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要消息 社会 时政 教育 财经 健康 青年说 政策解读

盛颙和辛集市清官店发现河北第三十六站:辛集市清官店

来源:未知 作者:陈涛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0-16 08:11:46

  盛颙(1418-1482),字时望,江苏无锡人。盛颙于1451年中进士,曾担任过河南道掌道御史。明英宗天顺初年,盛颙等联合上书弹劾奸臣石亨、曹吉祥,因此被贬到北直隶束鹿县(今河北省辛集市)当知县。明宪宗继位后,盛颙得到重用,曾在陕西、山东任职,还在中央担任过刑部右侍郎。

  ■清官店在辛集市的大致位置


  前文我们提到了公元1457年正月的“夺门之变”。这次事件后,以石亨、曹吉祥为代表的功臣受到了明英宗重用。他们为非作歹,在地方圈占老百姓田地。天顺初年,河间百姓检举石亨、曹吉祥的不法情事,正直大臣杨瑄上书列举二人罪状。


  没多久,十三道掌道御史张鹏、盛颙等准备联合上书,弹劾曹、石二人罪状。不料有人告密,这俩人恶人先告状,冲着皇帝跪地哭泣,好坏不分的英宗反而追究起了诸御史罪责。就这样,诸位正直的官员被贬到地方任职,而盛颙来到的是北直隶的束鹿县(今辛集市)。


  明朝的都察院把各地分成十三个道,分区内有监察御史和掌道御史。监察御史是正七品官职,掌道御史是他们的上司,级别要高一些。明朝一般知县也就是七品官,盛颙担任束鹿知县,这是降级任职。


  40岁的盛颙被贬职,对他来说不是好事儿。但他在束鹿知县任上干得有声有色,做了不少利国利民的好事。


  好官盛颙


  天顺年间,河北地区灾荒严重,百姓困苦。而束鹿一带靠近京城,各种皇族工程和基础设施建设的负担全数落在了老百姓头上。明朝中后期,大规模的徭役征发动辄就是十万数量级的民夫。最要命的是大家辛辛苦苦干活,官家还不给发工资,衣食车马费还要自己解决。同时服役又会耽误农时不利于农业生产。所以,当时河北出现了“北方丁丁著役,年年当差……力差苦累极矣”的局面。


  针对这一状况,盛颙到任后采取灵活政策。他依照家庭资产的多寡将民户定为上、中、下三等,每一等再细分为上、中、下三则,百姓服役标准也按不同的经济状况来进行划分。同时,盛颙允许不愿服役的百姓交纳钱财来赎免,这也就是所谓的“三等九则法”。这项政策保证了服役制度的相对公平,也相对减轻了人民负担。


  值得一说的是,“三等九则法”下承晚明的“一条鞭法”,是明朝中期一项非常有创意的地方政策。除了制度改革,盛颙也竭尽全力,为百姓度过荒年而努力。当时人们在县衙西侧挖出了一罐宋真宗年间的珍贵铜钱。盛颙得知后分文不取,把它们全部换成钱粮来赈济百姓。


  在县衙范围内挖出的东西,本是一罐无主的古物,父母官拿去玩赏或者换点钱给衙门口差役改善伙食也无可厚非。但盛颙把它们全数充作公用来赈济百姓,这件事足证他的大公无私。如此官员,怎能不得百姓爱戴呢?


  清官店


  盛颙在束鹿知县任上凡八年,期间曾有一段时间因为母亲去世在家丁忧。丁忧结束后,束鹿百姓扶老携幼陈请上级延长他在本县的任期,最终得到允许。重新回归后,他在束鹿的治政成绩更加出色。百姓诉讼,盛颙不肯动刑拷问。审案期间,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判决结果总能让双方心悦诚服。临县百姓闻讯也纷纷跑到束鹿县衙击鼓鸣冤。


  盛颙的名声越来越响亮,邻县的一些百姓争相迁往束鹿县居住并形成了新的村落。为了纪念盛颙的善政,这里形成的村子也就以“清官店”为名。灾荒之年,束鹿的户口数量非但没有减少,县内还增加了九社百姓。


  盛颙其人


  盛颙1418年生于江南古城无锡,他33岁中进士,累官至河南道掌道御史。在经历了束鹿多年的外放经历后,盛颙的仕途终于迎来了转机。公元1457年正月,明英宗病重去世,太子朱见深继位,史称明宪宗。宪宗主政后,任人唯贤,朝局为之一振。一些在英宗朝被打压的官员迎来了自己的出头之日。


  就在当年,被贬任知县八年之久的盛颙升任福建邵武府知府,之后他又曾担任过陕西左布政使、刑部右侍郎等职。晚年的盛颙还曾以左副都御使的身份在山东赈灾、安抚流民。


  在陕西期间,当时连年饥荒,边境局势不太稳定。盛颙想尽办法解决军士粮饷问题,促进了军民和谐相处,保障了地方治安。山东旱灾,盗贼蜂起,盛颙到任后推行科学的救荒政策,得到了百姓支持。在山东,盛颙继续推行“三等九则法”缓解阶级矛盾,收到了良好效果。


  公元1484年(明宪宗成化二十年),66岁的盛颙退休。明孝宗弘治年间,盛颙于老家病逝,享年74岁。


  明朝以八股取士,但盛颙绝不是迂腐木讷的政客。他出生于人文荟萃的名城江苏无锡,对烹茶、诗文颇有研究。盛颙晚年曾组织过竹茶炉文化诗会,还在无锡惠山泉和吴宽、李东阳等名士咏诗唱和,他的作品也编入了唐伯虎、祝枝山主编的《竹炉卷》。


  晚年退休后,盛颙在老家无锡盛巷白水荡一带建立了清风茶墅和方塘书院。他和亲友在此聚会、探讨学问。一时间,白水荡一带诗文赠答,书声琅琅,古城无锡也平添一段斯文佳话。


  盛颙在束鹿离任后,百姓捐资在城东建造“后思亭”,以示对他的怀念,后世的《束鹿县志》中还录有《后思亭记》一文歌颂盛颙的仁德。


  可惜的是,后思亭最终没逃过时间的“摧残”,未能保留下来。不过,以“清官店”为名的村子自此留存,这也算是今天辛集人民对好官盛颙的一种纪念吧!


  本文相关参考及引用资料:《沈塘扇画赏析兼述惠山听松庵竹炉》《无锡古街巷之盛巷盛衰记》《明史·列传第五十·盛颙传》《明史·列传第五十·杨瑄传》《略论明代中后期北方地区的重役》《关于明中叶徭役制度改革的几个问题》《束鹿县志·五志合刊版》《明英宗天顺年间政治转变探究》。


  ■文/本报记者郭会哲


  


责任编辑:陈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