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要消息 社会 时政 教育 财经 健康 青年说 政策解读

青史观明朝外戚和沧州皇亲庄

来源:未知 作者:陈涛 人气: 发布时间:2020-11-12 23:59:49

发现河北第四十站:沧州皇亲庄


  现在的人们动辄就爱用“神仙打架”的词儿,以形容大神pk的情景。神仙之间怎么斗法咱没见过,可在明朝中期,今天的河北地界确实有过皇亲国戚“打架”的故事。打架的起因是为了抢耕地。


  沧州的皇亲庄


  沧州河间市有北皇亲庄,相邻的献县有南皇亲庄。顾名思义,这里在古代是皇亲的田产。两村的得名,据说和兴济(今天的沧县兴济镇)籍的孝康敬皇后有关。当年这里是孝康敬皇后的弟弟张鹤龄的御赐田产,因为靠近庆云伯周寿家族的田产,两拨人大打出手。双方互不认输,还争相向皇帝上奏,数落对方的不是。这件事在《明史·外戚传》中载有明文:两家奴相殴,交章上闻。


  张家和周家的田产多数都在京畿,两家有点田产纠纷很正常。两家为田地舞枪弄棒,这件事还被史官记录在案。皇亲庄出土过雍正年间的石碑,碑文明确记录过南、北皇亲庄村民因为争夺水源大打出手的事儿。由此看来,两村的争端很早就有。在沧州本地也流传有两家皇亲因耕地打架的故事。不过,事情属实,但不是发生在今天的南、北皇亲庄。


  资料记录,南北皇亲庄都是周寿家族的产业,恐怕和张氏家族关系不大。这类故事体现了明朝皇亲国戚的利益纷争,有着很强的典型性。


  我们就借沧州南、北皇亲庄的故事,来带您分析分析,这两大家族之间的利益争斗。


  昌平庆云伯家族


  庆云伯周寿是昌平(今天北京昌平区)人。他的姐姐周氏是明英宗朱祁镇的第二任皇后。朱祁镇的原配钱氏没有生育,后来的周氏为他生下太子朱见深,这就是后来的明宪宗。明英宗复位后,昌平周家受到了优待。周父去世后,他儿子周寿在明宪宗成化三年被封为庆云伯。


  庆云伯贪得无厌,得到了今天通州、宝坻和沧州地区的大片良田。欲求不满的他,在宝坻已经有了五百顷地后又想要七百顷。如此作为,连朝廷衙门都看不下去了,明孝宗却一口答应了下来。


  除了要地外,庆云伯还阻挠盐务,侵害公家利益,让地方官叫苦不迭。他的家族子弟曾有7人在一天之内同时封官。


  周寿一个劲地向皇帝要地还不算,他还惦记上了人家建昌侯张延龄(张鹤龄弟弟)的田产。可惜,这位张老爷也不是好惹的主儿。


  兴济寿宁伯家族


  寿宁伯家族也是标准的皇亲国戚。明英宗朱祁镇去世后,明宪宗朱见深继位。公元1487年8月,朱见深去世,九月份朱佑樘继位,是为明孝宗。孝康敬皇后张氏是朱佑樘的原配夫人,生下了后来的明武宗朱厚照。父以女贵,自然她的家族也备受荣宠。


  张氏的父亲张峦被封寿宁伯,张峦死后,他儿子张鹤龄进爵为寿宁侯,鹤龄的弟弟延龄被封为建昌侯。不过,这弟兄俩除了大肆敛财占地外还有政治野心。他们在自己的田庄骄纵不法,皇帝派出了侍郎屠勋、太监萧敬去调查,回来据实回奏。皇帝表面上很生气,还送给了萧敬奖金,但是碍于皇后情面,没有对张家兄弟进行处罚。


  某次宴请,朱佑樘把张鹤龄叫到一边耳语劝诫。张鹤龄赶紧跪地,磕头如捣蒜。之后多年,张家的行为有所收敛。他们平安度过了明孝宗和明武宗执政时期。


  张氏家族的衰落


  武宗朱厚照驾崩而无子嗣,后来朝臣将朱厚照的堂弟朱厚熜拥立为皇帝。朱厚熜继位后,改元嘉靖,是为明世宗。张鹤龄和大臣们一块迎立了新皇帝。自此之后,张鹤龄觉得自己有了新的保护伞,就愈加放任骄纵,这让朝中大臣有了意见。


  恰巧这时候,依然健在的孝敬康皇后张氏和后宫的蒋太后(朱厚熜生母)不和。明世宗对张氏家族的态度也悄然发生了变化。明武宗时,张延龄家奴曹鼎被人告发,说他和延龄意图谋反。没多久,告发者喝药自杀,这件事不了了之。当时大家觉得案件蹊跷,但因害怕张家势力,也不敢多说话。


  张家在世宗朝失势后,这个案件被重新提起。同时张家私买官员宅邸,违制造园的事件被人揭发。张延龄论罪下狱,张鹤龄被革除爵位并收监。张氏长跪不起,哀求皇帝宽恕,结果无济于事。没多久,张鹤龄病死于狱中。公元1541年(明世宗嘉靖20年),孝康敬皇后抑郁而终,时年70岁。


  孝康敬皇后崩后五年,张延龄被斩首。曾经不可一世的兴济张家彻底没落。


  余波


  从一定程度上说,张、周两家的地产争夺反映了明朝贵族贪婪骄横的本性。只不过这两家命运截然不同。庆云伯家族确实贪得无厌,但是多少还知道收敛,而且守着底线不触及朝局,最后下场也是相对较好的。


  张氏兄弟失势时,他们曾被人告发勾结奸党图谋不轨,还秘密诅咒蒋太后。事后,虽然被证实这是诬告,但是皇帝依然没有把张延龄从监狱里放出来。这位骄横不法、养尊处优了半辈子的皇亲,最后死于非命。


  可叹的是,这俩倒霉兄弟的父亲张峦生前曾在太学读书,他在世时还能对朝臣待之以礼。等到鹤龄、延龄兄弟时,张家就成了“不法贵族”的代名词。


  老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张家豪横了几十年,最后在明世宗时代被法办。周家绝对不是奉公守法的主儿,但是却无病无灾,平安度过了几十年春秋。贪得无厌的周寿在去世后居然被定谥“恭和”。他活着的时候,可真没少让皇帝、大臣们“操心”,不知道这个谥号算不算一种讽刺?


  本文相关参考及引用资料:《明史·外戚传》《献县村子由来一览表》。

■南皇亲庄在献县的大致位置


  ■文并图/本报记者郭会哲


  


责任编辑:陈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