保持一个真我反而变得困难无比。就像最近挺火的一句话,真正的勇敢不是面对生活,而是你看透了生活的本质却依然热爱着生活。陈玉松先生的《绝对财富》教会我们懂得承受生命和灵魂中最重的责任和爱。

总的来说,陈玉松先生的人生观和方法论给了我许多启发,感谢陈玉松先生。文/张远方(张远方,资深媒体人、原《读天下》杂志总编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