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唐山 衡水 秦皇岛 张家口 邢台

秦皇岛

旗下栏目:

秦皇岛快报:防疫线上的逆行者 诠释“硬核”担当

来源:未知 作者:窦泽凯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3-02

   2月21日晚上7点半,石门寨镇应急组组长韩晓明接到镇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组长、镇党委书记茹景峰的来电,“南林子村上报发现有一村民发烧,晓明你们应急组立即将发烧者送指定医院检测、隔离,同时了解其行程,对其密切接触者进行居家隔离,居住场所进行消杀,对所在村庄整体提升管控级别,我随后就到。”忙碌一天的韩晓明刚刚回到家中,刚端起饭碗正在吃饭,接到电话只能紧扒了几口饭又开车返回事发村庄进行紧急处置。

  第一时间联系医院120将发烧人员接到医院检测观察;第一时间通过本人和家属了解其行程,向其密切接解者告知居家隔离注意事项,不要恐慌,配合做好隔离,居所门前装钉上隔离牌子、拉上警界线;第一时间组织人员对其家及周围进行消杀,嘱咐村干部在这种情况下提升村里疫情管控级别,其他村民不要恐慌,各家自行做好消杀,村里对垃圾箱、垃圾池、中转站、街道等公共区域进行全面消毒,确保不留死角,同时做好隔离人居家的生活必须帮助……。这些工作忙碌完又已是晚上11点了。

  第二天一早也就是2月22日的早上,韩晓明和他应急组的队员又开始了新的一天疫情防控工作,直到下午韩晓明才收到消息,南林子发烧者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他和他的应急组的队员们不由得在心底松了一口气。

  自疫情防控工作开始以来,秦皇岛市海港区石门寨镇首先成立了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镇党委书记任组长。同时成立应急处置组等各个职能小组,责成镇武装部部长韩晓明任应急组组长,镇应急办工作人员为队员。作为乡镇基层一线工作人员,对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都有着本能的担心害怕,但是面对镇党委交办的工作,考虑到全镇百姓的生命健康安全,韩晓明和他分管科室应急办的工作人员,一句推拖的话也没有说,就毅然决然地接下了这份在乡镇疫情防控工作中危险系数最高的工作任务。

  1月28日下午5点,接到区疫情防控工作领导指挥部的通知,要求对全区武汉返乡人员进行定点集中隔离。通知收悉后,茹景峰亲自指挥督办,按照镇里制定的疫情应急处置预案流程迅速行动进行处置。韩晓明接到任务后二话没说,马上集合应急组队员,联系村干部、联系车辆,做武汉返乡人员的思想工作,组织护送。当日武汉返乡人员中还有一人出现发烧症状,可想而知给镇村工作人员带来多大心理顾虑和压力,韩晓明事事亲力亲为,用行动消除大家的担心和顾虑,最后还亲自带队组织应急组将武汉返乡人员送到指定集中隔离点。当时疫情处于严重不明朗时期,出租车司机一听是要拉武汉返乡人员,立即就拒绝了。承诺提高车费并在事后给车做全面杀毒,也没有司机接这样的活,最后韩晓明和应急组的人员以及村干部开车将其送到隔离点和海港医院发热门诊。这一忙就从下午5点到了午夜12点。

  2月9日下午4点,接到区疫情防控指挥部反馈信息,南林子一村民在市三院确诊为疑似病例。得知这个消信后,茹景峰立即带队和应急组赶往南林子村疑似病例家进行应急处置。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劝阻他不要到现场,茹景峰简单地说了一句“我是书记,我就应该带头,没事,晓明和应急组的人员跟我下村,其他人员该干嘛干嘛。”说完急匆匆地下村去了。到村里现场办公,了解行程,对其家人进行隔离,环境消杀等。

  在石门寨镇疫情防控工作中,正是有了镇党委班子成员的带头冲锋一线,镇疫情防控应急组的队员们才放下顾虑,冲锋在前、使命必达,在和武汉返乡人员、疑似病例、外地返秦人员最直接密切接触的一线工作,乡镇疫情防控战线中危险系数最高的地方无私忘我地工作。

  张春江,是40多岁的一名老乡镇干部,他和大多数普通乡镇工作人员一样,上有父母,家有贤妻,下有两个孩子,小女儿刚刚4岁,面对疫情他也害怕,但是想想自己身上的责任,看看身边的领导都带头在干,他也是什么也没说,领导安排的防控任务总是不打折扣地接受执行。在护送武汉返乡人员的车上、在对疑似病例家进行隔离的现场总能看到他那不高的身影。

  “下村进行隔离时,会担心、会害怕吗?”应急组队员都是笑笑说,“害怕,因为不知道这个病毒有多厉害,对它的认识只能基于2003年的SARS来判断,我们也是人,病毒也不会躲着我们走。家人知道我们干隔离的活,都‘炸毛了’,认为是不要命了,会连累一家人。如果我们不去不也得有人去吗?假设因为没有人去做这工作,真的让病毒传进石门寨,大家都好不了,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石门寨镇村500多名党员干部,全镇疫情防控一线近千人的工作者、志愿者,正是因为有了他们,有了他们日以继夜地奋战和无私奉献,才换来现在的良好局面。(来源:河北共产党员网 编辑:肖延昭 青媒编辑:窦泽凯 责编:张永忠 监制:耿硕)

责任编辑:窦泽凯

最火资讯

-->