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唐山 衡水 秦皇岛 张家口 邢台 问答

秦皇岛

旗下栏目:

秦皇岛快报:何荣广醒了,“病好后工作会更努力!”

来源:未知 作者:窦泽凯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3-02 13:46:22

2月19日,秦皇岛市青龙满族自治县公安局凤凰山乡派出所教导员何荣广在重症监护室里睁开眼,眼前70多岁的老父亲满脸焦急,何荣广比划着要来一张纸,写出勉强能辨认的两个字:没事。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岗位上连续奋战的第23天,何荣广倒下了。

诊断书上“急性肾衰竭”一行字,对何荣广的家人来说是晴天霹雳,患有心脏病的父亲日夜守在抢救室外。

两天后,挣扎着醒来的何荣广想到的第一件事是赶紧安慰身体不好的父亲,随后,他叫来18岁的大女儿,给她写下字条:照顾弟弟

1年前,何荣广的妻子因病去世,“自己再走了,闺女和6岁的小儿子咋办?也许心里闪过了这样的担忧,他给女儿的嘱咐是要坚强起来。

何荣广醒后做的第三件事是大家意料之内的。2月21日,他趁状态好一些,给凤凰山乡派出所的战友拨了视频电话。

视频里,何荣广声音太微弱,只好点点头又摇摇头,跟他一起工作了12年的民警李仕伟红着眼睛对他笑笑,何荣广的意思他明白。

李仕伟拿出排班表,贴近屏幕,“都安排好了,检查点的执勤、乡里的工作都顺利,放心吧,疫情关头咱一刻没放松,站好岗,等你归队呢!”

何荣广郑重点点头。

身体不适吃药坚持

又连续工作多日

在走上抗击疫情的“战场”前,凤凰山乡派出所的5名民警、辅警一直在战斗。

年前,除了日常任务,何荣广还带着同事完成了去云南为村民办事、去海南和辽宁抓捕逃犯长途奔波的工作。

1月25日,除夕值完班的何荣广又马上投入防疫工作,他们不仅要完成全乡1.2万人口的排查、疏散聚集人群,还被抽调到木头凳警务检查点值守。

每三班就要去执勤一次,何荣广每一班都安排了自己,让其他民警轮流跟他去值守。

2月7日,天下起大雪,何荣广和所里的两位同事来到检查点值夜班。晚上9点多,就着路边灯光,同事看到何荣广脸色发白,两腿打晃,这才知道,他出现了严重的腹泻。

但何荣广不愿离岗,坚持到第二天下班,回到所里,他吃药顶了顶继续工作。防疫任务时间紧迫、工作量大,他要准备随时上“战场”。

“他一直有肠炎,这段时间连续住在所里休息不好,把病拖下了。”李仕伟说,“他又干了10天,直到腰疼得受不了。”

2月21日上午,记者来到凤凰山乡派出所,看到值班室床上薄薄的被褥,民警们说话带着白雾。“当时后悔没把他劝回去啊!”李仕伟叹了口气,他打开何荣广的一个抽屉,里面放满了药瓶。

女儿哭求父亲住院

他坚持安排完工作

2月15日,何荣广因腰疼直冒冷汗,却坚持安排排查工作。下班后,同事们劝他去医院,何荣广表示自己会快去快回。

第二天一早,家人开车带他到市里医院做检查。

“情况不好,得住院观察。”16日中午,听到医生的建议,家人给何荣广办了住院手续,但他不同意留下,“这时候住院可不行,防疫正在要劲儿呢,我得回去。”

家人再劝,何荣广干脆坐在副驾驶不动,谁拉也不下车。女儿抱着他的腿大哭起来,“爸,你现在住院吧,我不想你再有事!”

看着女儿,何荣广的心软了。去年,也是正月里,寒风扑面的那天,妻子因为癌症去世,女儿也这样哭成了泪人。他放缓了语调,跟女儿保证:“别哭,爸答应你,回所里把事情安排完,明天一定来住院。”

然而,回到单位的何荣广第二天早上突然昏迷,被就近送到县里的医院。

老何处在生死关头

战友们组成献血队

“李叔,我爸情况不好,肾衰竭。”17日中午,在所里急切等待消息的李仕伟接到何荣广女儿的电话,脑子里一片空白,向局里汇报完情况,披上衣服赶往医院。

不久,何荣广病倒的消息被更多同事得知,大家都为他着急。在同事眼里,老何工作上进,没有他拿不下的任务,到凤凰山乡派出所后,他带领民警抓获20多名在逃犯,侦破各类案件不计其数,各项专项行动都超额完成。

何荣广行动时心细胆大,习惯冲在前面。一次值夜班时,他得到一名逃犯在辖区出现的消息,立即开车,一个人把骑摩托车的逃犯堵在了大桥上。

这样一位总是精力充沛、正值46岁盛年的同事倒在了防疫一线上,让大家揪着心。

17日下午3点半,医院传来了何荣广需要A型血的消息。“我是A型,我去!”许多民警都给青龙公安局打来电话报名。

下午4点,只用了半个小时,11人的献血志愿队就组成了。

“当时,很多民警都主动替换下要去献血却工作在防疫一线的同事。”青龙公安局工作人员董秀伟告诉记者,“大家的想法都是一定要救老何。”

乡里乡亲打来电话

都想为老何做点事

同事在为何荣广献血时,凤凰山乡派出所的几位民警也不断接到乡里村民的电话。

“都问能做点儿啥,需要献血他们也过去。”辅警王青伟说,听着那么多熟悉的声音,好像在回放这些年何荣广为大伙儿做的事。

何荣广对老乡们特别热情,连不在职责范围的事也没推过一桩。

年前,歪顶沟村一名20年前从云南迁入的妇女,因没落户不能享受扶贫政策,他得知情况后向领导申请经费,派民警去云南为她办下了户籍;在统计、收治农村精神病患者时,见这些家庭十分困难,他四处奔走找政策,为他们筹集了救治资金5万多元;去年除夕,何荣广在所里值班,一名迷路的男子冻坏了,报警救助,他帮男子找了回乡的车,看他穿得单薄,还塞给他500元钱……

“他就是这么个人,把老乡的事看得特别重。”王青伟说,“所以知道他病倒了,大家才这么着急。老乡们的心最不掺假。”

战友们把岗位守好

等待老何平安归队

在何荣广病房外守了两天后,李仕伟赶回了所里。

他知道,要让何荣广安心养病,一定要做好接下来的防疫工作,他和同事重新安排好各项工作。

“他不在,少了主心骨似的。”李仕伟说,乡村派出所人手紧张,何荣广总把活儿先往自己身上扛,“嫂子生病时,他一边照顾一边忙所里的事,没落下一项任务。去年大年三十晚上,他让我们回家,他来值班,一个月后,嫂子就去世了……”

说到这,李仕伟眼圈红了,“他对我们就像亲大哥一样,有他在干劲儿特足。后面任务还很重,咱得把岗位守好,等着他回来。”

21日早晨,在视频里见到何荣广,派出所的民警都安心了不少,各自奔向防疫岗位。

晚上6点,何荣广又从昏睡中醒来,女儿向父亲讲了讲大伙儿为他献血,还有派出所的叔叔转告他安心养病的事。

何荣广打起精神,在纸上写下字,让女儿发给同事们。

字迹依旧歪歪扭扭,但每个笔画的完成都有信念的力量,这一次纸上写的是:请放心,病好后工作会更努力。(来源:秦皇岛公安 编辑:肖延昭 青媒编辑:窦泽凯 责编:张永忠 监制:耿硕)

责任编辑:窦泽凯

最火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