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要消息 社会 时政 教育 财经 健康 青年说 政策解读

青史观 土木堡之变(一):溃败

来源:未知 作者:陈涛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9-10 23:55:11

发现河北第三十二站:张家口市怀来县土木堡

土木堡之变:公元1449年(明英宗正统十四年),明英宗朱祁镇率军北伐瓦剌,因为前线情报失灵和指挥失误,导致20万大军在今天河北省怀来县土木乡一带全军覆没。此战有数十位文臣武将战死,朱祁镇也成了对方俘虏。

前线作战却让中原王朝皇帝陷于绝境,这种情况千古罕有。有此“好运”者,汉高祖刘邦得算一个。好在人家有智囊军师,让匈奴单于让了条路,这才从被重重包围的白登城捡了条命回来。

时间过了1600多年,明英宗朱祁镇才步高祖后尘,成为第二个濒临绝境的皇帝。

土木堡之变的历史背景

元王朝灭亡后,蒙古部族的主力被击溃,他们向北逃遁分裂为鞑靼、瓦剌和兀良哈三部。这其中势力最大的要属瓦剌。明英宗正统初年,也先继承瓦剌部族的汗位。野心勃勃的他不断南下,企图向明王朝公开叫板。

除了小规模的南下袭扰活动,瓦剌还组织使团以朝贡名义来明王朝换取财物。他们带来的是劣等马匹,换走的却是金银财宝。明廷心知肚明,但为了维护边境和谐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公元1449年,瓦剌使团一下子来了两千多人。朝中大太监王振不肯受这种敲诈勒索,他一方面让人核实使团和马匹数量,一面趁机压低马价,不让对方计划得逞。这一举动令也先大为光火,当年七月,他组织人马对明王朝边境发动进攻。

东路人马攻略辽东,中路则直奔今天河北的宣化、赤城一线,西路人马最为强大,由也先亲自率领直奔大同。

溃败

此时的明王朝经历靖难之役后,已经有近半个世纪没有过大规模战事。明王朝国力强大,岂能害怕自己当年的手下败将?在大太监王振的怂恿下,年轻的明英宗朱祁镇决定御驾亲征,直接和也先这路人马PK。

于是乎,临时拼凑的20多万大军从京城开拔,奔赴前线。除了坐镇军中的朱祁镇外还有英国公张辅、兵部尚书邝埜(音yě)、户部尚书王佐、吏部左侍郎兼翰林院学士曹鼐(nài)等一干文武大臣。

因为组织仓促,粮草辎重都是大问题。没几天,兵士们粮食吃光,又碰上了连绵阴雨,这让大家怨声载道。不少大臣预感到此战凶多吉少,就建议皇帝打道回府别再继续冒险。

就在这时,前线传来战报说也先得知朱祁镇御驾亲征的消息吓得溃败。如此说来,这正是建功立业的好机会,哪还有退却的道理?实际上,也先这是诱敌深入的策略,计划把明军引到大同附近再伏击歼灭之。

王振在大军抵达大同前,收到了在大同监军的亲信宦官郭敬的密报,说前线溃败。一路上残缺不全的尸体,让他深感此战不妙。而且大军未遇瓦剌一兵一卒,这更是对方诱敌深入的迹象。权衡再三,大家还是决定撤军,免遭不测。

结果,这次退军却演变成了一场大溃败。

王振大概是觉得边境地界比较安全,可以慢慢走顺便还耍耍威风。有资料记录说,王振本想让大军绕紫荆关取道老家蔚州回京。但走到半路,王振改了主意,他怕大军践踏田地里的庄稼,所以又改走宣化。这一来二去的折腾,让本来就士气低落的部队苦不堪言。白白浪费的时间给也先的追击部队赢得了战机。

见势不对,王振派出了吴克忠、吴克勤兄弟率兵截击。结果吴氏兄弟阵亡。成国公朱勇再次领兵三万再战,结果在鹞儿岭全军覆没。余下的兵将急急如丧家之犬,来到了距离怀来城10公里的土木堡。

这时候,大臣们多主张进城驻防等待援军,但王振见辎重车辆未到,就下令大军在土木堡城外一带宿营。也先的追击人马又趁着这个时机杀了过来。

明军本来就后援不济,此时士兵们喝水吃饭都成了大问题。也先一方面假意和谈拖延时间,一方面又暗中布置军队在河边埋伏。在明军纷纷跑过去喝水的节骨眼上,瓦剌军队发动突袭,惊魂未定的明军将士还没来得及上阵就成了对方的刀下鬼。

在一片乱局中,近60位文臣武将战死,明军几乎全军覆没,明英宗朱祁镇也成了敌人的俘虏。这次空前的大溃败在历史上称作“土木堡之变”。

余波

此次土木堡之变,让强盛的明王朝元气大伤。一方面,此次溃败让英国公张辅、成国公朱勇等武勋集团的二代将领阵亡。另一方面,邝埜、王佐、曹鼐等一干文臣精英也在此战中死难。土木堡之变加速了明王朝的政治洗牌,让政治格局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朱祁镇被俘虏后,为了防止瓦剌的政治勒索,监国的郕王朱祁钰成了新皇帝。大臣于谦等在军民的坚决支持下打退了也先部队的围攻。朱祁镇度过了几年耻辱的战俘生涯,公元1457年,在朱祁钰病重的背景下,朱祁镇的支持者重新拥立他做了皇帝,史称“夺门之变”。

朱祁镇复辟后,开始反攻倒算,于谦和王文等大臣被杀,朱祁钰仅以亲王礼下葬,他的嫔妃也被赐死。这些事件都加剧了明廷的政治内耗。连后世的《明史》中都不无感慨地说:明代皇位之争,而甚无意义者,夺门是也。

今天的土木堡

土木堡事变的发生地就在今天怀来县城东10公里的土木乡。顾祖禹的《读史方舆纪要》记载,“土木堡”原名“统漠堡”,如此命名,意在震慑北境的少数民族。讽刺的是,明英宗亲率的20多万大军在此几乎全军覆没。漠没“统”成,却被对方反杀了。

从地理角度来说,土木堡一带地处冀西北的山谷、盆地地带,北接燕山余脉,是进出京城的军事要塞。早在唐朝时,就已经在此驻兵布防,元、明、清三代都在土木堡附近设置了驿站。

今天土木乡里还存有明代城墙遗址和纪念殉难者建立的“显忠祠”。只是旧貌更改,街巷太平,今天的人们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571年前那场改变了明朝国运的血雨腥风的情景了!

本文相关参考及引用资料:《读史方舆纪要》《兵不可玩:被当儿戏的土木堡之变》《土木堡之变对明朝政治的走向》《明史·本纪第十·英宗前纪》。

■文/本报记者郭会哲

责任编辑:陈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